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这是你说的,从今天起,我叶锦程与……”

    “好了,锦程,不要听你奶奶的,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想再听到谈论这件事,微儿,明天约个时间,去把孩子做了。”

    叶老爷子可能是累了,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題了,从沙发上站起來打断了叶锦程的话,也给了决定性的一句话。

    最震惊的莫过于李微儿了,她沒想到,一直沉默只听奶奶的爷爷,这次居然毫无顾忌的帮了锦程哥哥,竟然让她去打掉孩子,偏袒李倩雪!

    叶老太也是沒想到,一直站自己身后支持自己的老伴居然在这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气的她一脸铁青。

    “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不管是华强还是锦程,他们说的都沒错,你已经毁掉了华强的一生,不要再让锦程重复他的路了,当初不是华强放不掉这荣华富贵,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离开了,这个叶家沒人继承,他在尽孝,可是你却在用权力逼他。”

    “不是每个个都会是华强,有我和华强在你的强势生活已经够了,我们绝不会让锦程再那样,我更不要锦程因此而过的不快乐,我也不要我的孙子孙女沒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微儿明天去把孩子做了。”

    “如果我不同意呢?”强势了一辈子的人,怎么可能瞬间就改变过來呢?

    叶太太仍是不服,她仍过不去心里的坎,去接受一个仇人的女儿。

    “如果你想老年了,众叛亲离,你可以继续只顾你自己的想法。”说完,叶老爷子直接上楼了。

    扑通一声大响,叶老太太直接晕倒在地。

    “奶奶!!”

    客厅里,一片大乱,锦程背着叶老太太就直奔医院。

    叶老太太气急攻心住院,医生说受不了刺激,不然情况很危险,考虑到她的情绪,倩雪并沒有出现在病房,只是每天按时给她熬汤送去,再由继母给她。

    同时,她还让小睿带着小暖有时间就在医院陪叶老太。

    这天。

    叶程集团。

    “总裁,李微儿小姐说要见你。”办公室里,休假归來的小文回复了好气色,职业化的向叶锦程汇报完一天的工作后,第五次向他报告着。

    今天一早,李微儿一早就來了叶程,但总裁不见,所以她一直等在外面,也不走,只说要等到总裁接见为止,所以小文只有不同时段的进來汇报。

    “你的事情处理好了?”叶锦程并沒理会小文说的,反而破天荒的主动问起小文的个人生活。

    小文眸一黯淡,随即恢复光彩,“处理好了。”

    “既然如此,那就行了,不管怎样,这个世界上总是沒了谁都能活,不要因为一个不可能的人而浪费自己的大好青春。”

    “他离开了,只是让我给他一个期限,一年,但我并不打算等了。”说起这话的时候,小文的心里满是苦苦涩,他总让她等她。

    一年又一年,等的她的大好青春都快沒有了……

    “嗯,或许每一次的等待并不是无限延续,有时候,在你不报希望的那一次,却是改变命运的时候,既然这么久都等了,为何不再我一年?”

    “总裁,你?”

    叶锦程的话,让小文有些惊讶,一般总裁是从不过问这种事情的,为什么现在他会主动劝她不要放弃?

    “不要问我,跟着你自己的心走,去叫她进來吧!”

    “……哦。”

    跳跃似的话,让小文沒办法再问出接來的话,只得出办公室。

    一张b超单,摆在叶锦程的面前,上面赫然写着‘李微儿’三个字,怀孕周期,9周。

    如果照那次的时间來算,还真的吻合。

    幽深的眸一冷,“你想说什么?”

    “锦程哥哥,我……”

    “不要那样叫我,只会让我觉得恶心。”叶锦程丝毫不顾一个孕妇的情绪,冰冷的打断。

    李微儿的面孔瞬间苍白,但她还是快速的恢复了过來,“好,叶……锦程,我给你看这个,只是想告诉你,我们的宝宝非常的健康。”

    “我们的宝宝?”听到这句,叶锦程忍不住讥笑。

    李微儿以为他这表情只是不要这孩子,心里一阵落寞闪过,但她仍十分坚强,“我知道你不会接受这个宝宝,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有他的存在,我不会破坏你的婚姻,我只想要生他。”

    起身,李微儿拿着b超单要转身离开,却被‘砰’的一声惊到, 回头。

    只见叶锦程扔出一撂照片,有些照片闪开,李微儿看到照片上两个赤,裸的身躯紧紧相缠在一起,有拥吻的,有拥抱的, 有翻滚的……

    李微儿的脸,已经惨白到一种程度,她惊恐的抬头看着叶锦程,“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叶锦程勾唇反笑,指着照片道:“李微儿,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念你是真心为奶奶好,所以一直沒有说,你以为我叶锦程能随便被戴绿帽子吗?十八岁那年我就不多说了,从到到尾我和你根本就沒有发生过任何关系!”

    “你爱我,我承认,但你在爱我的同时又与不同的男人发生着各种关系,你是一个喜欢被男人捧在手心的女人,又怎么会甘心这么多年寂寞的生活?”

    “你,你怎么知道?”她一直很小心,为什么他能知道,孩子不是他的,她和别的男人有关系,为什么?

    “呵,我说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以为你自己会知难而退,沒想到,你沒有一点毁改,从今天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虚伪的嘴脸,不要再去哄骗奶奶,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哗地一,叶锦程将照片全部扔到地上,那一张张恩爱的照片,里面不同的男人,让李微儿羞耻不已。

    “叶锦程,就算你不爱我,但你也沒有必要这样羞辱我,我的孩子不是你的,你认为奶奶能相信你吗?奶奶现在的身体情况不能受刺激,除非你不要命,那你就去说,否则,你还得做我这孩子的父亲!”

    “是吗??”

    忽然,门口响起一道苍老且愤怒的声音,紧接着,叶老太在继母和倩雪的陪同一起进來。

    醒來后,她就是怕自己昏迷的期间锦程让微儿打掉了孩子,所以第一件事就是不顾一切的來这里,不巧,正好听到这些。

    她的确是受打击,但不是因为李微儿的背叛,而是气极她这辈子也有看错人的时候。

    “奶奶……”

    叶老太太的出现,李微儿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

    只见叶老太手一扬,狠狠一巴掌打在李微儿的脸上,“贱人,亏我把你当孙女般疼爱,从今以后给我滚,这辈子你都不要想我帮助你那残废父亲重振李家。”

    “你也别想随便带个种就赖锦程,我家锦程这辈子只有一个妻子李倩雪,我们叶家也只会认从倩雪肚里出來的孩子,你给我滚,贱人!”

    一年后。

    法国浪漫之都。

    爱之春,,春季流行设计大奖。

    会后采访。

    zz:“新,xi小姐,请问您在一年的时间就成为顶尖设计师,并且在这次有许多前辈们的比赛中夺得冠军有怎样的心情?”

    新:“其实我沒什么特别的心情,只是很感激。”

    zz:“那xi小姐,请容许我这样叫您,在您这次的比赛中,您以四季的春做主題,并用重生两字做灵感,请问这后面有什么故事发生吗?”

    新:“其实并沒什么,只是以前做了一些错的选择,我用了一年的时间让自己重生过來,我在夏天离开,所以选择了在春天重新启航,就是这样。”

    zz:“那xi小姐,你这个作者名有沒有特殊的含意呢?”

    新:“意义啊,估计是希望我重新好好的生活吧,这是我未婚夫给我取的,嘿嘿,回家问了他之后我再告诉你详细的。

    zz:“呵呵,好的,xi小姐,现在的你已经算功成名就了,接來是不是准备和你的另一伴携手走进婚姻殿堂呢?”

    新:“嗯,这个会提上日程,毕竟我也这么大了,是该走那一步了。

    zz:“在领奖感言上,你用中文讲了一个人的名字,那是谁,和今天你答应我们采访但要提供连线给中国的某家杂志有关系吗?”

    新:“嗯,有关系,那是我的好姐妹,我今生最好的姐妹,她有一个杂志社,我早前答应过她,如果我成功了,一定要让她成为中国第一家采访的对象,笑。”

    zz:“那xi小姐,你的婚礼会在法国举行还是要回到国内,听说你的未婚夫是你的知己也是陪你走过人生低估的恩人,你很爱他。”

    zz:“xi小姐,我这里有一组照片,不过只有看到你未婚夫的侧脸,照片中你在他的怀中笑的十分开心,看的出來他很爱你。”

    新:“对,遇上他之前,我的爱情只有我在附和,和他在一起后,我非常,非常的幸福,因为在他面前我可以像个小孩子,他宠爱我所有,所有的一切。”

    ……

    嘭!

    摇控器砸向液晶挂壁电视的声音,某高楼大厦的最高层正在看新闻,无意转到这则新闻上,电视里的主人公,以及那张刺眼的照片。

    女人,一年的时间不见,你就已经找到真爱了吗?

    你已经和倩雪有联系了是吗?

    那为什么,我不知道?

    “总裁,你怎么了。”这时,手捧一个文件夹挺着大肚子的女子走了进來,看到已经碎掉的电视,还有满地的碎片,一阵害怕。

    被叫总裁的男人瞪了她一眼,突然阴恻恻的道:“你知道那个女人的消息吗?”

    “那个女人?哪个?总裁,我还是先向你汇报明天的日程吧,明天开始我要请假十天……”

    “安拉,别跟我装蒜,严希雅那个女人的消息,你知道吗?”李晚阳的愤怒已经到达一个顶点,刚才他看的新闻已经是上周的了,也就是说,这个女人说要和别人结婚已经是上周的了。

    保不准现在已经结婚了!!

    “哦,希雅啊,我知道啊,我就是要请假去参加她的婚礼啊!”

    “你说什么?”李晚阳猛的站起來,黑沉着脸快步走到安拉面前,死抓着她的手。

    “疼,疼……”

    安拉一阵惊呼,“总裁,我可是孕妇,不要对我对粗,要坐牢的。”

    “少废话,你说她要结婚,在哪,什么时候?”

    “后天啊,我今晚的机,听说希雅的老公对她特别特别的好,上次和她视频,真的好幸福,好幸福啊,希雅总算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啊……总裁,疼。”

    李晚阳不但沒放,反而抓的更紧,“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都知道啊,我因为工作的关系都晚了,倩雪他们早带着孩子昨天就过去了,希雅说我怀孕本來不让我过去的,可是我好想……”

    “该死的,你的机票呢,给我!”

    法国。

    某美男驾着车狂奔在马路上,因为延机,本來昨天就要到的,结果却晚了一天,猛男在马上一阵狂奔,不顾闯红灯开国际红灯。

    严希雅,那个女人,竟然在成功后不回国,要在法国嫁人,该死的!

    这一年,她消失的彻底,就算他动用所有能力去找她也找不到,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倩雪一直和她有联系,并且是他们阻挡了他找人的脚步。

    李倩雪,该死的,等我把严希雅找回來,非找你算帐不可!

    效外,某婚宴现场,一切准备就绪,宾客全部到齐,现场响起浪漫的音乐,身着白色婚纱的女子已经站立场中,幸福的微笑着。

    忽然,一辆名牌车子直冲进会场,紧接着从车上冲出一个帅到爆,但因为着急头发稍显凌乱的男人。

    “严希雅,你是我的女人,要嫁只能嫁我,怎么可能嫁别人?!”

    “唉呀,新郎终于來了,赶紧吧,别错过最佳时机了,把新郎服装拿來!”

    “不要准备了,新郎身上的黑色西装就正好,直接开始仪式吧,不然误了吉事不好……哎哎,你们要做什么,要带我去哪里!”李晚阳一阵犯懵,他是來抢回自己女人的,可是他们为什么将她往红毯上拉?

    前面那个美的不可方物是严希雅?他早已,却不承认的严希雅?

    为什么,她伸出手,冲着他幸福微笑?

章节目录

绯闻前妻,宠你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绯闻前妻,宠你上瘾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