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苏锐也在这个房间里,那么肯定能够看出来,这个男人手中的金属笔,竟然是纯度极高的镭金!

    是的!这笔杆上的光泽,和苏锐的镭金长棍简直一模一样!

    很显然,用已知硬度最高的材料,来打造这么精巧的金属笔,肯定比打造一根长棍的技术含量要高得多!

    也就是说,这金属笔的打造者,必然拥有极为先进的冶炼技术!

    把那支镭金笔收进了公文包中,这个男人站起身来,看了看时间,说道:“该去赴约了。”

    他就是凯蒂卡特集团在非洲业务的副总裁,亚尔佩特!

    但是,这个男人来到华夏究竟是不是为了闫氏能源旗下的那一大片油田的股份,还尚未可知呢!

    随后,亚尔佩特便走出了房间,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手下已经等在门口了。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的西装,随后摇了摇头:“这好像也不是吃夜宵的样子。”

    亚尔佩特说完,重新走进房间,五分钟后,他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装出来了。

    这一次,他并没有带公文包。

    “走吧,去吃夜宵,还有,你们两个,不要跟我太近了。”亚尔佩特对两个保镖说道。

    …………

    两个小时之后,亚尔佩特坐在一处龙虾馆的桌子前,看着两大盆麻辣小龙虾,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选错地方了。

    哪怕已经戴上了一次性手套,他还是觉得自己无处下手。

    苏锐并没有第一时间出现。

    只有闫未央坐在亚尔佩特的对面。

    “闫小姐,你今天很漂亮……”亚尔佩特看着闫未央的知性面庞,觉得很养眼,比这小龙虾养眼多了。

    而且……还有一盘凉拌皮蛋……见鬼,这黑乎乎黏糊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能吃吗?

    不过,饶是心里面对这种餐食有些无法接受,但是亚尔佩特还是用极不熟练的握筷姿势夹起了一块皮蛋,半途滑掉了两次,才放进嘴巴里……

    闫未央轻轻笑了一下,随后说道:“其实,我本来想给亚尔佩特先生安排在五星级酒店用餐的,不过,在这里或许会更有气氛一些。”

    亚特佩尔根本不习惯皮蛋的味道,但是自己挖的坑,哭着也得填上,所以,这哥们只能强装面不改色,把嘴巴里的黏糊糊的东西都给咽了下去。

    闫未央佯装没看出来亚特佩尔的不适,她笑着说道:“亚特佩尔先生,尝尝这份鸭掌,味道也很特别。”

    首都的经典菜式之一……芥末鸭掌。

    亚特佩尔本身是不太能吃的惯芥末的,更何况,华夏首都餐厅里的这道菜,芥末都跟不要钱似的,一口下去,鼻腔和泪管瞬间被芥末的味道冲开,眼泪直接就流出来了!

    看着亚特佩尔的囧态,闫未央哭笑不得,无奈地说道:“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可偏偏亚特佩尔还想表现出自己的平易近人接地气,他说道:“不不,这里很好,我很喜欢华夏美食……”

    这也太言不由衷了。

    闫未央展颜一笑:“

    那亚特佩尔先生快尝一尝小龙虾吧,直接剥开就可以了。”

    亚特佩尔只能强忍着不适的心理,剥开了一个小龙虾,把虾尾放进嘴巴里,结果辣的差点没哭出来。

    该死的,自己为什么要装逼选择在这个地方吃饭?

    华夏夜宵怎么是这个样子的!

    被辛辣的味道呛得咳嗽了好几声,亚特佩尔好不容易才缓过来,他摘掉了一次性手套,说道:“闫小姐,要不,我们来谈一谈关于油田的事情吧?”

    正题终于来了!

    闫未央的神情不变,淡淡笑道:“好的,亚特佩尔先生,那么,凯蒂卡特集团准备让步了吗?”

    “让步?不不不,我们准备把价格提高百分之十,全资收购这一片油田。”亚特佩尔的话语变得非常直接:“这种情况下,我算了算,闫氏能源至少能赚到这个数。”

    他伸出两根手指:“十一亿美金。”

    毕竟,当初闫氏能源买下这油田的时候,实时的探明储量远没有现在那么多。

    可是,闫未央想要的是一群能下奶的牛,而不是把养牛场整个儿打包卖掉,她想要看到更多的可持续发展,而不是做一次性的生意。

    看到闫未央沉默的样子,亚特佩尔轻轻地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我们凯蒂卡特集团已经拿出了极大的诚意了,如果闫小姐拒绝的话,可能再也遇不到这样的收购价了。”

    他似乎稍稍地提起了一点气势,可是,刚刚被辣椒和芥末轮番折磨,使得亚特佩尔的嗓音很是有些沙哑,说出来的话也完全没有半点压迫力。

    “我觉得,如果凯蒂卡特集团想要彻底收购这片油田,那么,我们之间应该就无须再谈了。”闫未央说道:“毕竟,你们给出的价格也并不算太高,顶多能称得上是公道……可是,在通货膨胀的情况下,我不想接受这样的谈判。”

    “闫小姐的意思是,觉得我们能给出的价格太低了?”亚特佩尔问道。

    “不是价格的问题,是尊重的问题。”闫未央摇了摇头:“你们从一开始就不断的提高入股的比例,现在又要全部收购,这对闫氏能源根本不尊重。”

    “在生意场上谈尊重……闫未央小姐真是个有趣的女人,难道,我们谈的不该是利益吗?”这亚特佩尔笑着说道:“我觉得,在价格上,我们并没有亏待闫氏能源。”

    “我还是不能接受。”闫未央说道。

    “闫未央小姐,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代表了凯蒂卡特集团来谈收购的。”亚特佩尔说道:“对于闫氏能源这种体量的公司,凯蒂卡特集团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你们,已经很尊重了。”

    这句话里体现出了浓浓的傲气!

    亚特佩尔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我是凯蒂卡特的人,来和你们谈判,已经是看得起你们了!别给脸不要脸!

    闫未央看到了亚特佩尔的轻蔑眼神,觉得很不舒服。

    “我拒绝继续这场谈判。”闫未央淡淡说道:“我觉得我和凯蒂卡特集团之间的接触已经可以结束了。”

    “别这样,闫小姐,你应该想

    一想,如果拒绝了凯蒂卡特,那么,你在未来的国际能源界,可能会寸步难行的。”直视着闫未央的眼睛,亚特佩尔又说道。

    “亚特佩尔先生,你在威胁我吗?谈判不成便恼羞成怒,这就是凯蒂卡特这种能源巨头的格局吗?”闫未央的声音更加清淡了。

    “当然不是,不过,我希望闫小姐明白,我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威胁你,只是在阐述一个最简单的事实而已。”亚特佩尔笑着,他在把最后的底牌抛出来之后,也显得非常放松:“当然,如果闫未央小姐答应和我在个人情感方面有更深层次发展的话,我想,我不是不可以在谈判方面做出一些退让。”

    此时,这个亚特佩尔的心思已经暴露的非常明显了!

    他要借着谈判之机,“潜-规则”闫未央!

    你如果跟我睡,我就不打压你!

    听了这句话,闫未央的神情之中满是冷意:“如果这样的话,我们从今往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停顿了一下,她又补充了一句:“况且,这里是华夏,我希望亚特佩尔先生好自为之。”

    说完,闫未央站起身来,就要朝外面走去。

    亚特佩尔跟在在她的身后,说道:“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和数亿美金相比,貌似自己究竟睡在哪张床上,好像也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吧?”

    闫未央转过脸来:“没想到,凯蒂卡特集团谈生意都是用这样的方式,今天也算是领教了,很抱歉,你的条件,我实在是没法答应。”

    “这个条件不行的话,我们还可以谈一谈别的条件。”亚特佩尔说道:“闫未央小姐,你该成熟一点。”

    他已经准备试探一下关于镭金矿的事情了。

    然而,闫未央理都不理,根本不接这个话茬,直接走出门外。

    亚特佩尔盯着后者的背影,眼睛里面流露出了浓浓的征服欲望。

    不得不说,闫未央的刚烈,直接打乱了亚特佩尔的计划。

    他本来也是想借着谈判的机会占有这个华夏姑娘,然后再着手打探镭金矿的消息,不过,这一次,亚特佩尔失策了。

    这位副总裁舔了舔嘴唇,随后说道:“闫未央啊闫未央,你真以为,你能跑得出我的手掌心吗?”

    …………

    闫未央从出门之后,就被亚特佩尔的两个保镖给盯上了。

    不过,她哪怕意识到这些,也没有任何的慌乱,因为苏锐就在附近看着她呢。

    只要在那个男人的身边,就能够让人产生无穷的安全感。

    闫未央走到了一台停在路边的奥迪轿车旁边,拉开门,坐了进去。

    亚特佩尔也微笑着上了另外一台车,准备跟在后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到来电,亚特佩尔顿时浑身紧绷了起来!

    因为,这来电话的,赫然是茵比大小姐!

    大半个凯蒂卡特集团都是茵比家的,亚特佩尔这区区一个非洲业务的副总裁,在她面前又能算的了什么?

章节目录

最强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烈焰滔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烈焰滔滔并收藏最强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