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梅乾,是阿漓的七师父。

    相信看到我出场,可能会有人心里“咯噔”一下,因为我是阿漓七位师父中最后一位,我出现就意外着这一part即将结束。

    而属于我们几个人的番外一结束,也就意味着属于阿漓的故事只会给你们讲到这里,接下来我们过的日子就不会再告诉你们了。

    倒也不是为了保持神秘感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只是因为有人太懒不想继续写了而已。

    啊……没想到一个开场白就讲了快两百字,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请允许我直接进入正题。

    我有一段很悲惨的身世,出生那日父亲上山打猎意外去世,我娘早与村里的一个鳏夫有染,得知我爹死了便干脆丢下我跟那人跑了。

    我奶奶见一夕之间家破人亡,急火攻心也去了。

    于是,家里就只剩下了我自己。

    好在村长见我年幼可怜,便和村民商量着轮流照看我,是以自幼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因着没有爹娘教导庇佑,是以我不懂什么诗书礼仪和处世规矩,我知道,饿了我就要吃,挨了打我就要打回去。

    讲道理什么我是完全不会的。

    当然了,也没人跟我讲。

    在这样的“野生”环境下,我成功的长歪了,成了十里八村“远近闻名”的街溜子,偷东西的手艺就是从那时候练出来的。

    一开始是小偷小摸,到谁家顺个饽饽走啊,或是溜到哪个果园摘两个果子吃。

    有时候能顺利脱身,有时候就会被人逮到暴揍一顿并且会被扣下干活抵债。

    他们以为抓我干些活就算填补了他们的损失,殊不知,这才是真正的引狼入室呢。

    我借着干活的机会将这地界摸了个清楚,前脚干完活被赶出去,后脚等到夜里我就又翻墙回去了。

    再后来,光是偷吃的已经满足不了我了,因为有一个现实问题摆在我面前,我若是偷的少吧,不值得我冒着风险动回手,可要是偷的多呢,吃不了又馊了。

    为此,我觉得自己的眼光不能太狭隘了,光偷吃的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不如偷银子来的有用。

    可我所在的那等穷乡僻壤能有几个大户人家,况我已是惯犯,倘或哪家少了什么一定第一个怀疑我,于是我便准备去其他地方发展业务。

    初时嘛还只是偷银子,后来总被抓,被抓之后还总挨打,我觉得不是办法,琢磨着日后若要靠这门手艺吃饭须得学点武艺傍身。

    因此,后来我盯上了各大门派的武功秘籍。

    我一个靠着挨打的经验学了些三脚猫工夫的人若要直接去哪个门派偷秘籍那不就等于白送嘛,是以我留了个心眼儿,面上装成正儿八经奔着拜师去的。

    也就是在那时,我给自己起了“梅乾”这个名字。

    那掌门问我姓甚名谁,可我在此之前一直都是没有名字的,眼见窗外梅花开的正好,我便随口胡诌:“我姓梅。”

    正好墙上的八卦盘正对着我,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乾”字,于是便有了这个名字。

    说完顿觉不妙,这名字……寓意不好啊。

    不过似乎也正是因为这个听起来倒霉催似的名字让掌门动了恻隐之心,答应收我为徒。

    待我将门中一切都熟悉了,我偷了东西就跑,寻了个破山洞之类的地方躲着,暗暗习武。

    内力啊、暗器啊、易容啊之类的,都是我这么坑蒙拐骗学来的。

    不过毕竟干的是偷偷摸摸的活计,大多为人不耻,武林中人没几个瞧得上我的,但是呢,他们又都不敢招惹我,怕被我盯上。

    其实到后来啊,我偷东西都不是因为我真的需要那些东西,单纯就是因为习惯了,不偷点啥心刺挠,手也痒痒。

    我一直觉得,我这辈子都会为了偷而偷,直到捡到了阿漓。

    说真的,我活了那些年偷了那么些东西还从来没有偷过孩子,阿漓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让我想抱走的娃。

    可惜那几个王八蛋从中作梗,让我只能妥协和他们一起养孩子。

    自此,我再外出偷东西的时候,除了必要花销的银子,我再不看那些玉佩珍玩一眼,转而偷的都是什么胭脂水粉、钗环首饰,还有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

    但凡我们家阿漓看过一眼的,我想发设法都要给她弄来。

    我记得有一年上元节我带她出去玩,一路上见挨家挨户门口都挂着各色灯笼,四处都亮堂堂的,看起来既漂亮又热闹。

    阿漓看的目不转睛,我这才想起药王谷从未挂过灯笼,黑咕隆咚的很冷清。

    我们大人嘛自然不觉得有什么,但我想着阿漓是小孩子定然喜欢那花花绿绿、张灯结彩的,是以我特意将药王谷布置了一番,将角角落落都挂满了大红灯笼。

    颜色鲜明,光华灿烂。

    远远望去,高低疏密,如万千星辰陨落此间,美不胜收。

    那晚映在阿漓的眸光啊,比灯笼还要亮。

    后来,阿漓渐渐长大,寻回了自己的爹娘,也嫁了一位如意郎君,我原以为我这一身本事就要这么荒废了,不想,湛儿来了……

章节目录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公子无奇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无奇并收藏全本小说江山谋之锦绣医缘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