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回来了……

    这对于整个朝堂来说是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居然真的还能回来?

    人人都以为,他已经默默的消失了。

    而且某些阴谋论者心想:居然不是皇后娘娘杀了陛下,为自己和儿子谋福利。

    这不符合皇家人冷血的特征啊。

    好日子要到头了。

    皇后娘娘火爆,但是脾气好琢磨,不惹着她就万事大吉。

    太子殿下冷漠,做事情一板一眼,只要你不做错事,他不会无缘无故冲你发脾气。

    至于陛下嘛……

    阴晴不定,也许之前还谈笑风生,转瞬就杀机重重。

    总之是很吓人的呢。

    十年,不少老臣退去,也有很多新人上来。

    欧阳丞相已经告老,欧阳承泽如今做到了吏部尚书,户部尚书还是沈丛。

    二月极为信任沈丛,本是想挪他做丞相,可惜这户部偌大的摊子,无人接管,下面的人能力不及沈丛的十分之一。

    顶不住!

    新人们不知卫殊厉害,听了前辈们那暗戳戳的议论,一个个觉得后颈子皮发凉。

    太阔怕了。

    不过……

    卫殊只上了一天朝。

    且脾气好的不得了,整个人笑眯眯的。

    他上朝的目的就是为了宣布一件事:他要退位,将皇位传给二月,自己则当太上皇,与皇太后携手归隐,游山玩水,实现多年前的承诺。

    在成婚之初,苏洛便说过,她此生最大的心愿便是踏遍这大越的每一个角落,春时去南方赏花,夏时去北边避暑,秋来登高山赏枫,冬来对窗煮酒看雪。

    但当了帝王和皇后,自然没有那样的闲暇时光。

    眼下二月已然成材,能独当一面,他历经磨难才回来,岂能再耗在这深宫之中。

    二月心里苦啊、

    你们夫妻两个去恩恩爱爱,将偌大一个烂摊子留给我。

    我从小就是处理朝政的工具人吗。,

    但是看到母后脸上久违的笑容,懂事的二月终究是默默扛下了这一切。

    也就是到这时候苏洛才知道,原来这不是卫殊第一次找到自己。

    五年前,他就曾进入过时空裂缝。

    可惜,飞船没有按照设定的他离开的第二年的参数穿越,而是直接穿越到四十年后。

    卫殊落地之时,苏洛已经满头白发,奄奄一息。

    在生命的最后一瞬,她总算是等来了自己心爱的男人。

    可惜,她已经垂垂老矣,而心爱之人却依然年轻帅气。

    两人还未来得及说上几句话,苏洛就去了。

    那时,二月已经娶妻子,生了孙子,几个孩子都各有各的归宿。

    他们甚至比卫殊年纪还要大。

    关系混乱不已。

    卫殊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在一年后的雷暴之中重新踏入时空裂缝,这才有了两人这一次的相逢。

    杏儿与苏洛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全是心疼。

    当初,两人重逢,苏洛却死了,那时候的陛下给人感觉太惨了,像是随时都会支撑不住,若不是小黑出了这么个主意,恐怕陛下也支撑不住。

    可这段伤心的往事,卫殊却一个字也没有跟苏洛提起。

    卫殊宣布完这个决定,又与几个孩子度过了一段天伦之乐的时光,便马不停蹄的带着苏洛南下了。

    一开始的欣喜若狂,小别胜新婚之后,苏洛渐渐发现这个男人身上的不同。

    他容颜虽然苍老了不少,但心态却比从前要年轻。

    嘴里经常会迸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词。

    比如我去……

    卧槽……

    服了you之类的。

    当然大部分是遇到突发情况的时候他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另外便是,他性子比以前急。

    他们用的马车明明是上好的马,速度和耐力都没的说,可他每每都嫌弃马车太慢太颠簸。

    这几十里路,居然要走上一整天。

    还有这修的很平整的官道,也要被他吐槽说尘土飞扬。

    这哪里尘土飞扬,这些年她非常注重基建,这些路都是国库拨资重新修葺过的。要说这最忙的部门,便是工部了。

    这里修路那里修河,一样都不能错,质量要保证,资金要到位,最后成果还要好看。

    这些年给工部尚书熬成了一个秃头。

    有时候他还会联机跟小黑打游戏。

    用一块平平的会发光会发声,上面有很多五颜六色的东西的板子。

    打的兴致浓郁的时候,两人甚至还会互骂。

    你能想象吗,小黑跟他互骂。

    他可是陛下,啊不……

    现在是太上皇了。

    小黑一个侍卫,竟然敢骂卫殊。

    有时候说他太菜……

    有时候说他操作太骚!

    虽然苏洛不是很懂,可这绝不是什么好话,这时候卫殊又会喷回去:就你这青铜,还敢吐槽王者,谁给你的脸啊!

    用脚趾头都想到,王者要比青铜厉害。

    她家阿殊啊,还是适合王者这样霸气的称号吗。

    他本来就是王者。

    不过打完游戏后,两个大男人又会齐齐叹气。

    苏洛不懂,杏儿这时候满脸鄙视的解释:“就是觉得没联网,他们干单机没意思!”

    联网又是何物呢。

    单机又是什么意思。

    杏儿解释了很久,苏洛才隐约有个概念。

    对于卫殊曾去过的世界,她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千里之外的人,也能通过那小小的一个板子见上面,说上话,那不就跟千里目顺风耳一样吗。

    路上的铁皮壳车子跑的比马要快十倍不止,人还能够飞起来。

    杏儿兴高采烈的介绍:“这些就算了,最好的是那边的食物,肯德基麦当劳星巴克,还有奶茶……”

    “奴婢最爱的就是奶茶……”

    卫殊与小黑打完游戏,将平板一收:“杏儿,你就这点出息,不是都说了,那奶茶是慢性毒药不能多吃!”

    杏儿舔了舔唇:“如今奴婢是想要喝这慢性毒药也喝不到了!还是挺怀念的!”

    她说完,苏洛便见到卫殊的眸中也浮出向往之色。

    白日里要赶路总是很无聊,就算是久别新婚,也不可能十二个时辰都有话说。

    苏洛靠在卫殊的腿上,一连打了十来个哈欠。

    卫殊见她实在无聊,便从盒子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一样之后让他后悔不迭的东西。

    喜欢世子的黑莲花请大家收藏:()世子的黑莲花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重生毒妃娇又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半糖不太甜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糖不太甜并收藏全本小说重生毒妃娇又甜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