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马蹄声,吟鞭一指,过尽荒芜,便是爱情。

    马背上,一黑衣男纵马奔腾,后面一棕衣男正紧追其后。

    “老大,俺们来的时候,怎么不骑马,现在两条腿还颤颤巍巍的嘞!"

    “军营里不允许私自征用战马"那黑衣男子声音渐渐地消失在狂沙风暴中。

    "哦"那棕衣男敬佩地点点头:“老大就是老大,和一般人不一样"

    只是那棕衣男子不知道是,当一个人想迫不及待找到心中佳人,手脚只知迫不及待地往前走,脑子便不会动了…

    "那老大,嫂子,我还没见着呢"不待棕衣男回答。

    驾,长鞭一扬,双腿用力一蹬!

    那黑衣男子早己奔赴前方!那棕衣男看着自家老大身影逐渐消失在大漠中,也加紧了步伐!"驾…"

    风云区内,槐树下,只见一黝黑小伙赤裸着上半身,吊绑在大树下,绳子早已勒的双手充血,脸青肥肿跟头猪似的,嘴角还有未干的血迹。他想起昨晚正梦见和小娘子共度今宵,然后悄无声息的黑衣男子拎小鸡似的仍到后山,那人眼神很冰冷还渗人,他都怀疑自己要死了。

    这…这是…孙爷,你怎么被绑在树上,那人又用手碰了一下,嘶…给小爷轻点疼…疼啊!只见那黝黑小伙疼得撕牙裂嘴…

    "呆瓜,快放老子下来,”

    "好…好好"我马上弄,过了一会,呆瓜纠结道:

    "这是死结,解不开!要不用刀割了。"

    "不…不这要割了,小爷头还要不要了…"

    正在两人纠结的时候,

    "我来吧!"淡淡地声音传来

    只见一白衣公子正翩翩走来,那人正是谢休明,他恰好会解死结。

    那个,谢谢啊!那黝黑小伙此时己经解救了,他揉了揉充血的脑袋,看了眼这人,好像更让人心动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一贯老实的他会去恶劣地调戏捉弄一个人,后来他才知道,只不过是想引起那人的注意!

    待谢休明走后,那位唤呆瓜的凑在他眼前,晃着手"孙爷,想什么呢!"

    "还有,谁搞的你,这么牛!"

    那黝黑小伙不出声,只是回想起咋晚的黑衣男子!

    好家伙,专挑小爷英俊的脸打,扑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

    边打边问我:还敢不敢了,

    说着又

    提起拳头来就眼眶际眉梢只一拳,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的∶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他哭爹喊娘都没有用哩,之后,又拎小鸡似的绑到槐树下!

    那黑衣男子最后说了一句:好好照顾持牌子的人,否则…他说完,用挙头狠狠的打在树,我那哩乖乖,只见狂风一过,人不见了,树皮正凹陷出一块。

    呆瓜用手晃一下眼前一动不功的人,嘀咕道:孙爷,孙爷,你该不会打傻了吧!

    快走吧,比武要开始了!

    比武场,很简陋,又简单,在沙地,一方倒地,按住肩膀,半柱香内完成要求,则胜利!

    此刻,风沙席卷,沙场上,两人正准备对抗着;只见其中一位,身穿素麻服,往脸上看:剑眉虎目,颌下微有墨髯,一副憨憨样!

    公子哩,在下冒犯!

    另一位男子身穿白衣捆绳陋腰带,

    五官分明而深邃,如刀刻般俊美。此人正是谢休明!

    他垂眸,握着捆绑纱布的手,没说话!

    比武开始,只见一人开始击鼓三下:

    那憨厚汉子一来就直接发力,谢休明只感觉一段很强的冲击,他被摞倒在地,脸上,嘴,耳朵都是沙子,他吐了口沙子,嘴角麻麻的,有腥味。

    不行,得起来,还要和那人一起并肩作战!他猛得翻身,

    那汉子又扑过来了!

    侧转,弯腰,他靠着巧劲躲过了。但对方力量太强,手又受伤了,该怎么办呢!他只能拖延时间!

    不好,两只铁壁手此时环住谢休明,他此时挣脱不了,冷静,冷静!顾哥哥曾说过:以短克长,以柔克刚!那么,怎么做!

    此时,那憨汉子己经把谢休明扑倒了,半柱香的时间快到了!

    此时,那黝黑小伙赶来,还有人纷纷从微开大门之间挤进了校军场内,孙爷,他壮汉肯定赢定了!

    闭嘴,那黝黑小伙心里挺着急了的,猛然间,只听到「喀嚓」一声,那人被绷带绑住了,由于憨汉子用力过猛,两条脚便搅在了一起,只听见那人「你给我!」「你给我!」!两个人就较上力气了。

    众人看到,那壮汉拽不过白衣公子,白衣公子也拽不过那壮汉。两个人这一较劲…嗒嗒嗒嗒汗水呲溜地往下流,此时黝黑小伙那一看那糊满血的手,暗叫:不好!这样下去肯定会出事!

    一声喘气声,这时只见那憨汉把白衣公子的绑带给震开了,双手一轮就把谢休明摔在地上,沙子都推出一个坑,谢休明看见憨汉子那双手按着他的肩膀,他咬着牙头,此时脑海里就一个字:拖…拖

    那黝黑小伙看见那人淋漓的鲜血,手臂爆起青筋,他想跑过去,此时,呆瓜拖着他:孙爷,不要违反军纪,你看那柱香!

    时间到!一士兵举起红旗!平手!

    见白衣公子生头一个从地下爬起来了,一哈腰从地下把绑布收起来。

    此时,那憨厚壮汉看着谢休明双手,血正滴答滴答的掉,染红了沙土,颇不好意思挠脸说:俺,觉得你赢了哩!刚才俺觉得你弱叽叽哩…

    与此同时,那黝黑小伙顿时火往上撞,猪头脸都气红了,对谢休明大声喝道:你有必要这么拼吗?等手好了再去比不行吗?非要分输赢胜败!

    谢休明此时双腿着地,看着手里的沾着血迹的绑带,眼里满是柔软,低喃着:不行呢!你不懂!

章节目录

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磕喜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磕喜糖并收藏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