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凰郡主三岁这一年。

    从年初起,太皇太后身体就每况愈下,姜绾拼劲全力,也只帮太皇太后拖到了深秋。

    太皇太后不好了的消息传到顺阳王府。

    齐墨远就匆匆带着姜绾进了宫。

    一起到寿宁宫的还有王妃和傅景元他们,王爷人在军营,还没有赶来。

    迈进寿宁宫时,一阵秋风起,黄叶遍地,宫人们都默默垂泪。

    他们都知道,太皇太后的大限到了。

    其实能活到太皇太后这般年纪,多少人都不敢想,但太皇太后待宫人们好,对小辈们更是慈祥,又是开国皇后,在大夏朝的地位无与伦比。

    这么一位注定名垂千古的太皇太后离去,注定举国哀痛。

    王妃他们进寝殿的时候,太皇太后已近弥留了,姜绾上前给她把脉,被太皇太后握住了手,道,“不用给哀家把脉了,昨儿夜里,哀家已经梦到太祖皇帝来接哀家了。”

    “你们都好,我也可以无牵挂的离开了。”

    太皇太后犹记得先皇娶她时,两人情到浓时,生同富贵,死同日。

    当年太祖皇帝驾崩时,太皇太后就生过随他一起去的念头,太祖皇帝看出来了,让她好好活着。

    这江山得来不易,这些小辈没吃过他们打江山的苦,就不会珍惜,他不得不先走一步,让太皇太后看着这些不成器的后辈,别把江山给葬送了。

    太皇太后应承了太祖皇上,这么多年,也一直信守承诺。

    太皇太后靠在大迎枕上,有太多的话想说了,头一个就是叮嘱皇上,临死前求皇上免天下赋税三年,皇上答应了。

    和皇上说完,就是齐墨远和傅景元,太皇太后握着他们的手,哽咽道,“这辈子哀家最愧疚的就是没能保护好你们。”

    顺阳王失踪了多久,太皇太后就揪心了多久,再加上为了救安阳县主落水重病,太皇太后对齐墨远是疼爱加愧疚。

    后来知道齐墨远才是真的顺阳王,王爷为了保齐墨远,自己的儿子失踪都忍着没说,太皇太后对傅景元就更愧疚了。

    好在傅景元娶了长欢郡主,那是太皇太后看着长大的,长欢郡主为靖安王府诞下小世子,肚子里又怀上了,已经有四个月了。

    太皇太后欣慰了不少。

    还有姜绾,太皇太后对姜绾则是感激。

    姜绾救了王爷,帮王妃调养身子,甚至太皇太后的身子骨也多亏了姜绾才能活到现在,还有揭穿北云侯夫人杀害成王一事,太后陷害先太子……

    还有开济世堂、万卷楼,帮皇上收拢民心,太皇太后觉得有姜绾在,她可以放心的去见先皇了。

    寝殿内,来了不少人,都是太皇太后亲近的人。

    太皇太后每一个人都见了,说了几句体己话,唯独王妃站在那里擦眼泪,太皇太后没有叫她上前。

    要知道,太皇太后是最疼王妃的,便是连养在膝下的懿德长公主都比不过,这么多人都说了,却不和王妃说,实在是奇怪。

    到最后,太皇太后的眸光才落到王妃身上,抬抬手,王妃就跪在了太皇太后的凤榻前。

    王妃紧紧的握着太皇太后的手,她不舍得太皇太后离开,王妃豆大的眼泪掉下来,太皇太后抬起另外一只手帮王妃擦掉,道,“有件事,哀家瞒了你许久,也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了。”

    王妃望着太皇太后,哽咽道,“您瞒我什么了?”

    太皇太后看着王妃,道,“当年哀家给你赐婚,是靖安王求的哀家。”

    王妃眼泪模糊了双眼,听到太皇太后这话,她呆呆的看着太皇太后,“怎么会是王爷?”

    当年老国公帮王爷求娶她,王爷死活不愿意,以有了心上人一定要老国公登门退了她的亲事,后来惹怒太皇太后,太皇太后下了懿旨,王爷才不得不打消这念头。

    王妃一直以为求太皇太后下旨赐婚绝王爷退亲念头的是老国公,怎么会是王爷?

    王爷是吃错药了吗?

    姜绾他们年纪小,王爷王妃那档子事的时候,还没有他们,是以只觉得奇怪,经历过这事的皇上他们,则一个个脑门黑线,摸不透王爷在做什么。

    总不至于是为了和老国公抬杠,故意闹这么一出吧,可他当年闹着要退婚,是满京都都知道,对王妃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等王爷从军营赶来送太皇太后最后一程,一进寝殿,就发现大家看他的眼神就跟看傻子似的,看的王爷一头雾水。

    王爷走上前,太皇太后已经不好了,说话力气已经用尽,对王爷就只说了一句,“哀家没有看错你。”

    王爷,“……???”

    王爷来的晚,完全不知道这句话的前提是什么,然而太皇太后眸光从大家脸上扫过去,面带微笑的合上了眼。

    太皇太后走的没什么痛苦,算是含笑而终。

    所有人包括皇上在内都跪了下来,宫里的丧钟敲了足足九九八十一下,这是皇上报丧敲数目。

    丧钟传到宫外,没人怀疑是皇上没了,都跪下来送太皇太后。

    齐墨远和姜绾他们都没有出宫,在灵堂给太皇太后守灵。

    第二天一早,皇上让他们回去歇息,回去的路上,清兰郡主按捺不住好奇,问王爷,“父王,祖父让你娶母妃,你不同意,为何又求太皇太后下旨给您和母妃赐婚?”

    这话从太皇太后说出来,她就憋着想问了。

    她总觉得自己的父王不会是这样的奇葩,一定有原因。

    父王脸色微变,难怪觉得王妃看他的眼神不对劲了,和她说话也不搭理,原来太皇太后告诉她这事了。

    清兰郡主好奇,但王爷没说。

    回府后,王妃要王爷给她一个答复,因为王妃还记得新婚之夜,王爷说的话,“若非太皇太后赐婚,我才不会娶你呢!”

    这话,王妃记到现在。

    现在却告诉她,这赐婚是王爷求来的?

    王爷尴尬道,“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我哪还记得啊。”

    王妃恼道,“我不信你记性会这么差!”

    王妃是一定要弄清楚这事,王爷也不好恼太皇太后不守承诺,当年答应他不告诉王妃的,没想到临走之前还坑他一把,王爷看着王妃,道,“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就从来没怀疑过我就是当年的萧无悔吗?”

    王妃心头一震,几乎站不住脚。

    二十年前的旧事飞快的从眼前掠过。

    那一年,花灯会上,王妃逛花灯,结果花灯架子砸下来,幸得一戴着面具的男子救了她。

    男子自称萧无悔。

    后来他们在护国寺再遇,虽然没有明言,但他们都知道他们彼此倾心。

    王爷外祖家姓萧,他戴面具的时候,都已母姓示人,取名无悔,是不后悔和老国公对着干。

    他这边才有了心上人,回府就得知老国公给他定下了长恩侯府姑娘,他能同意?

    那时候王爷和老国公关系正差,老国公赞同的,他都反对。

    这才有了王爷一定要退亲的事。

    老国公不同意,因为那时候的王妃是太子妃之妹,王爷退王妃的亲,势必让太子妃面上无光。

    太皇太后知道王爷和老国公父子交恶,想着王爷还没有见过王妃,就安排他们在寿宁宫见一面。

    王爷还记得在寿宁宫见到王妃时的震撼,因为王妃和他说过自己定亲了,让他忘了她,王爷那时候还说他一定会娶她,哪怕是抢亲也在所不惜!

    那一刻,王爷才知道王妃定亲的人是他,他要抢自己的亲。

    王妃以成全王爷和他的心上人,求太皇太后退掉她的亲事,王爷当时就后悔惨了,因为太皇太后同意了。

    那时候的王爷太爱面子,尤其是不能在老国公面前丢面子,他死赖在太皇太后那里,等王妃一走,他就求太皇太后给他赐婚。

    太皇太后倒是问过为什么,王爷说他对王妃一见倾心,承诺绝不辜负王妃。

    太皇太后还训了王爷,问他心上人怎么回事,王爷只得撒谎说是骗老国公的,太皇太后猜也是如此,训了王爷几句就同意了,因为太皇太后觉得他们般配。

    王妃养了二十年的山茶花就是王爷以萧无悔的身份送给王妃的。

    王妃带着那盆山茶花嫁进了靖安王府,悉心照顾,谁也不许碰,王爷有时候高兴,有时候愤怒,有时候吃醋,还故意掰断过山茶花,惹的王妃整整一个月没搭理他。

    王爷倒是想告诉王妃,他就是萧无悔,可是每每话到嘴边就咽下了。

    因为王妃总是冷着张脸,他只能仗着太皇太后赐婚,死皮赖脸又理直气壮的住在她房里。

    这件事被太皇太后捅破,倒是去了王爷一块心病,就是王妃不高兴了,把他推出了房门,连带着被子枕头都给丢了出来。

    一并扔出来的还有那盆山茶花。

    天香院上下都知道王妃有多喜欢那盆山茶花,如今却拿来砸王爷……一个个都懵的厉害。

    当年王爷折断山茶花一根枝丫,王妃一个月没理他,这回王妃是整两个月没和他说一句话,不论王爷怎么赔不是,王妃都拿他当空气。

    王妃从未想过王爷会是当年的萧无悔。

    这么多年,王妃一直在为没能给萧无悔一个答复而愧疚,现在却告诉她,王爷就是萧无悔,王妃如何承受得了?

    傅景元和齐墨远他们知道王妃不理王爷的原因,只有两个字,“活该。”

章节目录

嫁偶天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全本小说嫁偶天成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