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过了第四次角犬族大军的夜间袭长之后,严镜山确认自己不会死了,尤其是他率领剑营第二大队和自己的亲卫队重创了一位魔帝之后,信心更强了——当一个人由命运来摆布的时候,他茫然、惶惑、恐惧。而他一旦扼住命运的咽喉,那他就是胜利者,他就有了自信,有了意志,生活也会由无序变成有序。

    当那位角犬族的魔帝狡诈地藏身于普通魔神们的中间突然发动袭击的时候,严镜山以为自己完了。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粗心大意,死在这么一个远离家乡的岛屿上。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慕容纤纤封在一只玉佩中的一道七彩剑气蓦然射出,击退了那位魔帝势在必得的一击,而趁其势穷之际,他指挥剑阵,一举重创了那位魔帝。若不是角犬族的大军不计代价的来援,恐怕他真的能够斩首一尊魔帝。

    角犬族大军在连续几次强袭挫败后,终于安静下来了,即便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在连续的失败并且几乎搭上了一位帝境之后,他们也无法支撑如此猛烈的攻势了。

    而作为防御的一方,严镜山立即行动了起来,他带着副手柯灵一道,巡视着他们防御大阵。柯灵是吞鲸城的一个小家族出身,机智中不失憨厚,颇有阵道师的天赋,不过这家伙偏偏喜欢修行剑阵,后来依据他的天赋和本身的志愿,将其收进了剑营。

    剑营向来在吞鲸城五营当中自诩为‘精兵’,对这个出身小家族的小矮个兴趣不大,但严镜山却一眼就相中了柯灵,从剑营组建的时候开始,柯灵就不离他的左右,并且还请阵道师对其大力培养。

    虽然他论专业,不及真正的阵道师,但也有自己的专精。像他们的防御大阵,在敌人的连续攻击下,不仅能量消耗巨大,而且阵基也多有损伤。柯灵拿着阵图,认真检查每处阵基进行修复……大阵刚刚修复,角犬族大军又进行了一次夜袭,

    不过,这一次角犬族的攻击似乎没有任何力度,修复后的防御大阵岿然不动,严镜山指挥剑营反击,再次成功击退魔修们的反扑。迫得他们只能回防。

    剑营第二大队的防线是在金刚岭以北,距离金刚岭阵地约有五百多公里,是一个地势稍矮的丘陵地带,被称为‘跑马岭’。岭长两千米,宽约五百米,坡度平缓?周围林木环绕?岭上野草众生?不过现在所有的树木和植被都被削平了?光溜溜的一片?只有血腥气。

    虽然再次击退魔修们的夜袭?但严镜山并没有因此而自得?飞来岛是角犬族的大本营?到现在为止,所有的战斗都是在外围发生的?远远没有伤及角犬族的根本。

    在吩咐战士们及时休整后?他又吩咐柯灵去检查防御大阵的阵基——只要防御大阵正常运转,伤损就会下降?而且面对帝境强者?也有还击之力。

    不过,他自己去找飞碟战队的统领,尽管剑营是剑修,战斗风格强悍无匹?但是严镜山比谁都清楚协作战斗的重要性,慕容纤纤特地搞出不同的战队模式?目的可不是让他们单打独斗,而是在真正的战斗中,既凸显出专业性,又能够各个战队能力协作,其中最关键的就是飞碟战队。

    飞碟战队的统领也是朝云宗出身的一名亲传弟子,名叫林重,神尊境界。他身形魁梧,额头很宽,下巴犹如岩石一样方正,栗色的皮肤,一头微带蜷曲的黑发。他在战术方面颇有造诣,而且喜欢使用飞碟这种战斗傀儡。他曾经多次要求率领飞碟战队出击,和角犬族的飞天舰队一较高低,但被慕容纤纤否决了。不是害怕损失,而是目前不是决战的时刻。

    严镜山和林重虽然是同门,但并不是很熟。在上一次战斗中,严镜山通过衣千玺得到飞碟战队的帮助之后,两个人的交情迅速升温,经常地交流战斗心得,尤其是剑阵和飞碟相互配合的方式方法等,颇有几分相见恨晚的意思。

    虽然说是协同作战工,但飞碟战队并没有全员出动,只不过林重将指挥部移到了前线,在一处高低设置了一个‘木石潜踪大阵’,将指挥部设在那里,而所有的飞碟战队都暂时停驻在高地附近的一个峡谷当中……为了避免被角犬族锁定位置,每一次飞碟战队出击回来的时候,都会转移驻地,让敌人无从捉摸。

    如今的飞碟战队和以前大不相同,不仅仅是飞碟的数量,同时飞碟的种类也增加了,譬如用于侦查的斥候飞碟、用于正面战斗强袭的重装飞碟、用于远距离狙杀的雷击飞碟、隐形飞碟、玄武飞碟、变形飞碟等。而这次出击的飞碟,主要是雷击飞碟、重装飞碟和轻型歼击飞碟这三种飞碟组成的编队。

    永久保存书架,记录阅读历史下载(咪咪阅读)

    严镜山和林重互致问候之后,将自己驻守的位置、防御大阵的设置坐标和周围的环境告诉了林重。林重点点头,取出一幅地图,用手指在上面一划:“是这里吧?”

    “对,还有这里。下一次战斗,我会及时给你发讯号,你的飞碟战队不需要进入战场,远距离攻击就行……大约五千米左右。林师弟,如果形势紧急,我会发出红色标识符,你一定要将所有火力倾泄到防御大阵的边缘地区,不管那里有谁……”

    对于他们来说,传讯的手段很多。但是,在激烈的战场上,这些传讯手段很有可能受到驳杂的能量影响而失真或者失效,所以用特殊的标识符箓,能够起到类似于信号弹的效果。

    “我明白。”林重面色凝重的点头。

    严镜山详细地将防御大阵的坐标标记在林重的地图上,这主要是为了打击的精确,如果攻击到防御大战,那可就是乌龙了。

    在谈完公事之后,严镜山邀请林重到剑营驻地去喝一杯,喝酒不是重点,交情才是重要的。

    林重喝得不少,严镜山请他喝的是慕容纤纤酿的神仙醉,酒液进入胃里的时候,似乎没有什么,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之后,就如同体内忽然火山爆发似的,从汗毛孔里往外迸发能量光焰。这酒是慕容纤纤用来辅助修炼,剔除神体杂质的,被严镜山用来拉关系,也是无语了。

    营帐里喝得热闹,外面却开始下雨了,淅淅沥沥,散发着阵阵轻寒。两个已经达到神境的修行者,喝着酒,谈的却是杀人的事情。他们并不喜欢杀戮,但却不得不加入这场种族之战当中,用探索无上大道的智慧,研究怎么样杀人更有效,如何赢得战争。

    “狂犬号舰长克拉克,激活魔纹,准备起飞。”

    战舰引导员洛蒙的公鸭嗓子在船坞上空响起,一如往日的刺耳,克拉克习惯性地皱着眉头,开始输入魔力,引导魔晶中的力量激活魔纹——不使用魔晶直接激活魔纹,是出于安全的考虑,这样操控飞天战舰更为精准。

    嗡~

    魔纹次递激活,蓦然散发出一蓬蓝紫色的光华,战舰缓缓升起,距离地面越来越远,不多时,在他的操控下,巨大的战舰腾空而起,冲向云天。

    虽然早上无法确定全天的气象,但克拉克预感到今天的天气不好,云层厚,云底低,海面已经形成了热带暴雨。一连十多天了,什么援助也没见到,而他也只能在这附近不停地兜着圈子。

    克拉克的心中充满了复仇的怒焰!

    踏上修行一途已经八千多年,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了。他们刚离开宗门的时候,对前程都抱有十足的幻想。对他来说,一切都将重新开始,他成了一名飞天战舰的驾驶者,一名职业空中杀手。

    克拉克的身形偏向于瘦削,但不要被其外表所蒙骗,他的神躯很强大,而且为人机智聪明,对魔纹颇有研究,这大概也是他能够入选飞天战舰的舰长候选人名单的原因。

    沧元历9424年春,他和同乡好友戴肯结束在魔神兵团服役回归角犬族。当年九月,他和好友戴肯加入角犬族远征军征讨神界,二人一起加入了飞天战舰部队,并且准备趁些机会实现征讨万界的雄心壮志。他们指挥的飞天战舰列入犬牙锋战队,由汉弗莱尊者指挥。克拉克和戴肯被汉弗莱尊者的人格魅力征服,准备在这次讨伐人族的战斗中大干一番。

    飞来岛之战,是克拉克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的犹如此惨烈的战争场面,吞鲸神城的飞碟战队舍生忘死地扑向来援的角犬族援军,强大的飞天战舰接连坠落,援军中的强者被那些卑劣的人族以阵法围杀,纷纷殒落,最后虽然不计代价地杀出了重围,但军团已经战损六成,所有辎重都损失殆尽,只有七、八条飞天战舰带着轻重伤痕逃上飞来岛。

    当时,戴肯的战舰受伤,克拉克要求由他来断后,可是戴肯毅然拒绝,他泰然自若地说道:“克拉克,只有更强大的力量才能够成功突围,我会做好我应该做的,接下来,你替我打赢这场战争。”

    克拉克带着突围战舰杀出重围,而协同突围的戴肯战舰在突围之后,立即返身迎上那人族追兵。克拉克亲眼看到戴肯的最后一幕:他的那艘飞天战舰已经在突围的时候,被打得千疮百孔,能够飘浮在空中已经是个奇迹了,摇摇晃晃的向人族追兵杀去。戴肯浑身鲜血淋漓,勉强站在甲板上,周围尽是角犬族战士的尸体,当他转头看到正遥遥地望向他的克拉克时,还努力地挺直了腰身,向克拉克挥了挥手,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几个呼吸之后,戴肯驾驶着他的战舰冲进了一片璀璨的星云当中!

    汉弗莱尊者死了,和几位护法族老一同战死,他们所驾驶的旗舰坠落,沉没在无穷深的海沟之中。好朋友戴肯也死了,这让他觉得生无可恋!

    他要复杂,这是角犬族人之间那种人类难以理解的感情。当然,克拉克从来也没有想过,被他和他的族人杀死的那些人族,是不是会向整个角犬族复仇。

    此刻,他驾驶着飞天战舰在飞来岛西北方向的天空中进行战斗巡逻……嗯,就是寻找战机。

    他比较喜欢在云层中飞行,巨大的战舰在云层中隐现,有种君王巡游的感觉,也有一种神秘感。他不喜欢云层之上,那片蔚蓝象征着和平,而在他的世界中,血与火才是永恒的主题;他也不喜欢距离海面或者陆地太近,他驾驶的可是飞天战舰,高度太低,不仅影响战舰的机动性,而且会让他和他的座驾成为靶子。而在云中飞行,里面气流紊乱,战舰十分颠簸,可以令他和战士们的神经始终处于战斗的临界状态。

    他喜欢自己的战斗伙伴,它那光滑顺畅的流线型胴体,精妙绝伦的魔纹设计,真是一条不可思议的魔龙。那位卓越得炼器宗师卡夫瑞魔帝,绝对是一位天才,竟然将这种大杀器构造出来,真是一个奇迹,在战场上几乎可以横冲直撞,没有任何一艘人类战舰是它的对手。

    战舰终于冲出云层,回头望望已经开始向远处飞去的白云,他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现在是清晨,海面上一无所有,从上方俯视,就跟静止了似的。

    “都打起精神!”

    发现船员们有些懈怠,他微微蹙起了眉头,大声道。

    在距离飞来岛一百七十里地的位置,又飘来一片云彩,克拉克毫不迟疑地指挥战舰钻了进去……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一个人在盯着他。确实有一个人,可是克拉克暂时还不知他是谁,在哪儿。

    不过,这难不住他,就在战舰逐渐隐入云彩的时候,他突然指挥着战船原路倒飞出来……立刻,他看见一架碟形飞行器正追踪而来。

    “是飞碟!”

    克拉克的脸色立即难看了起来,他认识这种人族的飞行法宝。

章节目录

驭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曾经的青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的青柳并收藏驭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