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休明看着眼前顾暌离无处安放的手,口齿不清的解释着。

    他靠上前,对视着顾暌离,红唇轻抿,哑着嗓子:“媳妇儿,是吗?"

    此时,顾暌离看着他缀满星星的眼,紧紧握着谢休明的双手,"对,你是我顾暌离认定一生的媳妇!只要你愿意!"

    他此时缓了缓口气,深呼吸:“

    我…我真的很想很想你!想到发疯!想不顾世俗眼光,不想其他什么鬼屁规则!我!顾暌离今生只衷你一人,生生世世!"

    谢休明没有说话,他掰开顾暌离紧握着他的手!

    “你,不愿意!也是,你这么优秀,没必要违背世俗和我这个臭烘烘的汉子在一起!果然是我贪心了呢!"

    此时顾暌离聋拉着头,转身要离开时,

    背后出现了一个温软的身子,

    谢休明此时略为羞涩的抱住他的腰,翁声翁气的小声说:"我也心悦你!

    你说什么,你心悦我,我媳妇我…我媳妇儿心悦我"!顾大愣子此刻心砰砰直跳,脑海里绽放出花火噼啪作响,他使劲地捏着脸,疼的!不是在做梦!

    他双手一握,猛的抱起自家媳妇儿,想转圈,欢呼,更想昭告天下。

    谢修明此时觉得身体腾空,堂堂一大男子汉被抱着,羞耻心简直爆棚!他红着脸颊,对着顾暌离猛锤:"顾暌离,放我下来,要不然我反悔了!"

    “好,"顾暌离生怕自家媳妇儿反悔!轻轻地放下自家媳妇!还把手放在身后,以示诚意!

    之后,他揉了揉胸膛,铁定青了,但喜滋滋的想:"媳妇儿下手可真狠!不过,我喜欢!"

    谢休明稍稍平复一些后,仔细地看着眼前的顾傻大愣子,头发上,衣服上,都有沙子附在上边,怪不得刚才觉得咯得慌!特别是脸上脏兮兮的,唯一亮光的薄唇却干皮泛起,有些还裂开了。但是,素有洁癖的他却很想帮他润润唇!这么想,也就这么做了!

    于是,在顾暌离愣神的功夫,感觉唇边传来柔软的触感!媳妇儿在…在亲我,顾大愣子此时真得愣住了!

    谢休明青涩得舔着他干裂的唇,没一会功夫,他的脸,耳朵,脖子都红彤彤的!

    不一会儿,他放开顾暌离!攥着衣角,嘴角弯弯,眼里满是顾大楞子!然后把手放在唇边,笑道:"顾哥哥,你曾经跟我说过,喜欢一个人便是称心如意。"

    "你要是问我喜欢你什么?"

    "答案其实很简单啊!余生是你,称心如意!"

    谢休明开始回忆起往事!

    很早之前,你就跟我说过:“喜欢一个人呢,就是看着你,眼睛觉得舒服。听到你,耳朵觉得舒服。摸到你,手指觉得舒服,闻到你,鼻子觉得舒服,还有,我亲到你,心里觉得柔软!"

    "总之你的一切都是我所称心如意的!

    所以,顾哥哥,你下定决心和我在一起了,对吗?"此时谢休明看着眼前傻楞在那的人,真是个傻大愣子!

    顾暌离只见他家媳妇儿扬起嘴角,隐隐有两个小漩涡,微微震颤。几乎可以看到他颜色稍淡形状却极为好看的唇,仿佛阳光般温暖渐渐融化人的心房!柔和又温暖。

    他走上前去,贴着谢休明的额头,轻喃:“真想永远抱着你,然后找一个春暖花开,安宁美好的桃源,只有我们两个人一起。"

    "可是,现在异族入侵,战争四起,生民涂炭!皇帝昏庸,王氏奸侫!我怎么能贪图自我,可我更怕你会等不了。"

    "顾哥哥,我陪你,"谢休明也贴紧顾睽离的额头,拿出小指对着顾大愣子:"拉勾勾!”

    "好,"顾暌离稚气地用手指勾住谢休明的手!触感不对劲!(因为刚才在黑暗处,所以顾暌离没注意到)

    "等等,你的手怎么了,"顾暌离猛得抬起谢休明的手,凑上脸,仔细瞧:满是血泡,还有淤血泛紫,一看就知道伤口感染,不复往曰的细白柔软。

    “没事,我自个弄的!"谢休明紧张地把手放在后背!

    顾暌离攥着自家媳妇儿的放在背后的手,舔了舔,察觉地尴尬,又干巴巴的解释了一句:“我…

    谢休明也不拆穿,扬起脸,朝他亲呢地笑着,顾暌离也微微咧起嘴巴,露出两排白玉米籽儿一样好看的白牙齿:"听说人的唾液对伤口有用,还有,媳妇儿,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不一样的夜,相同的场景,相恋着的人!可真好!

    顾暌离打算去偷些药,来之前他便习惯性观察周围的情况,果不其然,很有用。

    谢休明此时站在原地,风吹得头发愈发凌乱,他眯着眼,嘟喃道:"这个大愣子,真傻!真傻!"

    不一会儿功夫,顾暌离便拎着几包药和棕色瓶子回来了!

    此刻,他低着头温柔地握着谢修明的手,摊开,然后拿棉花沾着药,放轻呼吸,轻轻的涂上去,此时空气里传着甜蜜的恋爱酸臭味!

    "嘶,很疼吧,"发出声音的人不是谢休明,而是顾暌离!他皱着眉头,抿着好看的薄唇,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谢修明看着眼前的顾大楞子,轻呵:

    "真是个呆瓜"

    等等,媳妇儿,我还有疑问,大晚上的你不回营帐,发生什么事了?老老实实回答我!不许欺瞒!这时顾暌离又变回严肃脸!

    我没事,等你走后,我就回营帐!谢休明此时眼睛温柔又郑重地看着顾暌离,试图让他相信,他没有骗他!

    顾暌离收拾药品,没好气地说:“行,我这就走!"

    刷地一声,一阵风吹过,黑影便消失在黑夜中了。

    槐树上,两只眼睛正盯着下边的人影,只见那人正蜷缩在帐篷旁边。

    其实,顾暌离并未离开,他了解自家媳妇儿骨子里的倔,呆在那,只会让媳妇儿难堪。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谁拿了媳妇儿的牌子!

    夜黑风高,正是适合偷东西的时候,顾暌离翻进登记房,寻找自家媳妇儿的编号,然后打算自己制做一个!

    月光下,只见一人的身影正忙碌着,那应该是初恋的美好,一颗为心上人炽热的心吧!

    三更半夜时,谢休明感觉到有人给自已披了件衣裳,睁开眼,怀中多了个牌子01314。他把牌子放在心口,并拢紧衣裳!眉眼弯弯,低喃道:“被人捧在心上的感觉真好呢!"

章节目录

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磕喜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磕喜糖并收藏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