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松除了上课和管理驾校,其他时间都在培训学校度过,周末的时间他就帮语舒带思语和完成作业,日子过得悠闲自在,语舒感到轻松许多,而且,感到非常心安,国松的体贴让她感到非常幸福。

    国松对语舒家非常熟悉,除了装有黄曦遗物的卧室,他已经可以自由出入任何一个房间,语舒很多事情也不回避他,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们是姐弟,思语也很喜欢他,前后跟着他,叫他哥哥,有时候,他会逗哭思语,又会逗笑他。

    思语明显变得开朗调皮了,有时候语舒的话他也不听了,语舒知道这就是国松影响的结果,但她感到十分高兴,因为,这正是一个爸爸应该给男孩子正常的男人的影响,这也是语舒非常需要的,所以,尽管,国松一天到晚在家里会给她带来很多不便,但她还是尽力去调整,甚至改变多年来形成的一些生活习惯。

    半个月以后,她就习惯了国松总在身边的生活,由于总在一起,他们之间少了很多客气,多了一份随意,她经常分派他干这干那,国松总是乐癫癫的去干。思语睡着了以后,语舒总会赶忙洗衣服,做家务,国松除了帮她干活,很多时候,总会给语舒来个公主抱啥的,语舒感到很幸福,他们亲近的时间就变得多了起来。

    子豪回国以后,就带着嘉悦来看望思语,国松正在语舒家里同思语游戏,他看见语舒看国松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意,他心里醋意大发,脸色就显得很难看。嘉悦专门观察他的表现,看着他黑沉的脸,开心的笑了。

    他实在忍不住,就对语舒说:“语舒,你能让赵国松先回去吗?我有话同你说。”

    语舒原本不高兴的,想到他才从国外回来,就对国松说:“国松,实在不好意思,你先回去,明天再来,我们这里有点事情。”国松说了“再见”,就走向门口,思语还追着他不让他走,子豪赶忙抱住思语,思语就哭了起来,子豪将孩子抱到阳台上哄他,思语使劲儿地哭,子豪哄不好,就说:“你再哭爸爸就打你!”

    语舒害怕他真的打思语就想接过孩子,结果子豪还不给,说是要好好的教育教育这个不认老子的东西,嘉悦一看,怕他真的打孩子,就过去让子豪把思语给她,子豪只好将声嘶力竭的哭着的思语递给嘉悦,嘉悦哄着他说去看看心雨妈妈,就将他抱到心雨家去了,也是为了给子豪和语舒留下空间,让他们好好沟通一下。

    嘉悦一出门,语舒就铁青着脸,喊子豪去沙发坐,她有话同子豪说。子豪刚好也有话同她说,就都坐到沙发上。

    语舒尽量以平和的语气说:“子豪,我们都冷静一下,我们理智的沟通一下,首先,我检讨一下,我没有把自己跟国松恋爱进展情况告诉你,更没有把对思语的教育构想与你沟通,所以,你一下心理上适应不了。你能这样生气,我一方面心里很不舒服,另一方面,又感到很幸福,因为,说明你仍然关心我和思语,但我请你以后,我们之间无论发生多大矛盾,千万不要拿孩子出气,这孩子就是我的命,谁对孩子不好,我就以命相拼!把孩子教育好,希望孩子健康成长,成为有用的人,是我们共同的愿望,我原本等你回来,就要与你好好商量一下的。你今天心里不舒服,主要不是因为孩子,主要还是国松,你无法接受他走进我的生活,因为你仍然爱着我,可是,子豪我们应该理智面对这个问题,你很快有自己的爱情、婚姻和家庭,我为什么就不能有自己的爱情、婚姻和家庭呢?你与嘉悦出双入对,我干涉过吗?为啥我一谈恋爱你就不爽了?我们恋爱一场,尽管,我没有嫁给你,但我给你生了个孩子,也算对得起你。我想就我们的关系应该有个约定,以免发生像今天这种恶性事件。”

    子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今天我有些冲动,请你原谅,我们之间是需要有一些约定的。”

    语舒说:“我们的情感关系,随着嘉悦的出现,就应该结束了,所以,我们以后不要干涉对方的爱情、婚姻和家庭,看得惯,多来往,看不惯,少来往。我们共同的孩子思语,在他的教育培养上,我们商量着来,他现在非常需要一个爸爸给他男子汉的熏陶,可是,你有时间经常陪伴他吗?很显然你不能经常来陪伴他,所以,只能由国松来影响他,国松阳光快乐,又喜欢思语,他带思语是给你帮忙,你怎么能讨厌他?思语行为习惯的培养,我非常注意,所以,一定会把他培养好的,将来有很多方面需要你帮忙,我会给你说的,我想我们共同努力,一定会把他培养成一个优秀的孩子。我跟国松目前也就是拉拉手,偶尔,他吻一下我的额头和脸而已,还没有发展到更深入阶段,如果有一天,我决定把自己完全交给他,我一定先告诉你,你说好不好?”

    子豪听语舒说的有理有据,而且,很重视自己就感到很欣慰,就笑着说:“我同意你的约定,有事情要及时沟通,我今天有些失态,你不要多心。”

    语舒笑着说:“今生能遇上你是我的幸福,所以,我心中总会牵挂你,理解你,宽容你,我不会多你的心的。思语现在已经有点儿调皮了,男孩子将来免不了会不听话,要打他,我不会溺爱他的,该揍他的时候,我会交给你好好的教训他的。”

    两个人达成共识以后,又和好如初,子豪说:“语舒我知道你扶养教育思语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可是,我有时候也不方便,上次在你这里吃了顿午饭,嘉悦不知道怎么知道了,就吃醋了,所以,以后,会来的更少。”

    语舒笑着说:“她捍卫自己的爱情,也没有错,你也不要跟她吵,这说明她爱你,你看她今天表现得就非常好。

    子豪笑着说:“我们前世肯定是仇人,所以,今生你这样报复我,这里面就是亏了嘉悦,所以,我就要多关爱她,心痛她。”

    语舒温柔的眨着大眼睛问他:“在国外,你是想我多一些,还是想嘉悦多一些?”子豪笑着说:“不能告诉你,你这也是一个坑呢。”

    语舒笑着说:“所以,你是个木头,你要很好的对嘉悦,只有嘉悦把你当个宝。我就不相信你不想我。”

    子豪说:“想你呀!有什么用呢?我更想嘉悦一些。”

    语舒走过来,小声的说:“抱抱我,偷偷的抱抱。”子豪就将她抱在怀里,吻了吻她的脸,然后,让她起去。语舒起来后,拉子豪起来,一起去心雨家。

    他们进来,思语正在玩积木,嘉悦正在跟心雨说笑,看见语舒和子豪笑着走了进来,笑着问他们:“你们吵好了?看来,你们谈的很愉快呀?”

    语舒走到嘉悦身边,拍着她的肩膀说:“嘉悦,谢谢你,我们没有争吵,心平气和沟通好了,达成了共识。”

    心雨笑着说:“尽管,子豪回来,没有给我们买礼物,我们还是招呼你们吃顿中午饭,给你接风。”

    子豪和嘉悦都看着语舒笑了起来,语舒不知道他们笑什么,就茫然的看着他们,子豪说:“我们是给心雨和新宝带了礼物的,拿进语舒家以后,她一股脑儿都收进去了,所以,我们来心雨这里就没有礼物了,原本打算买了礼物明天再来心雨家的,可是,嘉悦就先来了,所以,就是两手拍巴掌来了。”

    语舒也笑得蹲在地上了,她说:“我也没有看有些什么东西,因为,你们每次来买的东西多,我就以为都是送给思语的。”

    语舒拉着嘉悦的手让她去拿给心雨的礼物,子豪说:“她不知道哪些是送心雨他们的,我去。”

    嘉悦说:“算了,明天再买礼物,那些就留给思语。”

    子豪说:“有些东西语舒能用,有些东西语舒用不上的,我去拿来。”

    礼物拿上来以后,子豪将有一包东西递给心雨,另一包递给新宝,还将新宝拉进卧室,两个男人在卧室嘀嘀咕咕半天才出来。

    嘉悦笑着说:“你看他们两个男人还说悄悄话。”新宝说:“我跟子豪也是闺蜜呢!”

    嘉悦说:“你们两人恶心啵?”心雨和语舒相视一笑,心照不宣的认为,他们叽咕半天,肯定子豪给新宝买了男人用品。

    新宝姨妈在厨房做饭,弄了满满一桌子菜,大家围拢来,斟上酒以后,大家正要喝酒,嘉悦指着子豪,子豪立马想起来了,赶忙说:“我们要备孕,不能喝酒。”心雨说:“你们没有结婚,备个啥孕?今天先喝几杯酒,明天再开始备孕。”

    语舒笑着说:“马上春节,喝酒的机会太多,不如开年了,春暖花开的时候再备孕,今天先喝。”嘉悦和子豪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就开始喝酒。

章节目录

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妙语著华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妙语著华章并收藏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