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雯澜推着摇篮,看着躺在里面吹泡泡的小人儿,脸上满是慈爱的笑容。

    苏雪瑜从外面走进来,啪的一声,把一大叠的银票递到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苏雯澜不明所以。

    “我赚的。”苏雪瑜笑嘻嘻地说道:“在你坐月子的期间,五位大人的千金外嫁,七位大人被外放作官。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关于你的传说。”

    “江山稳固,天下太平,百姓们才有闲暇关心这些琐事。”苏雯澜说道:“我最近不能出门,听说祖母身体不适,你要记得回去看看她。”

    “放心好了。祖母就是怕你担心,特意让我转告给你她现在挺好的,只不过最近风大,染上了风寒。”苏雪瑜说道:“其实身子硬郎着呢!”

    一百天后,平阳王府举办了隆重的百日宴。与婚宴那日一样,全京城身份最贵重的都到了,甚至比当初送的礼更多。

    所有人都在盯着平阳王府的这位平乐郡主。好几户还明里暗里的想结娃娃亲,都被苏雯澜拒掉了。

    一个月之后,苏老夫人的身子终究撑不住了。

    “祖母……”几姐妹围在苏老夫人的身边。

    苏老夫人朝他们伸着手。

    几姐妹抓住她的手不放。

    “祖母……”此时她们满脸的哀痛,像几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祖母的任务完成了,该走了。”苏老夫人说道:“你们要好好护着苏家,保护你们弟弟撑起家业。还有……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给你们说。苏荣华,那个孩子不是你爹的私生子。他是你爹找来帮助你的人。要不是因为他,我们苏家也撑不到今天。将来有一日再见到他,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祖母,你放心吧!”苏雯澜说道:“我早就知道他不是了。他是我们苏家的恩人。如果有机会再见到他,我一定会好好谢谢他。”

    “你向来聪明,这种事情也瞒不住你。那我就可以放心地走了。”苏老夫人慢慢地闭上眼睛。

    “娘(祖母)……”众人围在苏老夫人的床边痛哭起来。

    皇上作主,给了苏老夫人隆重的葬礼。

    接下来的几十年是苏家最荣耀的时间。苏家大小姐为平阳王生下两子一女,得到了平阳王独一无二的偏爱。苏家二小姐为欧阳家生下了一子一女,再加上她原本有个儿子。苏家三小姐成为一国之后,帝后恩爱,其他的妃嫔都不曾诞下子嗣。苏家三小姐生下三子两女。

    京城最尊贵的下一代皆是苏家女所出。姐妹感情好,以至于下一代也从小玩到大,一个个混世魔王,无人敢惹。当然了,苏家三小姐生下的三个皇子都是嫡子,都有继承皇位的资格。而嫡长子从小便喜欢游山玩水,拒绝了储君之位,最后由嫡次子继承了这个位置。

    几十年的时光对许多人来说非常的漫长,可是对他们来说是如此的短暂。回想这几十年,苏雯澜拉着秦骁的手漫步在枫林之中。

    红色的枫叶飘落下来,铺成了红色的地毯。

    “澜儿,你可曾后悔过?”秦骁不再年轻了,但是还能看见年轻时候的俊秀模样。

    他看苏雯澜的眼神一如年轻时候的深情。

    这么多年来,他对她的爱从来没有少,反而越来越多。

    “我为什么后悔?”苏雯澜看着他。“如果有来世,我还要去找你。你呢?还想见到我吗?”

    “生生世世,我只想和澜儿在一起。”秦骁走不动了,挑了一块石头坐下来。

    他不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平阳王,他老了,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只是因为留恋心爱的女人才舍不得离去。这段时间他一直服用虎药,只为了多留几日。

    苏雯澜趴在他的腿上,像年轻时候那样看着他:“那你就来找我。我们看看谁先认出对方。”

    秦骁抓着苏雯澜的手不放:“舍不得你,澜儿。”

    “我会来陪你。”

    “不要。”秦骁闭上眼睛。“你好好活着,我等你。”

    ****

    裴玉雯猛地坐起来,茫然地看着床帐。

    “怎么了?”从旁边伸过来一只手臂。“做噩梦了?”

    裴玉雯看着面前的男人,许久都没有挪动视线。

    端木墨言摸了摸她的额头:“这是怎么了?”

    “我做了一个梦。”裴玉雯说不下去了。

    梦里太荒唐了,但是总觉得真实发生过。

    梦里,南宫葑变成了另一个人,她变成另一个人,他们在一个相似的时空里度过了一生。

    端木墨言将她搂在怀里:“没事了,我在这里。”

    “你相信人有来世吗?”裴玉雯看着不再年轻的端木墨言。

    “相信。”端木墨言说道:“可是来生是另一个故事,今生只有一次,所以雯儿,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

    裴玉雯紧紧地抱着端木墨言的腰肢,闭着眼睛说道:“也不知道孩子们怎么样了。咱们把朝中的事情扔给他们,自己跑出来逍遥自在。”

    “我很自私。朝堂的事情不是非我不可,但是与雯儿的余生只有我才行。”端木墨言说道:“毕竟……”

    裴玉雯重新进入梦乡。

    端木墨言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压低声音说道:“我不知道下辈子找到你的会是我,还是他……”

    端木墨言慢慢地放平裴玉雯的身体。

    夜很长,但是他们的余生越来越短。

    不过他们彼此相爱,每一分每一秒都真心相待,此生没有遗憾。

    第二日,裴玉雯无精打采地坐在梳妆镜前。

    她摸着自己的脸颊,只觉这一切竟有些陌生。

    梦中她叫苏雯澜,长相冷艳,与这张脸有着不同风格的美丽。

    “来人,准备一下,我要去镇国寺上香。”

    “是。”

    镇国寺。裴玉雯披着红色的斗篷,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当她走完九十九个台阶的时候,走进佛堂给每一尊佛都上了香。

    “施主可有什么困惑?”一名老僧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

    他一身破旧的袈裟,白胡子长长的抵到胸前,一双苍老的眼睛里有着睿智和悲悯众生的仁慈。

    “大师,我的确有惑。”

    “施主,既然是无解的谜,那就等着解开它的那一刻吧!何必执着?你回头看看。”

    裴玉雯回头,只见端木墨言一步一步地走向她。

    那一刻,她仿佛明白了。

    不管那是梦还是真实发生的,她是裴玉雯,她的心在这里。

    那个叫苏雯澜的姑娘……

    她也会幸福的。

    端木墨言朝她伸出手。

    两人十指相扣,在佛祖面前跪拜。

    一拜,此情百年。

    二拜,恩爱不移。

    三拜,百首不离。

    至于百年之后,那又会是另外的故事了。

    (大结局)

章节目录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慕容飒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慕容飒并收藏全本小说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