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雁凌云的愧疚尚且还能补偿。(不,他补偿不了。)

    孟俊贤这些年,过的真是……一言难尽。

    你要说不好,那也没法说不好,毕竟还是皇亲国戚,吃穿不愁的。一般人也不敢惹他。

    可你要说好……光是皇位上那一位,是他前妻这一点,他就好不了。

    他是不敢想什么的,可就算是再不想出门见人,也不能永远不见人吧?

    只要是见了,人家没说什么,可眼神都够他受着了。

    一方面,是孟家确实没福气。

    另一方面,雁南归这个人,也太能折腾了!

    当年,只因她要进太子府,就已经把孟家人吓坏了。没想到啊,她一步一步,活生生走上了皇位。

    这事,真的不是孟俊贤想不到,他孟家人加一起,盖上十八层棉被睡也梦不到啊。

    所以,越是这样,越是觉得全世界都嘲笑他。

    关键家里也是这样啊。

    雁锦思就不必说了,他们两口子那一辈子都是互相看不上的。

    不见面则以,见了面,必须吵架。

    年纪大了,儿子们都娶亲了,还是这样。

    两个儿子倒是争气,好歹都有学问。可也没什么太好的前途。

    有时候人就这样,最上头那位都不知道你是谁,懒得理你。

    可谁叫你家得罪过人家?

    自有下面人层层卡着你。所以这哥俩仕途走的别提多不顺了。

    孟俊贤也是实在受不了,死活要纳一个丫头做妾。

    也跟雁锦思撕破脸,说你要闹就闹,我反正丢人一辈子了,不怕这一回丢人。

    你要是不许,我就出家。看你丢人还是我丢人。

    雁锦思最后咬着牙同意了。

    反正家里这日子过的吧,别提多憋屈了。

    说起出家,没几日,孟俊贤就去了一次寺庙。

    也不知为什么,就走来了这里。

    拜完了佛祖出来,就在山脚下遇见了一个人。

    乍一看的时候,不敢认。

    还是对方先开口,叫了一声表哥。

    他才认出来,那竟然是三十年未见的李氏。

    当年李氏被送出来,就住在这边山脚下。

    李氏带他去了自己的小院。

    一进去,就有个丫头喊娘回来了。

    李氏点点头,说来了个故人,叫丫头去泡茶来。

    寺庙山脚下这个小院不大,只有一个小院,没有什么几进。

    是个四合院,看得出,是用心打理过的。

    院子里种着不少花,正是茉莉开的好的时候。

    正屋廊下,摆着小桌子,正好喝茶。

    廊杆上,晒着一床毯子。

    小丫头过来收起来了。

    又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端来茶。

    “你……你什么时候成婚的?”孟俊贤问。

    “没有,小丫头是前些年我出去赶集,捡回来的孩子。约莫是个女娃娃,没人要。如今也十六了。”李氏笑了笑:“哪里还有心思成婚。当年……反正给了我些钱。我也就买下这个小院。在这里住了这些年。天天听着庙里的钟声,心也静了。跟云娘一起,做些小东西拿去山脚集市上卖了,赚钱也可以果腹。山下还有菜地,足够花用。城里还盘下一个小铺子,我们娘仨足够的。”

    孟俊贤点点头,看着她,感觉李氏不是过去的李氏了。

    “你变了,你变了太多。”

    “是吧,谁都会变的。没有人会痴长岁月。表哥也变了很多了。京城里的事,我虽然听说的慢些,也都听说了。没想到,陛下她……”李氏摇摇头:“真是不可思议。”

    “是啊,不可思议。我至今都不能明白。偶尔见到了,真不敢认。你说,咱们过去,是不是太作死了?”孟俊贤问。

    李氏笑了笑:“到底没死。我当年落下一身病,可到底活着。”

    “是我对不住你。是我对不住你,也对不住……”孟俊贤摇头:“当年年少轻狂,总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如今看,真蠢。你比我聪明。”

    “我也……有对不住你们的地方。来来回回,也就扯平了。半辈子都过去了,也不必计较这些。看你过的还好,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李氏笑了笑。

    孟俊贤觉得心里特别难受。

    要说对雁南归他是不知说什么,后悔极了,可也只是后悔。毕竟没有喜欢过。

    可对李氏,他真的觉得愧疚极了。

    那不是因为孟家支离破碎的愧疚,而是发自内心。

    他一瞬间就想起年少时,与李氏那些耳鬓厮磨的日子。那是真的甜蜜过。

    可终究也是他害了李氏。

    不能叫她做嫡妻,却要叫她做妾,就首先是害了她。

    两个人谁也不再提起过去,只是说着日常,然后再道别一声。

    不必细说,可李氏知道,孟俊贤不会再来了。

    临走,她轻声叫:“表哥,我希望你以后都好好的。”

    孟俊贤深吸一口气:“你也好好的,住在这里很好,就这么住着吧。”

    孟俊贤走后,小丫头过来拉着李氏:“娘,您怎么了?这是谁啊?是不是您以前的……”

    “是表哥啊,你不是听见了?”李氏问。

    “哼,娘哄我呢。”小丫头皱鼻子。

    李氏摸摸她的头:“只是个故人。见不见都可以的那一种。”

    “好吧,娘高兴就好啦,要是见了他不高兴,以后不见了。”

    没多久,一个长得挺好看,不爱说话的男子就来了,帮这劈柴烧火。

    小丫头脸红的很,这是她定了婚事的未婚夫。

    知道她家没有男人,这男子每天都来干活。

    瞧着女儿和未来女婿这样,李氏很高兴。

    她又坐在廊下喝茶。

    男子知道,自己这个岳母以前肯定住城里的,大户人家的小姐吧?反正跟这里的人不太一样。不过人还是很好说话的。

    李氏喝着茶,瞧着远处山顶上的寺庙,内心一片平静。

    其实,经过那些事,还能好好坐在这里喝茶,未尝不是一种幸福。瞧,她也是有福之人。

    能在这里,听暮鼓晨钟,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未尝不是好事。

    世人都怕寂寥,怕安静,怕人不知自己荣华,可其实归根结底,人该为自己活着。

    还好,她心头无愧,无悔,只有牵挂,多好啊。

    --------全文完

    【其实要是再写还有得写,但我觉得不用了。这本书就这样,短短的,意犹未尽的完结了吧。又送走一个世界,送走一批人,总是看着故事里的人老去,世事沧桑一辈子。我也像是走了好多个世界一样。感谢你们的陪伴,这么冷门的书,还陪我到今日。真的,谢谢你们。虽然我是因为爱好写书,可要是无人赏识,那也真的会很寂寥。所以不管有几个,能陪着我的,我都感谢你们。】

章节目录

二婚必须嫁太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雪中回眸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中回眸并收藏全本小说二婚必须嫁太子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