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我喂你水喝吧!“此时呆瓜端了碗热腾腾冒着烟的水,热气氲氩地模糊不清的脸!

    "行啊!呆瓜,这么有心机,这种事情,还是孙爷来吧!"孙执意敲着他的脑仁,并抢走他手上的碗!

    "那个,也太烫了吧!"王小瑶弱弱的发了个声!

    呔!那个,小爷,难道不知道吗!孙孙执意连忙把快端到谢休明鼻子的碗收回来!

    谢休明看着眼前三个活宝,眼睛里闪过春晚花开后的笑意!他不知道,心里撬得紧紧的贝壳了又开了一条缝!

    待水冷了一会后,孙执意看着眼前的人递过碗,朦胧地雾气让他看不清他的脸,只见性感的喉咙滚动了一下!

    孙子一不自在地咳了咳喉咙:咳咳,那个,小爷就直说了,早上要你当我师傅的事不是说说而己。既然现在你接过了我的碗,那么就是我的师傅了

    "还有俺这水是我倒的"呆瓜一脸庆幸的拍着脑瓜子!

    孙执意听到微不可及的“嗯”,他忙拍着桌子惊喜道"你同意啦!"

    谢休明感觉身体好了一点,并不理会他们,掀开帐篷看着远方的大漠,风此时又起了,吹着他的衣角,此时神行有些恍惚不明!

    “哎,师傅去哪,等等小爷哩!"孙执意猛扑到谢休明的后背!

    只见谢休明身体一闪,“嘭”他直直得扑向地面,来了个大象吸土,他悲伤的捂着自己的鼻子哀嚎道:小爷,这是什么命啊?上次被那男的打得毁容,好不容易恢复,这是又毁容了!

    后面的呆爪和王小瑶捂着嘴相视一笑!

    “孙子,你干嘛又趴在这里吃土"凌如兰没好气看着眼前狼狈的人!

    她转过身看着眼前一脸风轻云淡的人,心里吐糟:这种人冰冷冷的,也不知道哪个倒霉姑娘被他看上!

    然而,谢休明并不知道凌如兰此时心里的想法,他只是想再尝试一下,看看到底自己能不能克服!

    因为,作为防御型的顾家军必须具备:所有的训练都是在洞里秘密操作的!为了机密起见!

    他必须克服恐惧,游刃有余去训练,而且熟悉各种操作,才能和顾哥哥一起并肩作战!

    黄昏初微,-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此时谢休明正在去找那个老兵,申请再试一试!

    只见那老兵捯饬捯饬着眼前的防御军器,对着眼前谢休明叹会说:“瓜娃子哩,你真的不适合,何必为难自个呢?"

    此时谢休明眼神坚定地说:"让我再试试吧!"

    那老兵摸了摸垂到与头发平肩的胡子,和蔼的说:不是老头子,我不愿意,其实孙中将走的时候嘱咐老头子希望你能克服!

    “如果你想试试的话,随时都可以!"

    此时,夕阳的余晖早己暗淡,透着丝丝寒意!

    瓜娃子哩!你真要进去吗!此时那老兵看着谢修明脸色,又开始苍白,好看的唇角也失了血色!不免担心起来!

    谢休明看着眼前的洞口,还是如之前看到的那么黑暗潮湿,!只见他喉咙滚动着,眼眸愈发黝黑深邃!

    真的不行吗?

    他刚进洞口,就又一次感觉血腥味扑鼻而来,浓重的,血迹滴滴哒哒哒…一下又一下,敲在他的心脏处,还有小孩呦哭声,剁肉声,哒哒脚步声。

    他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胳膊,不敢闭眼,也不敢挪动,双腿绷得像木头般,僵硬笔直。洞里的声音愈发强劲,只觉得大脑嗡嗡作响。一波波寒意从脚边袭上来,越过大腿,越过小腹,越过胸口、头顶。

    "瓜娃子,瓜娃子哩,看着眼前的人一动不动地蹲在地面"!那老兵焦急得直跺脚,都怪老头子心软哩!

    昨夜的风,咋夜的恐惧,与昨夜坚强的自己。

    待谢休明再一次睁开眼睛,是在自个的帐篷里!此时他耳边嗡嗡作响!

    旁边的帐友嘲笑声尽数传入耳!

    "哟哟,这小子,平时看着清高得不行,竞然被吓着了。"脑门夹看着眼前的人脆弱中带着一股不明的魅力:脸色苍白,正睁着迷茫眼,显然还没缓过劲!

    留情故意放大嗓门:“可不是吗,听说是怕黑,然后吓尿了!“

    “老子觉得吧这小子长得又娘,又怕黑,说不定每天晚上睡觉后都偷偷哭鼻子呢!"

    "可不是吗?"

    “哈哈哈…”

    此时,谢休明听着他们的嘲笑声,并不表态,他翻身转到另一边,只是手上多了些青青紫紫的指甲印!

    又是平平淡淡的一天过去!此时,呆瓜正附到孙执意的耳边:孙爷,师博这是怎么了,怎么这半个多月来都皱着眉头!

    小爷也感到奇怪,孙执意看着不远处白衣公子,敲着碗块不解道:…武也不练了,除了一曰三餐见到人,其余的时间都闷在帐篷里!

    根据老兵所述,再加上小爷猜测:应该是为了能够在黑暗又密封的环境中呆久点,早日进入顾家军!

    这时,来了一位秃顶鸭犁脸,走起路来昂昂有力的。

    “明天就是三大军营交流切磋的日子了,大家淮备行囊,一小时后出发!

    为了不给风云区丢面子,你们可争点气!听清楚了吗!"只见那位监军正嚷着大嗓门,后边板着手!

    众士兵放下手中的碗,也大着嗓门回应道:"听清楚了!"

    谢休明神情柔化,不知道在想什么?也许,是想起了那个让他柔情的那个他…

    此时,呆瓜眼尖地看到不远处地师傅嘴角微微上扬,冲淡了躁热的天。他有些呆气地捧着碗:"师傅可真是好看啊,觉得自已又可以多吃一碗饭了!"呆瓜不懂的是,这应该称为秀色可餐!

    济胜区内,只见黑衣男子腰板挺得直直地,看着场地上那些耍滑偷懒的士兵,眠着薄唇,一脸不快!

    "老子才不干"那位士兵扔掉手中的靶子,还愤愤不平跟同伙嘀咕:凭什么作为顾家军也要来这里干苦力活!

    左边的同伴看着他摇了摇头:别赌气,待会有你苦头吃!说完便继续插靶!

    而旁边另几个同伴情绪也被带动起来了。心想:到底是高人一等的顾家军,怎能净干这种没用的事!此刻,不知暴风雨即将来临的他们扔掉手中的箭。

    只见一俊美男子举起大刀,用全力劈过去,啪!最初挑事的那家伙衣服"撕拉一声"断成两截,正露出黄裤衩。

    那裤叉男朝顾暌离扑过来,顾暌离往后一跳,两只手用力按住裤衩男的头,一边用脚脸上、眼睛里乱踢。

    裤衩男痛得哭起来,手里刨出一个土坑。顾暌离死死不肯放松,按得他喘不过气来!然后腾出右手,铁锤一般在那裤衩男脸上打了几拳,只见那裤衩男的眼里、嘴里、鼻子里、耳朵里全都流出血来,再也动弹不得,只剩喘气了。

    旁边的同伙见顾暌离凶残的模样,快吓尿了!竟仆地求饶,不见刚才那高人一等看不起人的样子!

    此时,老芋头看着那裤衩男的惨状,啧啧啧暗道:老大,这是越来越凶残了!不过那家伙也该打,才一个临时编入顾家军的,竞开始看不起人…

    此时顾暌离捡起刀,对着老芋头不快挥刀:"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干活!"

    "老大,我现在就去,"老芋头见情势不利,赶紧溜!

    而在旁边干活,还边看戏的小鱼儿来说:"老芋头也太蠢了吧!"

    就在这么高强度的督促下,顾督工.圆满在日落前完成任务!

    话说,顾暌离今天为什么如此凶残,咱也不知道,也不敢问!

    一宿过去了!今天,正是三军期待已久的一次联合比赛!

    "老大,你今个怎么这么慢,其他两个军区的人都来了!"

    此时,顾暌离的迷之操作让老芋头和小鱼儿两人想不通!

    而顾暌离人呢,正在帐篷里发愁呢!

    他支着下巴,看着眼前的几套衣服:媳妇儿这么好看,我要是不捯饬捯饬自己,怎么配得上…

    于是,顾暌离就和自己的衣服进行了一次生死搏斗!

    "老大,一柱香过去了,你好了没!"老芋头在顾暌离的帐篷前走来走去!

    小鱼儿看着眼前的二货无奈摊手:“老芋头你消停会,俺头被你绕晕了”手

    这会,顾暌离出来了,他微眠着唇角,不自在地说:"老芋头,你老大今天有什么不一样?"

    老芋头围着顾暌离转了个圈,眼神认真而诚意满满:"没什么变化呀,老大"

    然后,只见一个拳头呼过,他的眼眶又紫青了!

    "哎呦呦,老子的眼"

    顾暌离有些恼怒地走了!

    比试场外,风云区和骑射区己经到齐了!

    以风云区为首的人平平无齐,而骑云区为首则有两个亮眼的风景线:只见一红衣女子英姿飒爽地走来,后边还跟着一粉衣姑娘!正是凌如兰和王小瑶。

    这时候,两个俏姑娘在那些如狼似虎,半辈子没见过女人的军区汉子里边,泛下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此时呼声竟盛过他们平时喊口号,还有人吹哨子!

    此时,凌如兰霸气色漏地拿出背后的步弓!卟地一身,箭正中后边的靶心!

    "谁,今个敢跟老娘比一场"

    此时,风云区为首的平凡汉子爽快道:妹子,老子跟你比试比试!

    此时,各个比试场都开始了!每个比试场都人声鼎沸,热闹极了!

    呆瓜摸着脑仁:诶,师傅人呢!刚刚还在这呢!

    另一边,老芋头拍着小鱼儿的肩膀,着急道:"小鱼儿,老大呢!我还想靠老大赢了那姑娘!"

    小鱼儿并不理会他,只是呆呆地盯着一个粉衣姑娘:那女孩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不知身旁的人说了什么,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小鱼儿喃喃:老大,俺要恋爱了!

    而那个唤老大和师傅的人去哪了?此时,顾睽离和谢休明则在骑射区!

    没有人发现,衣袖下边两只紧紧攥住的手!一白一黑,紧紧靠着,心脏跳动着,相互眷恋着对方,享受彼此的温暖!爱情就是这般,互相分离又紧紧交叉在一起!

    此时,凌如兰仍旧没有可以与她抗衡的对手!红衣黑发肆意急了!

    顾暌离看着自家媳妇儿,仿佛千言万语想说,但是又说出个一二。

    而此时又看自家媳妇儿眼直勾勾地看向比试场!

    他看着台上的红衣姑娘,不以为然的说:这姑娘箭法的确了得!耍得了力道颇费力步弓,但是也不是没有破解之处!

    顾睽离余光暼向自家媳妇儿:媳妇儿,是不是喜新厌的了!只盯着那臭丫头看!

    他皱着眉头,接着说道:老子用骑弓就可以轻松打败还毛头丫头。

    顾暌离不知道的是:他家媳妇儿看他别扭时候就弯了嘴角!

    谢休明看着顾大愣子没好气地笑道:曾在古书记载:(为防止这段文字干躁,便编成顺口溜):

    要制做骑弓哟!

    冬来治弓干咧!

    春治角夏治筋!

    秋天合起绪材!

    寒冬修外表喽!

    要酒蒸又火段!

    钳紧它用手撕!

    慢治条红缠节!

    干贴胶上上漆!

    被些弦驯导咧!

    顾暌离附在谢休明耳边低喃:媳妇儿,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谢休明感觉耳边呼出的热气格外潦人!

    他不自在地偏开头!

    顾暌离看着自身媳妇儿要恼火了,摸了摸粉红剔透的耳朵,趁别人不注意偷亲了一口:等爷给你拿给第一,便飞快地跑到比试场!

    此时,凌如兰比试这么久了,也不见劲敌,眼神愈发不屑:“一群孬货"

    这时,只见一人干净利落地进场,一身黑衣衬得人更显神秘!

    红衣少女看着黑衣男子如刀削般的脸庞,一双黝黑冷意的眼睛,气质特殊只感觉眼前人的脸变得空白起来!

    其实,凌如兰并不是没见过比眼前更好看的男子,谢公子这种妖孽型的,她都可以面不改色!只是,那种带着强者的特殊气息让她此时的心跳:扑通扑通地!

    "公子,在下凌如兰"凌如兰低头抚着弓箭,不自在地说!

    顾暌离对刚才抢了自家媳妇目光的人有些不爽,冰冷冷地抿嘴

    :姑娘请!

    凌如兰此时听到了低沉中哑哑的磁音,耳朵都酥软了。有意在顾暌离面前表现自己。她风情万种的瞥那人一眼,握着发麻的手,使出真正的看家功夫:万箭齐穿。只见箭头准确射向红心!

    哇哦…这姑娘也太厉害了,此时那个监军满脸佩服:说来惭愧,刚才那姑娘还没用尽全力,自己就输了…了

    "到你了"凌好兰挑眉示意眼前之人!

    顾暌离拿出骑弓,只见他肌肉性感地突起,然后豪不费力地拉开弓:打破这个所谓要力大无穷的人才能拉开的弓谬论!

    看了眼抬下的白衣公子,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喜滋滋的:媳妇儿在看我!

    众人惊呼:这人是要干嘛!

    只见那黑衣男子眠紧薄唇,把骑弓抬起往上,眼睛瞄准正在飞行的大雁,耳朵动了动,脸上感受风的强劲!此时正吹西北风,好机会!

    只见卟卟嘭一只大雁被射中扑向靶心!

    这不可能,凌如兰瞪大眼睛:利箭穿过异物,箭速早己缓冲变慢。更何况,这还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射中靶心!肯定是巧合!

    只见又一声接着一声,大雁纷纷卟啉落下又正中靶心!周围十只靶心都插中了!

    骑射场周围静悄悄地,这怎么可能?

    而往南飞的大雁也无辜:招谁惹谁了,就路过而己,就这么草率的全雁覆没了!

章节目录

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磕喜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磕喜糖并收藏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