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跌坐在椅子上,巨人的倒塌只需要一个确凿的真相。

    顺着许捱今这条线,着实挖出了太多肮脏的黑手。云亭和丹怀也终于找寻到当初真伊的死亡真相——一幕幕,随着不断带上来的“当年的参与者”:夏训当年的二秘姚耀东,司机徐生,包括给真伊尸检的一系列人员……那一年,那一时发生的桩桩件件,也在夏至的脑海里逐渐重合,清晰……

    那时,真伊的出现着实叫夏训心烦意恨,夏年为了她神魂颠倒,抛弃一切、不惜与父亲作对地要跟她走!起初,夏训命夏至多方阻挠,哪知,这女孩儿身上真有妖邪,眼看夏至也要陷进去……夏训遂起了杀心!

    那天,正是夏年要随真伊私奔出走,夏训软硬兼施强迫夏至无论如何想尽办法也要把真伊喊来拖住。一面不惜打晕夏年立即将小儿子软禁起来,一面开始实施了对真伊的谋杀……

    夏至不知,真伊从放下他电话的那一刻开始,阴谋已展开,从她“随手”就招揽来的“出租车”,车里司机貌似“合规”递给她的那瓶“未开封的矿泉水”……直至车祸发生,表面看都以为她死于车祸撞击,其实,“走正常程序的尸检”时,法医发现了她体内存有两种毒性物质,只不过一种比例实在偏弱。这一点也被夏训之后安慰儿子们时拿来了“备用”,如果他们不依不饶追究真伊的死因,就把她体内存有的这“另一项偏弱的毒性”拿出来说事……

    就此,也直接模糊了当初云亭的判断——真伊生下了那那还执意要带夏年“远走高飞”,这逼得云亭也想杀了她了结,但,终究下不了那狠的心呐,晨间参在她牛奶里的毒药,那手一颤,只落入少许……可之后当得知真伊真的身亡,云亭早已崩溃,一心就觉得是自己的“这一抹毒药”害死了真伊……

    哎,往事如烟,也是魔鬼的烟,

    如今大白于夏至眼前,夏至如何承受得住!

    父亲当年“焦急的逼迫”是一面,难道把真伊叫回他就不存一丁点私心?却,没想,他也成了帮凶……

    云亭立在落地窗前,望着外头那湛蓝的天,

    “这么多年,我不敢直视那那,把自己当成杀害她妈妈的凶手,哪一天不是煎熬。但是我是了解我的小女儿的,她跟她妈妈像,可又不像,真伊当年最受不得的就是束缚,她要自由自在,那那也是,她那么小,还在襁褓里,多少人围着,当宝贝一样衔着,她天天哭;可没人围着了,不管她了,她可以独自咬着小手指望着顶上的星星咯咯笑半天……”云亭回过头,真的,这是云亭头回对外人露出对他的那那的独宠深爱,“但那那一定比真伊念旧,只要是她心爱的,她可以藏好久好久……”

    正说着,忽,云亭一怔……都望过去,门口站住一个身影,

    “爸爸!”

    那那显然也是才跑来,望见了鹿云亭,怔住,但马上又激动地喊道!可到底敬畏父亲,不敢立即奔过去,

    你们谁见过鹿云亭这样的表情!他是即欣喜又习惯地想维持从前的威严,所以一时…甚是可爱!才抬起手想抱女儿,又放下,可看到那那那“畏惧”又实属不忍,最后还是抬起双手,“来,那那。”

    那那跑过来,云亭好多年没这样抱起他的小女儿了,

    抱起后,面对众人,又是那样的自豪,自信,

    “你们谁也不必再去验什么DNA了,鹿那是我鹿云亭血脉不疑的亲生女儿,她骨子里就流着我鹿云亭‘只认好不认虚荣’的倔强血!你们谁也夺不走我鹿云亭的鹿那,是不是那那!”

    那那还真坚定一点头,“是!”

    看到此,丹怀竟也是欣慰的,含泪笑着点头。夏至呢,如何又不是殇羡地看着那小姑娘、内心慨叹,那日在沙漠里第一次见到她,不就已感受到她与真伊的不同了么……真伊,是真的彻彻底底该离他们远去了……

    万荔抱着那那去看“缴获的炸弹”了,

    他身后,那一代人的恩怨再不想如烟、也要如烟散去了,

    万荔清醒地看得见,那那身上无论如何流着她妈妈的血,她也贪玩,猎奇,甚至狼心狗肺,

    但,

    就算再“这山更比那山高”,万荔也不会放弃,更不会“心眼狭窄”地“以毁掉她”来毁掉一切!

    万荔知道,无论是自己,还是百凌,小曲,他们才是真正地心爱着那那,会以保护那那身心安全的前提下,再来保障自己的“权益”,

    总之,老一辈的悲剧他们绝不会再重演,

    怕什么“这山更比那山高”,那那最高,才是正确!

    (胡想小段完结)

    后记

    到今日,《宝贝儿》就全文结束了,多谢大家历时两年多的日日追文,实属不易,拜谢拜谢!

    接下来,我将要开启今年的暑期旅行。新文还在若初,不过估计得八月底开文了,届时再邀请大家共赏。

    可关注本人微博“喜了小庙”了解动向,咱们八月底再见咯,嘻嘻。

章节目录

宝贝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喜了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喜了并收藏全本小说宝贝儿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