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属于你,我只属于一个人,他叫南宫夜,你是知道的,这样的话是最后一次了,下次可不要再说了,免得你被他碎尸万段,还不知道怎么死的?

    还有,你可以把你的全部都给君梦,包括那些记忆。

    不要把我给她。”齐妃云好心提醒,算是给足了南宫夜面子,起码他心里会好受一些。

    齐妃云去看南宫夜,他目光却是柔和了几分!

    就在齐妃云给苏慕容喝血的时候,苏慕容拉住她的手腕用力吸了起来,紧跟着苏慕容身上的力气回来了,不仅如此他的身体也在恢复,虽然没有年轻起来,但是他能感觉到,身体的孔武有力。

    齐妃云拉开手,再喝一会就成精了。

    齐妃云起身,转身便走了。

    苏慕容便起身说道:“云云,我要一年的时间,你这样的血恐怕也等不到一年的时间。”

    南宫夜挑眉:“本王要是现在就杀了你,你就不用等一年的时间了。”

    南宫夜此时的杀气已经显露,君太后此生没有怕过什么人,但南宫夜却是其中一个。

    起身君太后挡住苏慕容:“夜王不要胡来。”

    “……”南宫夜看了眼君太后,转身愤然离去。

    而后齐妃云便留在了皇宫里,住在朝凤宫那边。

    齐妃云在那里总是能想起王皇太后,也总是想起华太妃,如今她们早已经不在,一转眼都快要一百年了。

    齐妃云没事的时候总是去圣祖殿那边,在那里闭目养神,据说是陪着早已不在的王皇太后与华太妃在里说话。

    而他们夫妻在宫里,总有人进宫看望,特别是南宫皓天南宫皓文两人。

    日子过的很快,南宫皓天平乱归来,也已到了一年的大限。

    这一天的早上,苏慕容拉着君太后的手从乾坤宫出来,走到凉亭去看百花,坐在那里坐着坐着,两人便睡着了。

    得到消息,齐妃云和南宫夜便不在了。

    临行前齐妃云驻足在望月台上,注视着宫里正举办丧事的人,举国哀痛,据说南宫御仁是史上少见的明君。

    齐妃云穿着一身白色的袍子,注视着苏慕容的棺椁。

    如琰帝那样,苏慕容也是一口棺椁下葬,太上皇和太后一口棺椁。

    “王爷,羡慕么?”齐妃云问,南宫夜站在一边负手而立,他并未说话。

    “王爷,你还怨恨么?”

    “本王从来没有怨恨,是他小肚鸡肠,以为本王怨恨他,本王从开始就是惜英雄的人,只是那年代本王年轻气盛,加上担心云云被带走,才会做了许多针对他的事情,但说要他死,本王并没真的想过。

    当真要他死,就不会要他活到现在了。

    本王要杀一个人,谁能拦得住?”

    说完南宫夜转身离去,齐妃云看着南宫夜离去的背影,迈步跟了过去。

    他说的没错,当真他要谁死,谁也拦不住。

    迈步走了几步,齐妃云转身朝着下面看去,看到苏慕容的棺材停顿了一下,一直看苏慕容被抬出宫,才转身去找南宫夜,但他已经不知去向了,齐妃云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去了什么地方。

    从梁国皇宫出来,齐妃云去了梁国皇陵。

    原先这里是大梁国的皇陵,后来大梁国改了国号梁国,就连皇陵也都改了。

    比起下葬的队伍,齐妃云晚了三天,这三天她是从京城的皇宫走到的皇陵,等这边一切都尘埃落定,她才到来。

    进入皇陵就看到南宫夜站在风口上看着她这边,齐妃云抬头看着南宫夜,走去仰着头继续看。

    “你还不下来?”齐妃云问,南宫夜才从上面下来。

    “你是来送苏慕容的?”

    “我是来看他会不会活的。”南宫夜拉住齐妃云的手,转身离去。

    他们两百年内再也没有回来,两百年转眼即逝,齐妃云再回来的时候早已物是人非。

    守城的人已不记得是第几代玄孙了,坐在皇位上的人也分不清是什么人。

    京城依旧繁华,他们也依旧年轻,只是到处都是不认识的人,更没有人再记得有摄政皇和夜王妃。

    来到摄政皇府,府门前有几个孩子正在打闹,其中有个面容不俗的小男孩,小男孩推开其中一人,跟对方打了起来。

    两人看了一会热闹,从京城离开。

    路上南宫夜问:“还要多久国灭?”

    齐妃云看了他一眼:“不知道。”

    “不是说常青树倒了就灭了?”

    “所以王爷把常青树砍了?”

    “哼!”

    齐妃云好笑:“那是我骗太傅的,你还相信了,王爷那样聪明,会不知道么,王爷的寿命,和梁国息息相关。”

    “本王活够了!”

    “那王爷舍得?”

    南宫夜便不在说话了。

    来到高处,两人看下面的山川,他不喜欢这万里河山,看着那些死去的人,最终的荣华富贵,到头来成了一堆黄土。

    南宫夜转身离去,他想去看看女儿。

    好多年没见了。

    推开道观的门,里面早就成了破败的景象,他去后面,后面有一处大墓,墓门上有一些字,大概是说,这里是凌云真人的墓,凌云真人身旁是一个小墓,墓碑上没有她的名字,只是有一些字,大概是说,此墓是凌云真人的土地,云隐的墓,往一边还有一个墓,上面则是写着出生年月与去世的时间,而离现在已经有二百多年了。

    飞鹰去的早,时间也要早。

    齐妃云摸了摸小云的墓碑:“我们来的时候他们还好好的,没想到已经这么多年了。”

    “……”

    南宫夜站了一会,看了看便离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宫夜终于开始老了,他的发丝开始白了,但身体还不错,他偶尔便会追问,何时才能国灭。

    齐妃云每次听到,都知道他活够了,便问他一些关于风无情的事情,每次问,他就不在想着要死的事情了。

    直到南宫夜的临终大限,他也没说风无情的去处,齐妃云却早就知道,风无情早已死在他的剑下。

    那年他要一统天下,风无情试图拦截,他便杀了风无情和无伤,两人死在他出征前夕。

    那是他唯一一件不坦荡的事情,只是为了不让小乔伤心。

    齐妃云抱着南宫夜身体,轻轻抚摸他的脸,这一世终于结束了,他因为活够了而不愿意活着了。

    他的死也预示着梁国的衰败。

    梁国四百五十六年国灭,从此再无梁国。

    完结

章节目录

腹黑王爷喜当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轻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轻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腹黑王爷喜当爹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