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全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756章 大结局

    贺谦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下,回答说:“我爸爸的名字叫贺勋,是京市机械厂的厂长。我妈妈叫林茵,我妈妈很喜欢我,她来到这个好玩的城市之后就把我也接了过来。”

    俗话说“记四”,说的就是一个人的记忆从四岁的时候才开始形成。

    贺谦今年四岁,他对于以前的许多事情都没有什么记忆,说爸爸叫贺勋,是京市机械厂的厂长,乃是因为当初他是很有名望的厂长的儿子,大家见着他的时候都是这么说的,说的次数多了,这孩子就记住了。

    而除了这些之外,其他的很多事,贺谦几乎没什么印象。

    正因为这一点,贺谦来了现代之后才会适应的非常快。这个年龄的孩子本来就处于一个摸索和接受外界的阶段,只要给足他安全感,他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比大人要强的多!

    何元辰从贺谦这里问到了贺谦爸爸的基本情况之后,再问贺谦其他的问题,贺谦就不怎么答得上来了。

    于是何元辰摆了摆手,让贺谦去帐篷里看着林茵,他自己则在帐篷外面坐了,一边欣赏着深山里的夜色,一边琢磨着贺谦的话。

    京市机械厂?那是个什么东西!他所掌管的KE集团在京市里面算是比较有名望的,他自己也认识京市商业界的不少人物,没听说多京市有什么机械厂啊……

    难道说刚刚那小孩儿在胡说?他回想了一下当时盘问那小孩的情形,当时那小孩脸上的表情非常认真,并不像是胡扯。

    然后他就又想了贺勋这个名字,那小孩儿说他爸爸的名字叫贺勋,何元辰蹙着眉头,凝神想了好一阵,怎么感觉这个名字这么耳熟呢!

    当这种莫名的熟悉感爬上心头的时候,何元辰的后背一阵发麻,他怎么感觉自打认识了这个叫林茵的女人之后,这所有的事情怎么就那么怪异呢!

    就拿今天下午来说,那个叫闻芮的女员工发现林茵失联后,他的心里突然就开始莫名的恐慌,他几乎是不加迟疑的就想去找人。

    那个登山包是行政总监劝说他未果,不得不临时给他准备的。

    当时他手底下比较有户外探险经验的男员工,加上景区里面的保安员,一起出发去找人的少说也有二十人。

    可偏偏就他一个人找到了他们母子!

    当时忙着爬山不觉着,现在安静下来想一想,感觉就好像是冥冥中的一种力量在牵引着他去走进他们……

    何元辰琢磨着这些事情时,林茵躺在帐篷里面沉沉的睡了一觉。

    便是在这一觉里,她做了个梦。

    她梦见了贺勋!

    她在梦里看到贺勋将家里所有的存折都整理好,然后写了很长的遗书,将贺谦的未来每个年龄要上什么学都给安排了一番,又将陈素心的晚年生活给安排好,之后他将存折和遗书放到了陈素心的枕头下面。

    然后他让小胡开车载他去到她出事的那个山崖。

    到了山崖之后,他胡乱给小胡安排了件事情,将小胡支开,之后他在山崖旁站了十多分钟,对那个世界做了最后的告别,然后就纵身从山崖跳了下去……

    就在贺勋跳下山崖的那一刻,林茵惊叫一声从梦里醒了过来。

    醒来之后,她还有些后怕的呢喃着:“不要,不要跳……”

    何元辰听到帐篷里的动静,慌忙走了过来,隔着帐帘问:“出了什么事?”

    林茵听到何元辰的声音,思绪这才回到现实中来,抚了抚胸口,帮自己顺了顺气,然后说:“没什么,做了个噩梦。”

    何元辰说:“现在晚上十点半,要不来帐篷外面透透气?”

    林茵见贺谦在她身边睡得正香,帮贺谦盖好了被子,然后应了下来:“我去外面守着,你来睡一会儿吧。”

    林茵见帐篷外面放着充气铺垫,便进去帐篷将贺谦抱了出来,何元辰将铺垫在帐篷里铺好,之后林茵将贺谦放了回去,然后将毛毯丢给何元辰:“你也累了一天,快休息吧,我在外面守着。”

    让一个女士为自己守夜,何元辰有些过意不去,可和这个女士一个帐篷里面过夜,他更加的过意不去。

    林茵见何元辰犹豫,便道:“我刚才做了噩梦,需要一个人清静一下。”

    既然如此,何元辰便不再坚持,他在帐篷里面躺了下来,忙活了大半天,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直感觉这软软的铺垫睡起来可真舒服!

    说来也巧,何元辰这一觉刚刚睡着,便也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成了贺勋,梦里头他是京市机械厂的厂长,那天他刚从国外回来就听到自己妻子林茵惨死的噩耗。

    毁天灭地的沉痛袭上心头,他在剧烈的打击之下几乎要晕倒,可是他忍住了,他咬牙忍住心里巨大的沉痛,他将厂里头所有的工作都处理完毕,然后他回家抱着儿子贺谦,给孩子说了好些话……

    之后他在心如死灰的巨大悲痛之下,写好了遗嘱,安排好后事。

    接下来的梦境就和他从小到大做过很多次的梦一样,他去到一个山崖,在那个山崖上无比悲痛的站了好一阵,之后他从那个山崖跳了下来。

    和以前的那些模模糊糊梦境不同的是,今晚的梦里,他站在山崖上的心理活动特别的清晰,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在深深的思念一个人,一个叫林茵的女人!

    何元辰从梦里惊醒之后,习惯性的又有些头痛。

    他一边按压着头痛的部位,一边无比惊讶的捋了捋梦里的人物关系。

    竟然梦里面他成了贺勋!成了林茵的儿子的爸爸!更让他感觉怪异的是梦里面贺勋的儿子,和那个去他公司面试过的林茵的儿子一模一样!

    天呐!他这是撞了邪了,还是觉还没有睡醒?

    恰这时林茵拉开帐帘,冲着他说:“收拾一下,你的人找过来了,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何元辰应了一声,开始机械的收拾东西。

    二十分钟后,林茵背着贺谦,一应行李由前来救援的人背着,跟着救援人员朝着安全地带走去。

    何元辰一路上非常安静,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时不时的朝着林茵母子看上一眼。

    抵达安全地带之后,天色已经朦胧亮。

    出了这样的事情,林茵已经不想再在这里逗留,她准备叫个车回京市。

    正好何元辰心事重重的,也不想继续在这里逗留,便叫了司机来,送他回京市。

    林茵搭了何元辰的便车回了京市,在车子送她回店里的时候将那二十瓶药交给了何元辰。

    至于药款,早在何元辰订下这二十瓶药的第二天就已经转账支付,整整两千万!

    送走了何元辰,林茵想要好好的静一静。

    可没有想到的是,那二十瓶药给她招来了麻烦!

    先前花一千三百万从她手里买下“传家人参”的那个人,再次出现!

    那人不再开口找她买药,而是绑架了她,逼着她交出配药的人参灵芝等药材来!

    既然她可以批量产药,说明她手里攥着不少神奇的药材,一次一次的找她买药,实在太过被动,于是那人绑架了林茵。

    林茵被绑架的事很快就传到了何元辰的耳朵里。

    他急匆匆的赶到林茵的店里时,正听到林妈扑在林爸的怀里大哭。

    “我就这一个女儿,万一那绑匪撕票了,我可怎么办……”林妈哭得肝肠寸断好不伤心。

    店门外面,“撕票”一词听在何元辰的耳朵里,他心里一揪,紧接着脑袋剧烈的疼痛起来!

    这一次的痛比之前任何一次的痛都要剧烈,直疼的他一下子就晕倒了过去。

    其实林茵这边并没有大碍,她借着空间的帮助,将绑匪戏弄得傻掉,然后找到空子,顺利脱身。

    好不容易回到家来,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却发现爸妈和何元辰一起坐在客厅里,三个人的脸色都透着诡异。

    是林妈先开的口:“茵茵,何总说他想娶你,还说小谦就是他的儿子,这事你怎么说?”

    林茵惊得不行:“这,这个……我……”

    何元辰站起身,拉着林茵走到一旁,低声说:“雁荡山,就是你上一世坠崖的地方,雁荡山的那一晚我就想起来一些事情,然后你被绑架的这几天,我晕倒过一次,将上一世的经历都想了起来,我,就是贺勋!”

    林茵这下子惊得直接失语掉,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时贺谦抱着他的新玩具跑了过来,拉着林茵的衣襟说:“妈妈,爸爸说要和你办一个很大很大的婚礼。”

    何元辰道:“上一世我们只领了结婚证,我一直都想给你补一个婚礼,却还没来得及补办你就出事,这一次,说什么都得补上。”

    林茵下意识的朝自己爸妈看去,生怕她和何元辰之间的对话惊到了二老。

    林妈说:“你被绑架的时候,我真的吓坏了,吓得我噩梦连连,梦到你得了白血病……茵茵,其实妈妈以前有好几次梦到你得了病……所以何元辰给我说他前世今生的那些事时我就信了。”

    林爸道:“是啊,茵茵,只要你健健康康的活着,不管你说什么,我和你妈妈都信!”

    林茵喜极而泣,她真的没想到她心里的那个没办法解释的死结,在爸妈面前这样轻易的就解开了!

    ……

    一个月后,KE集团总裁何元辰,包下了一个美轮美奂的海岛,在那个海岛上,他和林茵举行了一个特别盛大的婚礼。

    (全文完)

章节目录

重生六零小辣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柒木木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柒木木并收藏全本小说重生六零小辣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