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旦日,百官朝贺于御座之前,命妇入宫朝贺太后与皇后。

    田幼薇扶着穆老夫人跟随其中,神情肃穆,目不斜视。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朝贺典礼,唯恐失仪,十分谨慎小心。

    礼毕,梁皇后特意把她叫到跟前勉励了一番,赏她双鱼玉佩,引得众人一阵艳羡。

    梁皇后笑道:“你们也别羡慕她,她受苦的时候你们都在享福。为了做出陛下想要的瓷器,在窑场守了三年,便是有孕在身之时,也没有偷过一天懒。”

    于是众命妇看向田幼薇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同情,这种苦头确实不是一般人吃得起的,也有人觉着田幼薇是自找苦吃。

    邵璟已经升到从四品将作少监,多得帝宠,家中又有早年做生意积下的丰厚家资。

    放着这样的富贵日子不过,偏要和一群男人顶着酷暑烈日玩泥巴,怪得谁?

    田幼薇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打量和目光,心平气和地笑道:“回娘娘的话,妾身不苦。”

    梁皇后赞许点头:“你是个吃得苦静得心的,很好,要持之以恒,早日制出好瓷。”

    田幼薇再行礼拜谢,退回自己的位置。

    皇后赐宴,众人领宴,太后仍旧让人把穆老夫人请过去说话,还捎带上了田幼薇。

    外朝早就热闹起来了,按着往年的惯例,总是要让马球队、蹴鞠队下场表演的,文武百官也会组队参与球赛。

    太后今日兴致很高,着宫人去问:“谁拔得头筹?”

    宫人笑道:“是邵探花。”

    太后就和穆老夫人道:“年年都是你家这小子,叫他闲一年,也让别人尝尝拔头筹的滋味不好吗?”

    穆老夫人顾左右而言他:“新任探花郎比比皆是,还叫他邵探花。”

    “你呀,不肯委屈孙子就直说,装什么羊!”太后笑得满脸褶子,是真高兴:“田恭人,是这么个理吧?”

    田幼薇含笑应道:“禀太后娘娘,祖母近来老迈,耳朵已经不怎么好使了。”

    “你们祖孙就只管糊弄我这老太婆吧!”太后笑着,推过一碟贡橘:“吃吧,你是个有福气的,听说又怀上了?”

    这几年里,田幼薇又生了个儿子,如今是两儿一女,家中和睦兴隆,丈夫接连升官,在老人家眼里,这便是有福气。

    田幼薇有些不好意思:“回娘娘的话,妾身没有。”

    太后道:“该趁着年轻再生养几个才好,将来才热闹……咦,你替我看看这几个小姑娘怎么样。”

    后面那句话是冲着穆老夫人说的。

    宫人领来几个宫女,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鲜嫩得和花枝似的,举止也很端雅。

    穆老夫人道:“很好。”

    田幼薇则是警铃大作,难不成是想让她带一个回去?那可怎么办才好?她要怎么才能推脱呢?

    却见太后抬手叫人退了下去,说道:“你看人最准,你都说好,那就一定不错。”

    也没说这几个宫女是用来做什么的。

    平安出了宫门,田幼薇轻抚胸口:“幸好,幸好。”

    穆老夫人好笑道:“你以为会赐给阿璟啊?这是精挑细选了要赐给两位皇孙的。”

    田幼薇也笑,行吧,身为皇子皇孙,就要随时准备接受来自宫中长辈馈赠的美人,想必这两位府上这个年又要过得不太平了。

    到了傍晚邵璟归家,她说起这件事,邵璟笑道:“太后娘娘赐人,未必就是那个用途,你想得太多。”

    田幼薇不服气,宫中赐下美人,不是那个用途还能是什么?难不成当作鲜花插瓶里装饰?

    邵璟洗浴完毕,突然道:“你说太后让你趁年轻再生几个孩子?”

    田幼薇随口道:“是这样说的……”

    下一刻,她便陷入晕乎乎的状态,只顾得住小声叨叨:“我不想生了,真的,我今年一定要把好瓷做出来……”

    七月,秋老虎正是肆虐的时候。

    田幼薇摇着大蒲扇,站在才打开的甲字号龙窑前,焦急地等着窑工将匣钵取出来。

    匣钵尚且温热,龙窑内更是热浪滔天,窑工们虽然裸着上身,却也禁不住这般热,个个都是汗流浃背,眉间眼角全是汗水。

    把桩师傅小心翼翼地捧起一只匣钵,下意识地压低声音问田幼薇:“要打开么?”

    田幼薇深吸一口气:“开吧!”

    左右这几年里失望过无数次了,也不缺这一次。

    土褐色的匣钵被打开,一只紫口铁足、灰青色、釉面泛着酥光、满是纹片、遍布金丝铁线纹的鱼耳炉赫然出现在阳光下。

    “成了!”田幼薇看着这只鱼耳炉,百感交集。

    “成了!”程保良怒吼出声,在场的窑工们跟着欢呼起来:“成了!成了!”

    好几个跟着田幼薇一起苦研釉水配方,又一起经历过多次失败的师傅忍不住热泪盈眶。

    “我看看~”

    “我看看~”

    众人围上前来,朝田幼薇伸出手,都想见识一下这难得的稀世奇珍,这是田幼薇的心血,也是所有人的心血。

    田幼薇很小心地把鱼耳炉交给白师傅,兴致勃勃地命窑工:“把其他匣钵打开!”

    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田幼薇没回家,而是跟着匠工们把新出炉的瓷器挑选出最完美的,再仔细装入锦盒之中,准备呈到御前。

    至于有瑕疵的那一部分,虽然很是可惜,却也不能留下,自有监工守着,统统砸碎深埋于地下。

    翌日清晨,兴奋的众人终于觉得有些疲累饥饿。

    厨房送上来的馒头清粥咸菜总让人觉得少了滋味,一个窑工抱怨道:“这么大的喜事,也不给点肉吃,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小虫生气地道:“你怎么知道不给?来得及吗?几位大人从始至终都和咱们吃一样的食物,熬一样的夜,宝贝还没呈上去,哪里来的赏赐给你肉吃?哼!”

    窑工自知理亏,低着头“西里呼噜”喝了半碗清粥。

    忽听远处有人高声大喊:“来吃肉饼啊,邵大人给咱们送肉汤肉饼来了!”

    小虫眨眨眼,毫不犹豫地丢下自己的馒头清粥,一把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箭一样地蹿到人群之中,大手一抡,推开几个人,毫不迟疑地抓走最大最好的几只肉饼,再夺过厨子的勺子,拎一只壶,装了满满一壶肉汤,潇洒走人。

    “饿死鬼投胎啊~”众人笑骂着,并不和他计较,因为都知道他得了这些吃食,最先是供给白师傅和田幼薇二人,然后才是他自己。

    “你看怎么样?”田幼薇抓着肉饼,吃得满嘴油,泛着血丝的眼睛只管巴巴地看着邵璟,求夸赞求认可。

    邵璟严肃地查看了一番,再严肃点头:“可以呈到御前。很好,很美,堪称精品奇珍,可以传世。”

    田幼薇的眼泪毫无预兆地滚落下来。

    邵璟被吓着:“这么大的喜事,怎么就哭了?”

    田幼薇狠狠地嚼着肉饼,含糊不清地说道:“高兴的,我高兴还不成么?”

    “成!成!当然成!”邵璟忍着笑意,掏出帕子给她擦脸,低骂一声:“傻子!”

    东西送到朝中,皇帝爱不释手,召人同赏。

    无数官员夸赞皇帝慧眼识人,惜才善用。

    又有人胡扯,说什么能得如此宝器雅物,乃是天降祥瑞,更是因为皇帝贤明。

    皇帝嗤之以鼻,只撩起眼皮子问邵璟:“程保良好几年没升了吧?给他往上挪一挪。”

    “是,陛下。”邵璟心里乐开了花,程保良往上挪,意味着田幼薇也能跟着进一步,全面管理窑场了。

    他相信,不管历经多少年,多少风雨,这紫口铁足、釉面泛着酥光、开片美丽、遍布金丝铁线纹的珍贵瓷器终将传下去,让世人惊叹于它的美丽与独特。

    而这精美绝伦的稀世奇珍,是他的妻子制作的,他此刻的骄傲与自豪无与伦比。

    接连忙了好几天,窑场里的事才告一段落。

    田幼薇回到家中,整个人都是飘的,倒在床上一觉睡到天明,醒来就见邵璟急急忙忙穿衣外出,便道:“今日不是休沐么?你要去哪里?”

    邵璟回头朝她龇牙一笑:“去喝酒啊。”

    田幼薇不高兴:“大清早的你不在家陪我,去喝什么酒?”

    邵璟道:“嗯,是有这么一件事。陛下突然命人去查验太后年初赏下去的宫人,普安郡王府的几个完好无损,尚国公府的全都成了阿九的姬妾。你觉着这值不值得喝一杯?”

    田幼薇猛然清醒过来:“什么意思?”

    邵璟一字一顿:“就是阿九彻底失了圣心的意思,贪财好色狠毒愚蠢,这样的人自然不能继承大统。”

    “哈哈哈~”田幼薇大笑出声,觉着双脚这回是真的踩在实地上了。

    邵璟拉她起床:“走,咱们一起下厨做几个好菜,一起喝一杯。你做了那么好的瓷器,还没为你庆贺呢。”

    夫妻配合,一桌好菜很快上桌。

    田幼薇做了邵璟最爱吃的饺子,邵璟做了她最爱吃的米饭。

    岁月虽长,却有彼此相伴,足矣。

    (全文终)

章节目录

画春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意千重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意千重并收藏全本小说画春光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