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我的子民们。你们的修为足够了,但是却缺少称手的兵刃,我这里正好有一柄通天彻地刃的数片残片,就一并赐予你们吧。”

    灰气无声无息的散去,那几个游仙境的反叛者醒转过来。

    一个个握着那个残缺又黝黑的短刀把手,注视着那虚无缥缈的刀身痴痴发呆,仿佛这东西非常吸引他们的心神一样。

    天亮后,两方再战。

    叶晨都惊恐于这些家伙的变化。

    这样的成长速度实在是太让人恐怖了,一夜之间冒出了那么多的游仙境不说,还普遍增强了至少三重的修为,这是如何做到的,他不敢去想。

    即使是他那样的车轮战法都不再有先前的收效,反叛者们皮厚实了不少,没有那么好击杀了。

    “死来!”

    一个被数个小队轮番攻击惹怒的家伙呲牙咧嘴的大叫着反击亲卫战团。

    黝黑的刀柄,虚无缥缈的刀身猛涨,恍如银河临世般砍下。

    “轰!”

    “轰!”

    “轰!”

    那夺目的刀光直破三支小队的三重防御,最后才在第四层防御面前幻灭。

    “好强!”

    “好厉害!”

    亲卫队伍中个个发出惊叹,这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好些人已经在考虑参加这亲卫队是不是彻头彻尾是个错误了,一夜之间敌人就变化到他们不能接受的强大程度,要是再拖延几日,那他们要怎样面对。

    连叶晨也皱紧了眉头,这也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按理说,这些反叛者实质上还是修士,怎么就能不声不响的突破一个大境界,数个小境界的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今天的西卫们表现更是不堪,上一场还能压着对方打,现在他们只能跟对方势均力敌的样子。

    本来一上场就有人使坏,像前一次那样分割对手,把对手往亲卫队那面驱赶,可他们的如意算盘还没有打响就被彻底粉碎了。

    与其说是他们分割对手,不如说是对手把他们化整为零包围了。

    尤其是那几个手握黝黑刀柄的游仙境家伙更是难缠,一刀刀下来可是超游仙境实力的攻击啊。

    好些自持防御过硬的家伙在对方的刀刃面前吃了大亏,差点被杀的丢盔弃甲。

    他们赖以自傲的制式明光战甲都不是这兵刃的对手,好些已经被砍的破烂不堪了。

    还是几个临阵的副将发现的早,才没有让他们的人深陷其中,不然真要损失惨重了。

    要是他们这种正规军被对面的乌合之众给歼灭掉一部分,那就乐子大了。

    “你们怎么看?”

    吉九虽然早有计较,还是讶异于对方的成长速度,问起了身后充当参谋的副将们。

    他毕竟是上面紧急派遣下来的,知道的情报要多的多,早有着心理准备。

    但是身后这些副将可是一直在地方,连游夜星君都不完全了解的内情,他们能知道多少。

    “这是不是对方的援军到了?”

    有人在猜测。

    “嗤,援军?难道你没有发现这些面孔都是如此熟悉吗?”

    吉九最讨厌这样的手下,不知道就不要接嘴,没人当你是哑巴,胡乱猜测有什么益处?

    更何况,都是游仙一流了,难道过目不忘的本事都还没有修炼成吗?反叛者的数量并没有显著的增加,就能猜测对方援军到了,这不是打胡乱说吗?

    更别提那些出战者都是先前那些人,又没有改变过面容。

    他可以断定这家伙一直就是在他背后滥竽充数,丝毫没有把注意力用在整个战场上。

    “大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从上面下来可有什么可靠的消息?”

    有些警醒些的已经品出了不对,开始虚心请教起来。

    “哼,还能是怎么回事?我们这个世界膨胀的太快,内核太过羸弱,没能彻底消化那些破碎世界罢了。现在是那些被消灭的敌人在反扑。正是用你们这些食君俸禄的人的时候,那里知道你们星君不配合。”

    他说起这个就来气。

    这世界势力一直就是呈金字塔存在着的。

    上层人物数量终究是少数,他们这些星君府才是最牢靠的基石,但是这也只是他以前的认知,现在他觉得这个基石并不那么可靠了,至少在他手中是不可靠的,还不如那些散兵游勇可靠呢。

    要是迟些爆发这样的反叛就好了,他也不用跑到第一线来受这份罪。

    “啊!怎会是这样的原因?那,那些仙境这个时候不是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有人惊恐莫名。

    在场的谁不知道,那些数量庞大的仙境才是彻头彻尾来自破碎的外世界,本世界都压不住的话,那些仙境里恐怕早就变了天了。

    “哼,现在你们才知道怕了吧?直接跟你们说吧,你们捏紧裤腰带过日子的时候就要来临了,没有了众多仙境的供养,你们这些家伙的俸禄很快就能把星君们的财政变成赤字。我想你们都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吧。”

    吉九发现亲卫队的攻击效果不如先前了,所以又把希望寄于在了这些西卫们身上。

    他不知道,里世界的隔膜能坚持多久,只希望不是在他这里被首先攻破就好了。

    说实话,他已经十分悲观了。

    到了他这样的境界,怎么不明白里世界才是这个世界原有的样子,那里才是真正的核心,只是这个核心远远没有达到他应该有的效用罢了。

    至于为什么会是这样,就不是他能妄论的了,也不是他现在能弄明白的。

    听到要断了他们的俸禄,副将们彻底慌了。

    讨论着要不要兵发下属的仙境的有之,争吵着要向游夜星君请示的也有。

    “好了,别吵吵了。你们推举一个游夜最信任的人,前去讨要大阵锁钥吧。我想他现在怕是也手忙脚乱的在南征北讨了,应该迫切需要我们这里的力量支援,希望我们能早点肃清这些反叛者。”

    吉九抛出了他的想法,虽然有些自私,但是不失为一个办法。

    不说他有没有尚方宝剑,但是他确确实实是上峰派来的,西卫的力量不能说撤就撤,尤其是这边的反叛力量还没有肃清的情况下,谁也不知道这边的隔膜能不能坚持的住,如果是从他这里突破的里世界,他游夜星君也要担部分责任。

    很快一名副将就化光而走,去向正是游夜星君府的方向。

    众人的视线再次回到叶晨所率领的亲卫队战团。

    蓄力许久的一方方形大印狠狠对着巨大化的一名反叛者砸下,没能建功,紧接着一道飞速窜来的猩红飞剑残影也没能斩开对方那滴水不漏的防御,这个时候身居高速运转莲花战团中心的叶晨动了。

    只见一条墨黑的霹链从莲花中心冷不丁的高速窜出,犹如毒蛇吐信一样直袭对方的眉心。

    巨大化的反叛者不知原来修习的什么功法,在短时间内得到灰气加持,突然从天仙三重跃升到天仙九重后,那一身硬化的躯壳防御已经达到了天仙境界能抵达的顶点。

    犹如巨山一样厚重的大印奈何他不得,能削金断玉的超品飞剑法宝也劈砍不开,但是碰上叶晨所发这跟墨黑霹链却犹如穿针引线一样直透对方的脑门,巨大化的反叛者躯壳整个一僵,瞬间轰然倒塌,犹如一个失去了支撑的石雕一样摔的四分五裂。

    “统领威武!”

    高速运转的莲花阵团中所有人齐齐发出一声欢呼。

    连关注这面的吉九都略微颌首表示赞许,显然叶晨这一击让他很是欣赏。

    “这家伙还真有几把刷子。一点也不像天仙一重境界的小家伙。也不知道姓吉的走了什么狗屎运捡到这样一个人才。”

    副将中一个冷眼旁观者腹诽,有他这样心思的人还不在少数。

    这已经不是叶晨第一次出手了,只要最小攻击单元两次以上攻击没有奏效的情况下,他就会实时的给敌方发出雷霆一击。

    这是没办法的选择,不能像刚才那样等到数个攻击无法凑效的情况后,让阵列接受对方强势反扑的考验。

    即使是他安排的擅长防守的天仙作为防守主力,但是由于境界差异,这边的防守在今天显得有些捉襟见肘的很,数次都差点被敌方彻底破去,伤及到防御下的友军。

    他也很腻歪啊,这样艰难的作战,他就不信吉九这个家伙没有看到,但是对方硬是没有鸣金收兵的意思,也没有派遣西卫们支援,减轻他们压力的意思。

    他知道,那家伙所谓的亲卫不过是收买他们的幌子,人家还真没有把他们的生死当成一回事来看。

    不只是他看明白了这一点,被委以重任的好些人都明了了这一点,很快各个

章节目录

都市最强仙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水月天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月天蓬并收藏都市最强仙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