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你,我没有半点儿克制力。不过为了你,我可以忍住比你想象的时间更长一些。”

    宠溺的揉了揉沐芸婳的发顶,百里重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忍住没有继续用自己的唇堵住那张会说气死人话的嘴。

    他是一个正常男人,不过更是一个有着超强自制力的男人。

    沐芸婳挑了挑眉,反正这么久都没有洗过头发了,让他继续蹂躏好了。

    就是不知道当他发现自己的手上全部都是油腻感觉的时候会不会打破幻想。

    那样也好哦,也就能够让他坚持更久,不会碰自己了。

    给她多一点儿的时间缓缓,顺便弄弄清楚在自己昏迷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话说,蛊王呢?

    他还在自己身体里的话,如果当真要和百里重华进行床上运动,那家伙如果突然出现,到底最后会在谁的心里留下永不磨灭的伤痕啊?!

    想到了这里,那些刚刚冒出来的粉红色泡泡瞬间就散了,沐芸婳一把就推开了百里重华。

    大哥,你不怕,我怕啊!

    “怎么了?”

    “蛊王。”

    所以说两个人当夫妻当的久了就有这个好处,简单的两个字,沐芸婳千言万语都被百里重华给读懂了。

    呃……虽然两个人实际相处时间并不长哦。

    不过感情到那个地步了嘛,哪里还需要那些虚头巴脑的计量方式呢?

    “放心,没事的。”

    百里重华淡然一笑,温柔的揉了揉沐芸婳的后脑勺。

    这么久没洗头了,真的不会粘手吗?

    沐芸婳下意识的还是躲了躲,当初蛊王在他的身体里的时候,自己可是都差点儿有心理障碍了的,这影响夫妻关系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当真造成什么什么障碍了,古代可没有健全的心理治疗方案啊。

    “蛊王现在走了。”

    “去哪儿了?”

    噌的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沐芸婳的表情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目瞪口呆。

    怎么昏迷一场而已,外面的世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哈?!

    先不说死里逃生的事儿到底是怎么搞定的,扎根在自己身体里作妖的蛊王也走了?

    重点是那小子能去哪儿?

    这又不是跟搬家一样简单,真那样的话,蛊王岂不是世界无敌?周游世界都不带揣钱到兜里头,想换谁就跟谁玩儿,简直比超级大脑还要厉害。

    不会是死了吧?

    港真,如果蛊王落到百里重华的手上,他当真有可能做的出来的。

    既然他复活的事儿都能让天一大师帮忙办到,杀蛊王,上次不是都差点儿得手了的吗?

    眼珠子越瞪越大,百里重华宠溺的笑了一声,看懂了她脑子里的胡思乱想。

    “他没事,还活着。”

    活着就更不好解释了啊?

    蛊王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商量,说让他走就让他走的,确定不是签订了什么不平等条约,然后随随便便找了个阿猫阿狗让他附身?

    这样的确还算是活着,问题是能跟当人的时候相比吗?

    “你想去见他吗?”

    看的出来沐芸婳仍旧有很多的疑惑,百里重华摇了摇她的肩膀,尽量忍住唇角溢出的笑容。

    “见、见见也好。”

    反正她的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蛊王不是虫子来着的吗?

    说不定他附身到大白、小白的身上去了,虽然不知道跟他本体的虫子种类到底是不是一样,但是好歹都是昆虫界的异类,也算是回归了本质吧。

    压根儿就没打算再见到蛊王还能跟正常人一样的模样,沐芸婳有些气馁的示意百里重华给自己带路,梳妆打扮什么的都没必要了,又不是去跟老情人约会,别浪费洗头的精力了吧。

    如此想着的沐芸婳,万万是没有想到再见到蛊王会是如此状态。

    “不会吧?!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眼前这个一身黄袍龙纹的男人,他不是百里永宁的吗?怎么就成了蛊王了?

    上前绕着百里永宁、或者说是蛊王的男人左右上下仔细看了又看,沐芸婳的眼珠子都忘了转了。

    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他衣衫外的皮肤上多了些疤,脸上也不例外,看起来应该是受伤当时伤的也不轻,不然不至于伤到皮肤那么深。

    然后就是气质。

    百里永宁原来也不是多么讨人喜欢的类型,阴邪和险恶的小人气质是挥之不去的,哪怕当了皇帝,看着还是透着一股子的猥琐。

    然鹅面前的这个男人,虽然看自己的眼神也十分讨厌,不过跟百里永宁那种让人膈应的感觉又不同……

    倨傲的表情,鼻孔朝天的傲娇,这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不是蛊王就是一个高级替身。

    “真是你?”

    伸手捏了捏蛊王的肩膀,这肉质还真不错!

    没看出来百里永宁一个小弱鸡的模样,没锻炼都能有这么结实的肌肉,只能说的年纪占了很大的优势吧。

    “不是我还能是谁?”

    蛊王是一如既往的臭脾气,甩开沐芸婳的手都不带一丝儿犹豫的,那力道就跟甩开什么臭烘烘的垃圾一样。

    她有那么招人嫌弃么?

    嘁,要不是为了验明正身,我还懒得碰你呢!

    “你怎么弄到他的身上去了的?我没死、你没死,他也没死?”

    最让沐芸婳觉得疑惑的就是这个问题,一开始醒来就想要问清楚莫离的,百里重华也没跟自己说说,光顾着打啵儿去了。

    蛊王好歹是第一视觉的参与者,问他,更方便也更好理解。

    不过……沐芸婳还是高估了蛊王的配合程度,譬如现在,他就没打算正儿八经的当一回解惑者。

    “要问就问你的男人,事儿都是他办的,我怎么知道?”

    撂下这句话之后,蛊王也不管沐芸婳脸色垮的有多难看,只是不屑的昂着头喷了一气儿,然后就甩袖走了。

    嗯,走了。

    “事儿你还没说清楚,去哪儿啊?!”

    沐芸婳受不了蛊王这个态度,从前忍住那是不敢得罪他怕他伤了百里重华,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你有脾气,老娘还有火呢!

    “上朝!”

    哈?!

    这个回答还真是超出了沐芸婳的想象范围,完全是没料到啊!

    你不过是借用了百里永宁的躯壳而已,真拿你自己当皇帝了哈,还去上朝?

    那奏折是不是也要批一批,顺便把后宫充盈一下,多生几个皇子皇孙什么的,壮大一下皇室继承人的队伍啊?

    “他没撒谎。”

    本来是想要上去逮住蛊王好好奚落一顿,不过这个意图在被百里重华发现之后就给拦截了。

    他握住沐芸婳的手摇了摇头示意她此刻不要上去招惹蛊王,然后拉住她就往殿内走。

    这宫殿之前是百里永宁的寝宫,多久没见,里头的装饰风格都给换了。

    不复以往阴森森的气息,反倒多了些明亮的窗纱和宫帘,如果不是确定蛊王是一个发育健全的成年——呃,人还是虫子?反正类似的意思,沐芸婳甚至会误以为这里是一个儿童房。

    不怪她会这么错认。

    鲜艳的颜色搭配,正常成年人不会有这么古怪的审美……

    而且房间里各式各样的摆设和器具,看起来真的很像是玩具的说,况且还有一个眼熟的,不是阴历从前在叶府里玩的木马吗?

    “阴历现在跟着蛊王住在这里。”

    百里重华伸手拿起一把木头做的剑扬了扬,嘴角的笑容是身为人父的欣慰和骄傲。

    不过大哥,你这个骄傲从哪儿来的啊?

    沐芸婳一个白眼就翻了过去,阴历是他和自己的儿子,现在跟蛊王住到一块儿算是怎么回事?

    之前是强权之下认了一个干爹而已,现在是打算直接把儿子送给蛊王了么?

    “你来,我慢慢跟你说。”

    百里重华重新牵起沐芸婳的手走到后花园,坐在凉亭之中才缓缓跟她说起了在她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

    话说那时候确实情况危急,但凡百里重华迟到一两分钟,他即便是醒了过来,那也是跟自己的妻子儿女做彻底的告别了。

    要么还是说有一个靠谱的队友有多给力。

    首先就是天一大师,及时的救醒了百里重华而且把人给送回来不说,蛊王那时候也没有掉链子。

    两个人一个直接从国师殿下到地宫制止了百里永宁毁灭性的自杀行为,一个则是掐准时机的控住了百里永宁的身体。

    沐芸婳之前的猜测没有错,蛊王要想换一个身体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首先就对他自身的魂魄有很大的损害,若非百里重华和莫离二人合力救助,他上了百里永宁的身也是跟着百里永宁一起死了。

    魂飞魄散听说过没?

    投胎的机会都没的那一种,彻底的告别人世了。

    因为是仓促之下的附身,所以带来的另外一个副作用就是蛊王从此以后不能离开百里永宁的身体了,这也是为什么即便那么讨厌他,蛊王还是不得不成了大兮国的新任皇帝。

    而沐芸婳昏迷那么久,则是蛊王之前占用她的身体带来的后患。

    本身她就属于异世界穿越而来的魂魄,几经交换,她这具躯壳还能用都算是勉强了。

    幸亏有天一大师、莫离和国师的宝贝髓石在,加上蛊王的蛊虫加持,她也只是昏迷了大半年就醒了过来,而且看状况,倒也没有什么大碍。

    “我昏迷了大半年?”

    沐芸婳有些唏嘘,她之前还以为顶多是十来天的时间呢,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已经大半年都没洗过澡了?

    嘶——那闻起来的酸涩是不是很感人啊?

    “我一直都有很好的照顾你,你没事的。”

    百里永宁轻轻捏了捏沐芸婳的手心,她的那些个小动作就跟懵懂的少女一样,让他的心底最深处变得柔软无比。

    呐呐的点了点头,沐芸婳还是偷偷的抬袖闻了闻自己的手臂。

    也是,放着自己十天半个月的不洗他们可能还能忍住,大半年不洗,是个人都看不下去吧?

    现代植物人都还有个护理呢,现在蛊王和百里重华的身份,未必连给自己安排两个伺候的人都办不到?

    想多了、想多了。

    不过——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蛊王上朝,是打算以后真当这个皇帝吗?还有自己的儿子阴历,他们不跟自己商量就打算让他继任国师之位,下半辈子不打算娶老婆了?

    想到什么就问什么,沐芸婳跟百里重华难得有如此岁月静好的时刻,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起,在花香春风中如同谈恋爱一般的聊聊,虽然话题都不是十分美好,但是气氛却是一片温馨。

    “我想要带你回罪恶之城,带着女儿。”

    百里重华也是对大兮这片国土失望过的人,虽然是生养他的故乡,但是他更觉得曾经带给他们一家三口短暂幸福生活的蛮荒之地才是家之所在。

    不过问题是,儿子你真不打算要了?

    “阴历愿意留在蛊王身边,他也对修仙之道很感兴趣。我想要尊重他的选择,若有朝一日他想回家,咱们再来接他就是。”

    哼,果然不是你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崽,说起来那么轻松!

    沐芸婳想也不想的一把甩开百里重华的手,嘴皮子动动谁不会?可是她舍得放着这么小的儿子在大兮不管,被蛊王给祸祸坏了怎么办?

    亲爹妈都不好管教的娃儿,给蛊王养着,谁知道以后会养成一个什么混世魔王出来啊?

    “他若是反悔,难道国师是说不想当就不当的吗?真有那么容易,莫离当初也就不会那么纠结了不是吗?”

    不会是他看在莫离的面子上,为了让莫离早日跟叶青能开枝散叶,所以把自己的儿子往火坑里头推吧?

    想到这个可能,沐芸婳盯着百里重华的眼神都能喷出火来了。

    他跟莫离再是亲如兄弟,那也还没到断袖的程度啊,亲儿子都坑,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我百里重华的儿子,不当国师又如何?”

    不当国师,那大兮国脉无人镇守不就有可能灭国吗?!

    啊——所以他的意思是,大兮国灭不灭,无所谓啦?

    这么一想的话,其实百里重华的想法也没错哈。

    皇帝都给蛊王这种人当了,估计也不需要等到自己儿子撂挑子不干,大兮能够还撑几年都是一个未知数,不如就让阴历玩玩儿算了,反正他们俩都是有退路的人,罪恶之城总归是他们的家呀。

    想明白过来的沐芸婳也不纠结了,了然的表情都变得明朗了许多。

    看来,他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里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原来什么都不需要自己再操心了。

    “曾经许你一世繁华,后来我才知道,能够陪伴在你身边便是最大的奢侈。婳儿,我百里重华答应你,往后余生必不再让你有一丝担忧,不会让你有半刻不喜。”

    情话如同温暖的阳光,流入心底。

    随之而来的,则是那个温柔的唇瓣,轻轻盖过那许多的未尽之言……

章节目录

冷王的天才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默默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默默并收藏全本小说冷王的天才宠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