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际大海,上空无数黑点,却是海鸟来去。wap.23us.com(手打小说)漫天霞影下,一道人影负手立于海边岩石上映着夕阳,浑身被镀上了一圈华丽的金边。

    少女御剑而来,远远望着他发愣。

    他却发现了,转身,“水仙”?

    那一抹微笑比霞光更温柔,少女的脸被映得红了,比初开的桃花还要娇艳,她慢慢地走上前,抿嘴笑了下,神色不太自在,“师父。”

    白衣仙人抬起一只手,替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丝,柔声责备,“这几天都去哪里了,叫为师着急!”

    少女顺势抱住他的手臂,“师父不是说要下个月才回来吗?”

    “为师说下个月回来,你就可以乱跑?”

    “师父等了我多久?”

    “三日。”

    “一直在这儿等吗?”

    “你说呢?”

    师父这三天都站在这里等她?少女既是喜悦又是内疚,“水仙再也不乱跑了。”

    白衣仙人不动声色地问:“近日陪你玩的人是谁?”

    师父怎么知道?少女愣了下,照实答道:“是妙音谷的少谷主,叫竺汀,我前日遇见他,他邀我去妙音谷玩了几日。”

    见她没说谎,白衣仙人面色好了点,“说了多少次,不得随意结交外人。”

    “他又不是坏人,”少女嘀咕,拉着他道,“师父明白也跟我去看看他吧,他真的很有趣。”

    “明日我们就要启程离开这儿了。”

    “这么快!可是我都答应他了,他还说要说我一台好琴呢!”

    白衣仙人皱眉,“不听话吗?”

    每次她认识新朋友的时候,总会被师父以各种理由带走,少女虽有不舍,可是她知道师父在生气,只好委屈地答了声“是”。

    “天快黑了,我们回船上去吧,”白衣仙人安慰,“听话,将来师父会替你找一台最好的琴。”

    少女应了一声,任他拉着朝船上走。

    从小到大,他给她的每件东西都是最好的,他是那样宠爱她,可是他始终不明白,她想要的不是琴啊。

    竺汀的话在耳畔回响,她忽然觉得被他握着的那只手很烫。

    第二日清早,师徒两个乘了大船起航,进行漫无目的的旅程,数月之后抵达北海。时值冬日,北海上漂浮着许多厚厚的冰块,到傍晚,师徒坐在冰上看海豹猎食。

    “水仙不喜欢这里?”

    “没有。”

    这几个月她都没精打采的,与往日大不相同,白衣仙人沉默片刻,将她搂入怀里,“怎么闷闷不乐,还在为竺少谷主的事生气?”

    很久没有被他抱过,少女心情好了起来,终于开口道:“师父为什么不让我跟别人往来?”

    “有师父陪你,不好吗?”

    “好……可是师父不在的时候,我一个人真的很无趣。”

    “今后师父去哪里,就带你一起去。”

    “真的?”

    “真的。”

    少女没有喜悦,迟疑半晌,忽然鼓足勇气道:“师父要这样留我一辈子吗?”

    白衣仙人愣住。

    十几年,她一直高高兴兴陪伴在自己身边,难道如今她有了什么想法?

    “你不愿意陪师父了?“

    “我没有!”少女连忙摇头,脸渐渐红了,“我……我只是……”

    他微笑打断她,“水仙愿不愿意帮师父做一件事?”

    这么多年都是师父宠着她,为她做了很多,她还真的没替师父做过什么事呢,少女立即起身,“当然,师父要我做什么?”

    “北海里盛产冰灵芝,为师很早就想要一朵了。”

    “这点小事,师父不早说!”少女飞快站起身,捏起避水决,冲他嫣然笑了下,以一个漂亮的姿势跃入水里。

    确认她消失,白衣仙人也缓缓站起身,“竺汀?”

    结界撤去,一名二十几岁的年轻公女在外面恭敬作礼,“雪仙尊在上,妙音谷竺汀有礼。”

    白衣仙人淡淡道:“为何一路跟随我师徒二人?”

    知道被发现,竺汀有点尴尬,语气倒也镇定,“晚辈追随至此,是想见水仙师妹一面。”

    “她不在。”

    “晚辈对水仙师妹是一片真心,求仙尊成全。”

    一片真心?白衣仙人目光冷了。

    竺汀脸微热,再行礼,“晚辈知道,仙尊担心师妹受欺负,但晚辈保证……”

    “看在竺谷主面上,今日不与你计较,”白衣仙人打断他,“再要纠缠于她,休怪我不留情面。”

    顾及他的身份,竺汀自认很低声下气,想不到仍遭拒绝,他本就年轻,终于也忍不住顶撞道:“她只是仙尊的徒弟,仙尊如此不通情理,未免太过。”

    “放肆!”

    “晚辈斗胆,她并不是以前那位水仙师姐……”

    话音未落,就有一股强大力量迎面袭来,竺汀虽早已在防备,可事到临头仍闪避不及,被击得飞出数丈,终于坠海。

    “竺师兄!”一道白影自海里跃起,过去将他捞了上来。

    受伤不重,却得佳人相护,竺汀心中暗喜,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又觉身体悬空,接着就扑通一声重新坠入海里。

    “你并没有师兄。”淡淡的声音里,结界重新设起。

    被强行摄回,少女红了眼圈,跺脚,“师父为什么要这样?

    “他不安好心。”

    “他只是喜欢我!”

    “混账!”白衣仙人微怒,“不知廉耻,还不给我回船上去?”

    头一次被他骂,少女愣了半晌,哭着跑了。

    黑夜,风里透着无数冰寒之气,少女仍抱膝坐在船头,不肯说话。

    白衣仙人站在舱门口,有点无奈。

    遗忘,提心吊胆地守护……她承受的一切,如今要让他也亲自经历一遍,这就是上天的惩罚。

    她注定不能再修得仙骨,全凭他的法力替她续命,正如前世她为他所做的一样。而今他四处奔走,遍寻天下注颜之药,因为知道她的心结,她绝不会愿意以一副衰老的面容来陪伴他。

    可是现在趁他不在,她竟然和那竺汀来往,几个月还念念不忘,难道她喜欢上竺汀了?

    眼一冷,心一怒,他直接将她摄回舱内。

    少女惊回神,咬着唇又要往外走,可惜门口早就设置了结界,怎么走那是徒劳,气得她大声抗议,“师父这样关着我,不如让我死好了!”

    死?她敢用死来威胁他!他冷冷道:“现在就想走了吗?”

    她挑眉,“对,竺汀喜欢我。”

    他噎了噎,怒道:“走出这门,就别再回来!”

    她赌气,“我才不会回来!”

    他当真怔住了。

    不回来,她说不回来?在为他做了那么多之后,她不肯再喜欢他,要彻底放弃他了?

    俊脸惨白,双目失神,从没见过师父这样子,少女半是害怕半是内疚,心里却莫名有一丝喜悦,上前欲安慰他,“师父……”

    冷不防那人忽然伸手,狠狠地将她拉入怀里,低头就吻住了她。

    师父在做什么?脑子里乱成一团,少女睁大眼睛,下意识挣扎,由于唇被堵住,只能发出呜呜地声音。

    很奇怪,身体开始变软,毫无力气,唇舌纠缠,好像很久之前就有过这样的感觉,非但不想抗拒,反而令人沉醉,不愿醒来,期待着想要更多……

    双臂情不自禁去搂他的颈,主动回应。

    师父!他是师父啊!犹如当头一棒,少女惊醒,有点惊慌,略略用力咬破他的唇。

    痛,终于让他寻回理智,抬脸离开。

    “师……师父。”少女满面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愣愣地看着她半晌,白着脸缓缓后退几步,然后匆匆转身,逃也似地出门去了。

    手指轻抚唇瓣,还留有他的味道,少女脸颊一片火烧。

    没有生气,她是故意的,其实她并不是在气他的控制,而是气他把她关起来,却仍无半点表示。竺汀的表白勾起了她内心潜藏的期待,只不过她一直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再加害怕做错事,因为他是她的师父,她 >><center>(本章未完......)

    

章节目录

重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蜀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蜀客并收藏重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