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生气了,哄都哄不好的那种。

    何以见得?

    皇帝把三儿亲手抓来送她养的活蹦乱跳的小兔子,下令御厨红烧了。

    伤心得齐晸吃了三碗米饭。

    云绾容感觉不至于啊,当年还是他领着她看“风雅读物”,强按头不看都不行。

    看到画卷的那刻生气可能没错,嫌粗俗烧了嘛,拿走几个意思?一声不吭还不准她问?

    所以最后就剩一种可能了——皇上他故意找茬。

    被夺所好的云绾容气愤捶桌。

    是不是半个月不给进房,搞报复?

    他错他还有理?

    三兄弟明显感觉父皇母后之间氛围有点微妙。

    父皇他也不说什么时候回去,不管母后的黑脸直接霸占母后的屋子;母后大概打不过,换个地盘,叫来小四儿,打算晚间住一屋。

    齐旻昂着脑袋,小手负在身后,一本正经地说:“《礼记?内则》有言,六年教之数与方名,七年男女不同席。母后,儿臣长大啦,你想抱小乖乖睡,只能再生一个哦。”

    呸!生不出公主的玩意儿,谁要和他生!

    云绾容嫌弃,咔嚓将自己房门锁得紧紧的。

    齐璟琛找茬不成,手痒心痒,看着聪慧听话的皇太子,计上心头。

    “乖儿,过来。”齐璟琛诱哄。

    齐旻不为所动:“父皇,母后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您惹母后生气,要自己哄知道吗?”

    “不用你哄。”齐璟琛低声在他耳边说:“你就问你母后一句话,说家里的金矿,她想不想要。”

    齐旻睁大了眼睛,撒脚丫往娘亲房里奔。

    云绾容放了她的乖四儿进来。

    齐旻鬼鬼祟祟跟她说:“娘亲,爹爹真的有金矿吗?”

    云绾容登时想起来了:“我觉得有,你看你父皇缺过钱吗?”

    说起这个她就来劲了,正儿八经表示熄战,啧啧怪道:“我去看你爹爹,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还闹脾气,丢脸哦。”

    因为金矿的诱惑,齐璟琛又过上了如鱼得水的快活日子。

    媳妇体贴又温柔。

    儿子乖巧又上进。

    人生巅峰。

    只有云绾容有点郁闷,皇帝吊着她就是不给她看一眼。

    皇帝的理由很充分:“矿不在京城,路途遥远,你我离宫远行不妥当,等时机适合再一起去。”

    云绾容拿着两根金灿灿的某人称是矿里出来的金条,十分怀疑他是在忽悠她。

    “来来来,朕带你去个好地方。”齐璟琛拉着云绾容出了行宫大门。

    扶她上马,共乘一骑。

    侍卫骑马紧紧跟在其后。

    山林内有一处湖泊,湖周黄栌树漫枝的红叶,与旁处并无不同。

    直到夜深。

    湖中渐渐泛起微微蓝光,缓缓流动。

    一点一点汇聚,凝成一片幽蓝。

    石子投湖,蓝光如光电闪烁,四处散开。

    美丽又神秘。

    云绾容被眼前美景震撼。

    “湖里有一种会发光的鱼,每到夜晚聚在一起出来觅食。”齐璟琛搂着她,解释。

    “昱国的江山,还有许多你我未见过的景色。”齐璟琛低眸,目光里尽数是她:“等他们能独当一面,我便禅位,与你在这大好山河中走走,可好?”

    云绾容嫣然一笑,温柔得像林间流淌的月光:“好”。

章节目录

深宫造作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兜没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兜没糖并收藏全本小说深宫造作日常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