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

    好的吧!

    二月将筷子一放,严肃的看了两个弟弟一眼:“够了,母后不是那种人,你们不要瞎想更不准胡说!”

    “你们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这一点要向长乐学习!”

    长乐抬着头,神色还有些茫然。

    她嘿嘿嘿的笑着:“太子哥哥你别夸我啊,我这是在想,若是母后养面首,到底该养谁合适,今科的探花郎,我瞧着细皮嫩肉的很是不错!据说还没有婚配呢,要不,就他吧!”

    二月……

    他怎么就摊上了这样一群弟弟妹妹。

    漫长的家庭教育开始了。

    二月说的口干舌燥,弟弟妹妹们认错态度十分良好。

    纷纷低着头,暗自交换着眼神。

    阿留:小妹你那是什么眼光,小白脸有什么好。

    长乐:养面首当然要养小白脸,难道要养你这样的黑无常、

    阿留:你说谁黑无常?

    阿念:自然是谁急了就是说谁,总归不是说我!

    长乐:嘿嘿嘿,还是三哥懂事!

    二月看了几个弟妹一眼,心很累。

    一看就是跟以前一样:乖乖认错,坚决不改。

    反正下回该咋办就咋办。

    这时候,二月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今科那探花郎长得确实不错,母后要是……

    啊呸呸呸……

    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他太对不起父皇了。

    可母后已经孤独快十年了。

    她太累了,二月能感觉到这十年时间,母后的苍老和疲倦。

    父皇……

    你到底还会不会回来呢。

    这天下,儿臣也不太想管了。

    十月二十五。

    距离卫殊离开,整整十年。

    这一年多来,苏洛卸下朝政,不需要干嘛,每天多了许多时间,反而越发的难熬。

    从前事情一件赶着一件,她根本没有太多闲余时间,就算是思念,也只有在夜深人静入睡的前夕,才会有那么一点点专注的时间。

    可如今呢……

    她大把大把的就是时间啊。

    她不可能真的养面首。

    那些年轻旺盛的生命是好,她看着都羡慕。

    可那只是群孩子,达不到卫殊的高度。

    你拥有过高耸的喜马拉雅峰,就不会再对一个小山丘产生太大的兴趣。

    太矮了。

    也没有层次没有深度。

    更加谈不上好看。

    论起颜值,还是她的夫君啊,人中翘楚。

    今年天冷的早,十月底,宫内已经燃了炭火。

    窗外密云重重,黑沉沉的天像是一个大锅盖一样的扣在头顶,叫人喘不过气。

    今冬的第一场雪,怕是要来了。

    从前苏洛最不喜欢这样暗沉沉的天色,可如今,她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天。

    因为心中隐约有期盼,她爱的那个男人啊,会在这样的天色中,破开厚厚的乌云,坐着会飞的机器,降落在坤宁宫的院子中。

    青衣给她递了个手炉:“娘娘,您不去午睡吗?”

    苏洛摇摇头,在榻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本宫就在这躺着吧!青衣,你看,外面的天气真好!”

    青衣看了看密密的乌云,半天也没有电闪雷鸣,她遗憾的开口:“若是能有点雷电,那便更好了!”

    院子中新来的小宫女听到了这段对话,一脸的茫然。

    这青衣姑姑为了迎合皇后娘娘,也太能睁眼说瞎话了,难怪人家能混到姑姑呢,这眼看着就是要大雪的天,怎么就天气好了。

    一下雪,就格外的冷。

    她最讨厌这样的下雪天了。

    正如此想,脖子上感觉到了一阵凉意,她伸手摸了摸,摸到了一块小小的水花。

    院子里,不知是哪个年轻的小宫女轻轻叫了一声:“下雪了……”

    可不是下雪了嘛……

    无穷无尽的雪花,从头顶乌沉沉的天空洒落,宛若是织女撒在人间的棉絮。

    苏洛叹息道:“是下雪,不是下雨!”

    初雪一下,冬日里想要下雨就更难了。

    老天爷的雨水好像用完,到了冬天,下的都是白皑皑的雪。

    讨人厌的雪。

    苏洛在软榻之上翻了个身,扯了快毯子盖住自己的头,失望无比:“真是没意思,本宫还是眯一会吧!”

    迷迷糊糊间,她做梦了。

    梦到她与卫殊成婚的当日,男人躺卧榻上,人事不知,认她胡作非为。

    梦到她假死失去记忆,站在酒楼的二楼,看着自己出殡。

    那个高头大马上的男人宛若一个黑色的漩涡,失去了所有的生气,似乎要吞噬掉世上一切的光明。

    梦到他染上天花,好不容易醒来后,看向自己那深情的眼睛。

    梦到自己生二月时难产,他六神无主,一再跟太医说要保住大人。

    孩子能再有,他的洛洛不能丢。

    梦到他奄奄一息,躺在床榻上,艰难的开口说:生生世世,都要相爱。

    骗子,是个大骗子。

    这一世都无法长相厮守,哪来的生生世世呢。

    或许,他死了。

    或许,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再也不愿回来了。

    在梦里,苏洛第一次感受到了十年都未曾有过的绝望。

    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别等了,他不会回来了。

    别等了!

    放弃吧!

    眼泪,不自觉的就涌了出来。

    苏洛闭着眸子,浑身不断的颤抖着,眼泪从眼角往外渗,一颗颗的砸在地面上。

    阿殊!

    你到底在哪里。

    阿殊,你到底还会不会回来。

    十年,我等了十年!

    我已经没有多少个十年了。

    我怕……

    我怕好不容易等到你,我已经满头白发,牙齿掉光。

    我怕好不容易等到你,我已经入土为安,只剩下一块孤零零的牌匾。

    到那时候,你一定会很难过吧。

    阿殊……

    你可要快点。

    正是在心底如此呼唤,耳中听得一道熟悉又带着几分陌生的声音:“洛洛,洛洛……”

    这个称呼,已经许久许久没有人用过了。

    苏洛的眼泪涌的更厉害。

    “洛洛,是我,阿殊,你睁开眼看看,别哭了,洛洛,我回来了!”

    梦,这是梦!

    “不是梦,我真的回来了……”

    苏洛的意识渐渐回笼。

    不是梦?

    苏洛迟疑的,缓缓的睁开眼睛,便见到一张约莫年过四十,嘴角还带着胡茬的脸在视线内不断变得清晰。

    男人的眼角已经有了细细的皱纹,眉心似乎因为长期皱着,而有了一个小小的川字。

    唯有那双眸子,还跟许多年前一样,里面是不变的深情。

    他薄唇勾着笑意,凤眸中蕴着水光,缓声道:“洛洛,我回来了,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喜欢世子的黑莲花请大家收藏:()世子的黑莲花青网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重生毒妃娇又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半糖不太甜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糖不太甜并收藏全本小说重生毒妃娇又甜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