这一刻,五位僧首面容悲戚,佛光黯然。

    “大师父!”

    仙骨路之上,惠清重重跪下,眼泪长流。

    已与庄严宝相融为一体的大师父,从始至终都平静到了极点。

    此刻,他的真目中,唯有一敌。

    “诸位师弟,共去大司域!”

    “共去大司域……!”

    庄严宝相绽放出无上大芒,映亮了万古都不曾有光芒的虚空。

    他宝相庄严,双手合十,面对着战甲身形,毅然决然的释放出了法诀。

    璀璨极致的法诀绽放在虚空之中,空明到了极点。

    高达千万丈的战甲身形也在此刻低声嘶吼,眼中的血气狂暴到了极点。

    面对着遮天而下的佛光法诀,他举剑迎击而上!

    这是超脱了先前任何一式的一剑,已经枯朽的断剑甚至开始自剑身开始支离破碎了。

    但是,无法妄言的剑意却携带遮灭天道之意斩向了大师父,以及层层佛光法诀。

    二者相撞,所爆发出的无量大力,直接将想要驰援的剑无双,以及几位僧首都震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浩瀚宏伟的边界壁障之上。

    虚空更是直接破碎,狂暴的涡流也瞬间被撕成了碎片。

    这一刻,无尽衍力氤氲溃散在了虚空中。

    纯粹乳白的佛光,沾满纯粹血气的剑意,狂暴的衍力,都在虚空中交织,让这万古都沉寂的虚空,不再寂静。

    跪伏在仙骨路之上的小沙弥惠清,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威压,直接沁出一大口神血,瘦小的身形随之倒飞了出去。

    紧接着,一道温润的衍力匹练护住了惠清,将他拉向了虚空。

    “善,善士……”他勉强睁开眼睛,说出了两个字后,便在剑无双的怀中昏死了过去。

    剑无双点点头,将惠清紧紧护在怀中,然后他看向前方的虚空之中。

    虚空已经坍塌破碎,在那里,两道身形在矗立着。

    战甲身形并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重创,但是他手中的断剑已经彻底支离破碎了。

    就连他身上的战甲,都已经有所残破。

    而已经身化宝相的大师父,同样受到了重创,周身的佛光结界已经黯然到了极点。

    推荐下,【\咪\咪\阅\读\A\P\P\w\w\w\.\m\i\m\i\e\a\d\.\c\o\m】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氤氲着佛光的神血洒落在破碎的虚空中,让虚空都缓缓亮起。

    双目中绽出平静光芒的大师父,看向了战甲身形,周身再一次涌动起无上大芒!

    他双手合十宝相大威绽放万古。

    “佛之一念。”

    这一刻虚空诸天都震荡亿万佛光如同一缕缕流苏,在升腾而起。

    包括剑无双在内,所有僧首都睁大了眼睛。

    在这样一刻,被佛光所笼罩的大师父,似乎超脱了他本身的桎梏达到了某种空前的境界!

    佛之一念生出亿万般变化。

    万物成尘唯意念长恒。

    以他为中心,一尊亿万丈的宝相凝现,而后悄然睁开了真目。

    如同皎月般的真目之中仿佛饱含了无尽的悲悯与无上。

    大无上佛光,遮灭一切。

    剑无双只觉眼前都空明,仿佛进入到了某种虚无之中,甚至连躲避都不知该如何躲避。

    这一刻万空寂灭寂静无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场寂灭持续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剑无双仿佛置身于空灵的海域之上,耳边唯有潮汐一般的长水流动之音。

    直到,怀中的惠清不安的动了一动,才令剑无双从那虚无中回过神来。

    他眼中的虚无与空旷都消失,边界大荒重新出现在眼中。

    放眼望去,无尽虚空都化作了尘埃。

    如同流苏般的灰色物质从虚空裂缝中落下,洒向大荒。

    而在破碎的虚空下,原本大师父所在之处,早已没有了任何身形,甚至连佛光都已然黯淡微弱了。

    而那高达千万丈的战甲身形,此刻也颇为凄惨,一身枯朽的战甲已经悉数破碎,裸露在外的仙体都近乎支离破碎了,神血抛洒在仙骨路上,摇摇欲坠。

    这一幕,是太过震撼的一幕,一位六转大衍仙,竟然逼停了九转大衍仙,甚至是重创。

    这事若是传到亿万天域间,必将会引动大震荡。

    这也是剑无双第一次见到,除他之外,能够越境对战的衍仙。

    不过大师父所受到的代价则更为惨重,仙体化作齑粉,神念全部消融,才换来了重创九转大衍仙的机会。

    漫天的佛光最终消融,那战甲身形缓缓转身,看向剑无双等众,然后向他们走去。

    但是仅仅才迈出一步,如同神山一般的躯体,便重重的跌落在了仙骨路上,一时都无法站起。

    也就是趁着这个时间,剑无双转身凝重的看向一众僧首,“你们究竟为什么非要进入大司域?”

    那面向粗犷,浓眉大眼的僧首开口道,“因为我等要去寻找流落在大司域中的师兄弟们。”

    “非去不可?”

    “非去不可!”

    “既然如此,你们就此进去吧,我在此阻挡片刻。”

    说完之后,剑无双直接将惠清送回一众僧首,神色不容置疑。

    五位僧首皆犹豫,最终还是决定离开。

    “万谢善士,无以为报,他日若再能相见,必报之。”

    剑无双微微颔首,然后转过身去。

    一众僧首抱着依旧昏迷的惠清,就此从仙骨路之上,踏入大司域之中。

    而剑无双孑然一身,面对着仰躺在仙骨路之上的战甲身形,目光平静到了极点。

    “师兄,咱们真要留下他,进入大司域吗?他可才是一位衍仙啊,留下他,无异于是让他送死啊。”

    “咱们已然全无办法了,如果不这样做,那咱们之前为此所做的一切,都将功亏一篑了。”

    “但愿他能够活着离开,不然这将是我们的大心劫。”

    “不对,我感觉他并不像是一个衍仙,寻常衍仙怎么可能会在大荒边界游走?恐怕连初始之境的大衍仙,都无法在大荒中停留吧?”

    “难道,他刻意隐藏了真正的实力?他有底气应战那个九转大衍仙?”

    “如果没有底蕴,谁敢去迎战比自身强大太多的存在?”

    “但愿……如此吧,只希望善士能够平安离开。”

章节目录

万道剑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打死都要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打死都要钱并收藏万道剑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