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时节,杏花飘香,桃柳隔岸相望,满城春色,处处春光。

    画舫歌声阵阵,水面清波微荡。

    繁华之处有秋娘抛下彩绣,听说啊,谁夺了那彩绣,就能有百两银子,人人争着去抢,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气。

    今日的大燕格外热闹。

    边疆传来捷报,昨爷,锻王一举攻破敌国,信鸽一夜飞来,为整个帝都带来久违的大喜与热闹。今早消息传到民间,茶馆酒肆连夜放鞭炮庆贺,酒水钱都降了不少。

    “听说啊,咱们锻王爷英明神武,连夜带了五十人入敌营,擒住了敌王,可谓英姿飒爽!”

    “我知道我知道,那敌营的人还让咱们王爷吓得屁滚尿流,哭着让王爷饶他们一命哈哈哈哈!”

    “你知道什么,王爷他分明是往马上一坐,那威风,便让敌军缴械投降了!”

    这些百姓好似亲眼看到的一般,把自己瞎说的也说的真的一样。

    “王爷十五岁便立下战功,如今不过十八之龄就能有如此功绩,可谓少年英雄,待后日大军便能回来,到时,我们定要在城门夹道恭迎王爷凯旋归来!”

    此话一出,惹来无数人的附议。

    “对,庆贺王爷凯旋归来!”

    然而,人们讨论的正欢,殊不知被讨论的主角已披星戴月,又顶着此刻的大太阳日夜兼程赶回,硬生生把回来的日程缩短了两日。

    已至午后,茶馆的狸猫正懒洋洋的卧在台阶打着盹,茶馆前的杏花落了猫儿一身,它便从鼻子里发出不耐的呼噜声,舔了舔爪子,又欲睡去,而这时,官道上一阵尘土飞扬,马蹄声渐近,正欲睡去的猫儿只听到一阵马儿疾速奔驰声,吓得狸猫喵叫一声,瞪着翡翠猫眼儿去看那没德行的骑马男子。

    男子哪里顾得上看它,只是夹紧马腹,夹带着阵阵沙土奔去,狸猫不满的用爪子拂去脸上的泥土,又是一卧,昏昏欲睡。

    陈言回府时,门外的守卫都看呆了。

    “王……王爷!”

    守卫磕巴着说,惊喜之情让他连话都不会说了。

    “习公子可在府里?”陈言把马鞭扔给他。

    “在!在!在!王爷您……”

    陈言亲手推开了那朱红色的大门。

    看上去颇为气派的朱红大门缓缓被推开,发出了一声“呀——”的动静。

    陈言发觉,自己推门的手竟是有些抖的。

    陈言其实已经在脑海里幻想出种种不好的情景。

    比如他的季匀可能并不在这个世界,比如他早点赶回来面对的也是季匀冷冰冰的尸体或是他病弱苍白的模样。

    可没想到,入目的,却是杏花扑了满院,浓郁杏花香味混着草木淡香,构成一副小小天地,而他的季匀,正一身白衣,手执一捧书卷,坐在廊上靠着廊住昏昏欲睡,好似只猫儿,犯了春困,花落了他满身,他便耸耸鼻子,不满的于睡梦中皱眉,又嗔又憨。

    陈言动了动唇,想说些什么,又恐惊了意中人,只能深深凝望着他,不敢发出一个字来。

    侍从看季匀还在睡,便要叫醒他,谁知陈言竟瞪了过去,侍从不敢造次,只战战兢兢退下。

    而那梦中人好似察觉了什么,乌压压覆在眼底的睫毛颤了颤,那双狭长凤眸缓缓睁开,刹那间,满院杏花春色,竟不敌他眸中半点风华。

    他看到了陈言,并不觉得意外,而是慢悠悠打了个哈欠,绽出一抹笑来:“回来了?你这冤家,可知我等了你多久?”

    他侧头轻笑,漂亮的唇形开阖间毫不掩饰亲昵与熟稔,公子如玉,风华无双,仙人之姿不过如此。

    听完他的话,陈言刹那间红了眼眶。

    原来,最好的时候就是他一推开门,就能看到季匀坐在家里等他,只要季匀在,岁月就是最美好的模样。

    陈言大步上前,用力把他拥入怀中:“季匀,我……”

    季匀的手在他后颈一掐:“嘘,笨蛋,在这里我叫习匀。”

    陈言破涕为笑:“对,习匀,习公子,我答应回来后娶你的,你还应吗?”

    季匀耳后渐渐红了,却还是在陈言侧脸一吻:“自然是应的,我爽了你千年的约,总归是要赴的。”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快穿之男主又病娇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靳长白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靳长白并收藏全本小说快穿之男主又病娇了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