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东堂子胡同的“时鲜”食肆,展旗飘扬,石头牌匾历久弥新,一看就不是便宜货。

    往里走,食肆院子里的东南角,一棵葱茏茂盛的柿子树叶儿有百般的绿。

    春风拂过,叶子发出“簌簌”的声音。

    柿子树离食肆大堂的一个窗户很近,有些长得低矮的枝芽甚至羞羞答答地伸进了窗棂,拂在食客袖间。

    现在这个,头靠在椅背上,双腿岔开,双臂张开搭在脑后的,勉强看得出个人的猴儿,就坐在这个窗户前。

    “舅母,我也想跟着去北疆。”

    那猴儿开了口,蹬了蹬桌子下的牛皮靴子,头一抬,露出一张小小巧巧的脸,这张脸上没有瑕疵,甚至那一双上挑狭长的眼睛让这张脸从漂亮变成了灵性。

    这猴儿眨了眨灵气的眼睛,吸吸鼻子,“南部尾巴翘起来,咱们就得给它摁下去!嘎尔部当真是没意思,这十几年,咱大魏又是运粮草又是运军火,真是个付不起的阿斗!”

    固安县主夹了一筷子酸辣腌黄瓜吃得嘎嘣脆,没抬眼睛,“要真扶起来了,咱也得重新换个阿斗扶了。”

    猴儿,大名徐奉安,含钏与徐慨的长女,如今刚过及笄。

    样貌呢,是爹娘的优点组成的,灵性特别的眼睛,小巧挺拔的鼻梁,鹅蛋脸,饱满光洁的额头,笑起来时一边嘴角有浅浅的梨涡,一边却唇线清晰轮廓分明,横看竖看上看下看,无论怎么看,光论样貌,她便可在京城贵女圈排入前三。

    更何况,她的身份。

    百安公主,封地在山东菏泽,刚满月时,由先帝亲封亲划的,便可足见之受宠。

    漂亮的样貌、高贵的身份、上佳的品性。

    如果一定要找出奉安不符合京城贵女标准的地方,大约就只有...

    固安县主总算是抬头看了眼这个从小带大的小丫头。

    嗯...

    大约就只有这一身蜜色的皮肤了。

    因长年累月在西山大营受训,这泼猴被晒得跟这浅褐色的四方桌都快融为一体了。

    隔壁尚家那丫头,常年在福建吹海风,也不算白。

    故而,这两丫头被亲切地称呼为“豆油西施”。

    尚家丫头性子平和许多,对此没有反应。

    眼前这个泼猴就很直接,谁敢当着她面叫她“豆油西施”,她就敢掀翻谁的秃毛;谁敢背地里叫她这名号,她就拿个小册子记着,总有一天“大仇得报”。

    大仇得报,这四个字,是眼前这猴儿咬牙切齿说出来的狠话。

    说来也怪,她爹她娘都是个人物。

    就这死丫头,却像个憨乎乎的大瓜子。

    大嫩瓜子接着固安县主的话茬往下说,“那还是别换阿斗了,逮着一个使劲儿薅也挺好的。”转头又绕回了自己的首要目的,“您什么时候出发呀?我听说镇守西北的几个京臣都预备述职回京了,您此行一去,怕还缺个鞍前马后、打更送饭的跑腿儿。”

    大嫩瓜子拍拍胸脯,“我觉得我成!西山大营里没几个男的比我跑得快,也没几个射箭比我准!我甚至比芹哥儿都厉害!您就带着我吧!”

    芹哥儿是曹醒和固安县主的长子。

    固安县主笑着拍了拍椅背,探过身去,指了指大嫩瓜子,转头同站在柜台后戴着玳瑁眼镜对菜谱的小老头子笑道,“...白爷!这丫头非得要跟着去北疆!”

    白爷爷一双眼睛从玳瑁眼镜后出现。

    随之出现的,还有满头的抬头纹。

    “不许去!”

    白爷爷像护崽儿的老母鸡,碎碎念,“小姑娘家家的,去北疆作甚!小时候扶若大师给你算过命,命里缺金,三岁有大难,八岁有大劫,需日日经历血光与寒器,方可化解...你三岁的时候,正好生了场去命的大病,你娘这才信了,顶着老太后和薛老夫人的压力,把你送到西山大营去!”

    又开始了。

    徐奉安仰着头,长叹一声。

    白爷爷“啧”一声,“叹什么叹,叹什么叹!”

    小老头儿身子骨也还算利索,只是不太能端得动烧菜的大锅了,前两年便辞了鸿宾楼的掌教,索性带着姚五伯搬到“时鲜”养老来了。

    前年,姚五伯去了,去年,白大郎拖着病恹恹的身子骨也走了,今年刚开春,“时鲜”的钟嬷嬷也有些不好,小老头儿一边照顾钟嬷嬷一边看顾含钏留在“时鲜”的花花草草和食材谱子。

    身边人接二连三撒手人寰,小老头儿精神再好,眉宇间也难免有些郁色。

    徐奉安挠了挠后脑勺,看着小老头儿蹙成川字的眉头,闭了嘴,啥也不敢说了。

    白爷爷三两下收了食谱,嘴里仍在絮絮叨叨的,“小丫头片子去军营,都够心疼的了!如今还想去北疆?仔细爷爷我同你娘说!”白爷爷手上动作一停,抬头再道,“仔细我告诉薛老夫人!”

    徐奉安眉头一跳。

    固安县主却敛眉抿唇笑起来,端起杯子抿了口酒,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桂花酒甜滋滋的,拿冰镇过,确是好风味。

    .....

    坤宁宫。

    徐奉安正在撒娇。

    因业务不熟练,显得粗壮笨拙。

    含钏笑眯眯地看着女儿抱住自己的胳膊,一张脸在袖子上翻来覆去地滚,时不时发出低沉的哼唧,喉头便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浅笑,“...你来求我有什么用?去北疆是国事,十几年前奉旨镇守西北的十位官员要做好交接,你舅母是去做引子和架桥梁的,你跟着去叫什么话?”

    徐奉安快把脸上的汗蹭干净了。

    “我去看看啊!娘,你不懂,所有军人都有个戍边梦!”徐奉安如是说道。

    含钏听得有点愣,转头看向徐慨,“你女儿什么时候成为大魏的兵士了?”

    徐慨刚下朝坐下,端了杯茶,吹了吹茶上的浮沫,“那我需问一问兵部尚书许世远。”

    “爹!”

    徐奉安“啧”了一声,“您说说看!我既是跟在舅母身边,如今鞑子南部与嘎尔布鹬蚌相争,只要我不自曝身份,我能有什么危险?更何况,如今的边界四周安宁,鞑子掀不起风浪,连倭寇都退到了海峡之外...”嘟囔一声,“也不知娘在担心什么...”

    一般来说,这母女两的博弈,徐慨都是不参加的。

    一是参加了也没用,含钏性情敦厚平和,凡事忍让豁达,却偏偏在子女教养的问题,如同一只时刻警惕的母狮,若有犯者,必当受她万世追杀。

    奉安小时候被含钏狠揍,哭着乔装出宫找薛珍珠老夫人告状。

    薛老夫人来势凶猛,却第一次在含钏跟前折戟而归,留下了泫然欲滴的奉安孤军奋战。

    经此一役,他便知,有些事儿,能不管就不管吧。

    毕竟,他干嘛要惹含钏不高兴?

    二来是母女博弈,容易误伤。

    他若开口帮了小的,那含钏必然要给他好脸色看的;若他开口帮了含钏,小的这个便拿看叛徒的眼神看着他。

    长久以往的经验告诉徐慨,有时候,此时无声胜有声。

    徐慨低头喝茶,充耳不闻徐奉安的嘟囔。

    含钏看了眼徐慨,再看了眼长女,温声道,“述职交接本就繁忙冗杂,你舅母去了也顾不上你。若真想要去,待这一届驻扎西北的京官站稳脚跟后,娘再请你舅母和舅舅带着你和宜哥儿去,不是更好?”

    宜哥儿是奉安的弟弟,小她两岁,姐弟二人性情却大相径庭。

    宜哥儿性子像徐慨,闷声静气,再小一些的老三宣哥儿性子像含钏,平和纯然。

    只有奉安。

    外向玲珑,又争强好胜,对自己对别人都有股狠劲儿。

    大家伙都说谁带的像谁——确实是像足了固安县主。

    奉安眨巴了眼睛,又看了看没用的好父亲,瘪瘪嘴,脚往青石板上“砰”地一耷拉,以示不满。

    含钏眼神循声横去。

    奉安头一缩,将摊开的腿慢慢往回收。

    北疆,约莫是去不成的。

    但,只是百安公主去不成。

    百安公主去不成,干她徐奉安什么事!

    临行前夕,徐奉安悄摸走通了曹生的路子,乔装带上了一个女使,提前一晚藏在停泊天津卫的船里,跟着船队向西驶去。

    送行的队伍,帝后二人站在最前列,待浩浩荡荡的船队渐远。

    含钏抬了抬下颌,轻声道,“可与哥哥衔接妥当了?”

    徐慨伸手揽过妻子的肩头,“一早便说了,安排了二十个死士,漕帮也派出了五十人随扈,里里外外近百人全都盯着小丫头的安危。”

    含钏轻轻靠到徐慨的手背上,抬起手来,指尖临摹了会儿天际尽处的太阳轮廓,隔了一会儿方展眉笑了起来。

    “我出宫时曾许愿,愿随着《醒世迷梦录》的步伐,看尽天北天南,江河湖海。”

    “如今,这个愿望,就交给安娘去实现吧。”

    ——————全文终———————

章节目录

妙手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董无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董无渊并收藏全本小说妙手生香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