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了新娘子,剩下的事情就顺畅多了。一行人敲锣打鼓地回了靖王府,里面,太后和静妃娘娘也早就候着了。

    接下来的仪式便由礼部接手了,一切都按照皇家礼节来办,隆重又热闹。

    等两位新人拜完天地,新娘子送入洞房,新郎官出来敬酒的时候,各家都送上了备好的礼物。

    朝中百官自不必说,所进献的都是好东西,一时眼花缭乱,看都看不完。太后和静妃也都送了不少的吉庆东西。

    凤星池忙了大半日,好不容易逮着个空闲喝了口水,顾谦笑眯眯地上前,送上了他的礼物。

    凤星池看他手中捏着一个小小的瓷瓶,便谨慎起来:“阿谦,我成亲,你不会是要送我一瓶药吧?”

    顾谦将药瓶举到他面前,“这可不是普通的药,怎么说呢?这算是一味补药吧。十三啊,你这刚刚成亲,我怕你累得慌,嘿嘿,就专门为你研制了这种固本培元的药,嘿嘿,你懂的……”

    凤星池嘴角抽了抽。

    顾谦将药瓶塞入他怀里,就笑眯眯地走开了。

    凤星池正想叫住他说自己不需要这种补药,谁知外面忽然传来一声禀报,说是南楚世子有贺礼呈上!

    众人一听都惊了,南楚世子,那不是花小芳吗?他居然送来了贺礼?

    凤星池不禁一阵感动,想当初,他与花小芳相处的可不太愉快。他总是担心花小芳挖他四哥的墙角,所以就对他各种提防加恶言相向。

    没想到,人家居然会在自己成亲的时候送来贺礼,真是有心了!

    凤星池感动不已,忙命人将贺礼呈上来。

    众人都好奇地伸脖子去看,东方妩儿也很是好奇,不知花小芳送来了什么好东西。

    只见一人端着一个很大的托盘上来了,上面用红布盖着两样东西,看大小,似乎像是两只……球?

    众人都疑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宝贝。凤星池便兴冲冲地让人将红布揭开,结果红布揭开之后,里面的东西,令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红布里面,不是金银珠宝,也不是稀世珍品,而是……两个奇形怪状的水果!

    进献贺礼的南楚仆从道:“我们世子殿下说了,这个东西是南楚国最南端的一个小藩国进贡的,名叫榴莲。果肉味美至极,香气持久,实乃滋阴补肾的佳品。殿下还说,最妙的是这榴莲果的果皮,若是往后靖王殿下再淘气惹事了,靖王妃就可以罚靖王殿下跪在这果皮上面,到时靖王殿下绝对立马认怂。”

    南楚仆从说完,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东方妩儿笑得最欢,伏在凤轻澜的身上,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新郎官的脸则黑成了锅底。

    果然,他不能对花小芳抱有希望。他刚才听闻花小芳送来贺礼,还着实感动了一番呢,结果他送来的却是榴莲!

    凤星池看了看手中的药瓶,又看了看那两个榴莲,一阵心累,摆摆手道:“唉,抬下去吧。”

    东方妩儿终于止住了笑,拉了拉凤轻澜的袖子,两人一起上前。

    凤星池立马站直了,有些紧张地看着他们二人:“四哥,泼儿,难道你们也有礼物?”

    凤轻澜的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盒子,东方妩儿则空着手,笑弯了眼睛道:“那是自然,我们当哥嫂的,怎么能空着手来参加婚礼呢?十三啊,这便是我们两个送你的礼物,你好生收着吧!”

    她说完,凤轻澜便含笑将盒子送到了凤星池面前。

    凤星池的嘴角又抽了抽,为何,他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他的这些朋友,送的礼物一个比一个不靠谱,如今凤轻澜和东方妩儿的礼物,不会也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他疑惑地将盒子接了过来,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打开,然后,倒抽了一口冷气!

    盒子里面,居然是,传国玉玺!

    他四哥,居然将传国玉玺送给了他!

    这东西,明明是凤凌渊留给凤轻澜的……

    凤星池一看到玉玺就懵了,围观的群众也有些懵,凤轻澜和东方妩儿不待他反应,便大笑着跃上了墙头。

    “十三弟,为兄这些日子想了又想,觉得自己实在不适合当这大齐的皇帝,所以,这万里江山,还是留给你吧!”凤轻澜朗声道。

    东方妩儿接着道:“是啊是啊,你今日成亲,明日就登基,我和你四哥呢,就带着你的小侄女和金子,游山玩水去啦!别想抓我们哦,因为你根本就抓不到!”

    东方妩儿说着晃一晃怀中的雪舞猫,又摸了摸肚子,一脸得意。

    凤星池只觉得两眼一黑,他们两个怎么可以这样?他四哥不想当皇帝,他也不想当啊!

    “喂,四哥,泼儿,你们等一等!”

    凤星池说着就要去追他们两个,凤轻澜和东方妩儿早就大笑着飞檐走壁遁走了。凤星池也想跃上墙头追去,可他是新郎官,这种时候怎么能走?

    于是顾谦乘风等人连忙将他给拽住了。

    凤星池一阵欲哭无泪,顾谦则安慰他道:“无妨的,这江山啊,你就先替轻澜看上一阵,等王妃把孩子生下来,你不是就可以将天下交给你侄子了?”

    说起这个,凤星池一把抓住顾谦的手:“泼儿肚子里,到底是侄子还是侄女?”

    顾谦嘿嘿一笑:“侄子有,侄女也有……”

    听到他们二人说话的太后不禁喜极而泣,原来妩儿怀的是龙凤胎啊,好,太好了!

    凤轻澜抱着东方妩儿,东方妩儿抱着金子,两人一猫一路从靖王府逃到京郊,这才在一棵树上略略休息。

    东方妩儿回头看一看,见无人追来,便笑道:“十三果然没追过来,太棒了,咱们终于将大齐江山这烫手山芋给丢掉了。”

    凤轻澜的心情也甚为舒畅,他摸一摸金子的脑袋,又吻一吻东方妩儿的额头,最后将手掌贴在东方妩儿的肚子上,“累不累?”

    东方妩儿摇头。

    凤轻澜四下看了看,忽然发现,两人的脚下,刚好就是一个猪圈。

    阳光下,猪圈里的猪猪们都吃饱了躺在地上晒太阳。

    凤轻澜蓦地想到了往事,便脱口而出道:“妩儿,这地方,你还记得吗?”

    东方妩儿刚开始不解,随后她盯着那猪圈瞧一瞧,脑子转了一转,然后,她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猪!猪圈!

    她曾经,被拈花楼楼主西门不夜,就是那个丧心病狂的大魔头丢到了猪圈里面!不就是这个猪圈吗?

    可是这件事情,应该只有大魔头和她两个人知道啊!为何……为何凤轻澜也知道?

    东方妩儿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渐渐地变了脸色。

    凤轻澜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怎么一不小心,将此事说了出来?他看东方妩儿的脸色越来越糟糕,便轻咳了一声,“妩儿,你听我解释……”

    “凤轻澜,原来,你就是那个欺负我喂我吃毒药的西门不夜!你就是那个带着面具吓唬我的大魔头!你还威胁我说让我留在你的身边,查找你的秘密,如果我什么都找不到,我体内的毒就会发作……”

    凤轻澜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那个……其实,我当时假扮大魔头,说让你留在燕王府找秘密,就是想要你留在我身边,给你吃的也不是毒药,而是从阿谦那里顺来的健胃消食丸……”

    东方妩儿眯了眯眼睛,好个凤轻澜,居然骗了她这么久!

    怪不得那个大魔头后来再也没有出现了,她还担心没有解药的话自己会不会死,结果屁事没有,原来自己吃的只是健胃消食丸!

    顾谦不愧是顾神医啊,一个健胃消食丸而已,为何吃下去之后,肚腹里会有火烧火燎的感觉?害她以为自己就是吃了绝壁厉害的毒药!

    东方妩儿盯着凤轻澜,开始磨牙。

    凤轻澜意识到情况不对,蓦地飞身就逃!

    东方妩儿立马追过去,口中大叫:“凤轻澜,你给我站住!你骗的我好苦!看我不揍掉你一层皮!”

    凤轻澜一边逃一边求饶:“好娘子,看在咱们孩儿的面子上,你就饶了为夫吧!”

    东方妩儿摸了摸肚子:“乖宝儿你快快长大快快出来,好帮娘亲揍你爹!”

    【作者有话说】

    诸多遗憾,江湖再见。

章节目录

娇妃火辣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鸡块米线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鸡块米线并收藏全本小说娇妃火辣辣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