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更天!账篷里,黑暗宠罩着一切,在密封又窄小的环境中让人喘不过气…

    "公子哩,快醒醒!"只见一酒糟鼻皮,兜风耳的浑圆大汉掀开帐篷,看着里边的公子正蜷缩着身体,正在冒冷汗!

    谢休明掀开眼皮,呆呆地坐着,黑亮的头发柔顺凌乱地散开!显然还陷在梦魇中没清醒过来!

    过了一会!

    谢休明恢复冷清的表情,"何事?"

    那壮汉感到蛮习怪的,这人刚才不是这样哩,他有些不自在的挠了挠头,"啊呀!这哩,你该走了!"(原来是老板娘规定住宿不能超过一天,且五更天就得离开,也是为了方便下一个客人住宿!但谁也不知道这么财迷的她为什么要制定这么奇葩的规定)

    谢休明看着黑漆漆的四周,仅有星星点点的火把燃烧着,不时还有狂风呼哧呼哧沙子作响,他揉了揉太阳穴,拿着包袱,呼了口浊气,朝风云区处出发了!

    "呼哧呼哧…老大,俺不行了!这都走八个时辰了,该歇会了"称小鱼儿的人擦着脸上的汗,大口大口地喘气!

    炎炎烈日,烤鞋子正冒烟气,后背的汗水可以拧出一杯水的量了…

    前面那名男子并不理会他,伤佛体力用不完似的,长腿一迈又向前走了。

    小鱼儿看到前面的人渐行惭远,心里的小人在委屈的咬着帕子!

    唉,那人停下了!小鱼儿忙跑过去!

    “老大…老大,你对我可真好!"

    顾暌离看着这个家伙,有些无奈:你跟着我一路干什么?皮痒痒了,改明切搓切搓!

    那可不行,小鱼儿想起上次老芋头不服气,后来被老大打得哭爹喊娘。

    “俺就是好奇!老大口中念念不忘的媳妇儿,肯定是绝世大美人,天仙儿…"

    顾暌离看他喋喋不休的没完没了,塞了口布,顿时世界清静了!

    望着远处的沙漠地带,只见他掀开盖子,猛灌口水,水顺着他性感的喉结陌没入衣服中!微眯着眼,快到了!就快到了!

    风云区,待谢休明走到那里已经响午了!一张桌子,一把椅,上面坐着个老兵,老兵在什么?老兵此刻正拿着笔,在记录,记着参军人数!

    此时,还有两个人在谢休明的前面,不一会儿,

    那老兵抬眼看着眼前眉目清秀的年轻人!裂着干皮的嘴角笑道:"娃哩,你要参军哩!"

    他抿着嘴冷漠道:"嗯"

    "那先签一下哩…"然后他看着老兵写得字,一脸黑线,写得洋洋洒洒一张纸

    额,看不懂!

    "你这瓜娃子,还愣着干什么?签名后按红印就行哩!”

    谢休明意识自己傻愣了一下,呼了口气,签下字后,边按红印边轻轻低喃道:"还真是越来越傻了呢。也不知道那人此刻在哪,只是好像距离越来越近了。"

    那老兵把牌递给眼前俊小伙:"瓜娃子,编号01314要记得收好哩!"

    谢休明接过编号,摸着粗躁的刻牌,轻笑:"01314么,很不错…”

    风云区主要选拔能懂防御技能的拔尖人才,当然,作为军人,肯定是要有体力的!因而第一关也是比试武力。

    谢休明刚进去,背后就来了一个人,待他不经意间拎走他的牌!

    谢休明冷俊着双眉:"还给我!"

    “嘿嘿,一生一世,哦,小子哩!寓意可真不错!"那小伙调侃地看着眼前的俊公子,拿过牌子就放入衣兜里!并说:

    "选拔明天开始哩,公子今晚好好充个眠,睡个好觉!以后没这机会了"!

    谢休明之前见过这个人!之前憨憨递给他水并给他指路那黝黑小伙!但此时,他不要脸地拿着牌走了!

    谢休明看到这种情况,其实并没有恼怒,经历过很多事情后,用佛性来称呼他也不为过!只是一件小事罢了!算了!

    可真是一件小事吗?

    待谢休明赶到归属他的营帐时,同伙的人不让进,说没牌号,他不配!

    他只好去军营四周转转,此时太阳还是那么毒辣,皮肤像蒸熟般,隐隐传来刺痛感!谢休明不知道往哪走,到哪休息,似手哪里都要牌子才能进!

    在他感觉走到头晕乎乎的时候,所幸这个区不需要牌子,眼前挂着一个圆板子,用炭块刻的膳食区三个大字!

    此刻申时刚至(下午三点)军营里开始准备做菜了。

    只见四个军夫正在准备伙食,其中一位看见谢休明,淡然的拉着他的手

    冷漠道"快把菜给洗了"!

    原来,新来的军夫牌子一般都不发,说是为了省材料钱,但是军夫们又不傻,这小子铁定是被罚,扣留牌子了…而洗菜一般是惩罚那些不视军纪,导致扣留牌子的新人弄的处罚。

    谢休明便晕呼呼地被拉来洗菜,菜不是他在娘亲那里见到的,是沙漠菜,全身长着刺,尤其锋利。因此,谢休明要做的:一刺给捯了,二干洗了。

    算了,这里好歹有遮阳处,他舔着泛起干皮的嘴唇,宽慰道。

    从申时到哺时,谢休明一直重复拨刺,没有任何工具,双手都是刺戮伤,刚开始手一碰便疼得厉害,血珠子一个个冒出来,他抿着唇轻呢:现在,双手麻木了,不怕庝了呢…

    古代中国人民进餐习惯,吃第二顿饭是在晡时。军夫开始敲锣三下,示意饭已做好,待领。

    其中一位老军夫有些心疼地看着这么俊俏一小伙,乖乖巧巧坐在那里捯刺,也不闹事,也不抱怨,那么好看的一张手此时坑坑刺刺的…

    那老军夫端了口粥递给谢休明叹息道:"瓜娃子哩,你乍这么实诚…一般受罚的瓜娃子都是耍赖便过去了!”

    谢休明依旧眠着唇,双手颤巍巍接过稀粥。

    大口大口地猛吞下去,咳咳噗噗…又呛着了,米粒卡在喉咙上痒痒的,很难受!

    “瓜娃子,慢慢来,别急,还有啊!"那老军夫轻轻拍着他的后背,示意让他好一点!

    “谢谢"他缓过神来,真诚地看着老军夫道。

    "啊呀,"看着那瓜娃子好看又水灵的眼睛,那老军夫有些不好意思!

    黄昏已至,余辉映着大漠渐渐地落下去了。

    “老大,我们先去喝口水吧!要不然我要成咸鱼干了!”

    “你自已去吧!”

    此时顾暌离己经到风云军区附近了。经属下丑三传的信息,他媳妇儿己经到这了,顾暌离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本以为天南水北很难见一面,此时就近在咫尺了!

    是夜,一阵黑影刷刷而过,那黑影正是顾暌离,他偷偷混入军营,拿到了他媳妇儿的牌号。

    此时,顾暌离正在帐篷外边,踟蹰不敢进,万一打扰媳妇儿睡觉,恼怒了怎么办,要不等到明天再来!

    突然,后边有哒哒哒地脚步声,有人来了,顾暌离侧着身子,屏住呼吸,隐入黑暗中。

    背影好熟悉,这是媳妇儿的背影…

    谢休明眼前一黑,后边一个身影从后背紧紧抱着他,抱着他喘不过气!

    谁?谢休明下意识挣扎,刚想反揣那人。耳边传来喘息的热气声:"媳妇儿,是我,让我抱一下!"

    听到熟悉的声音,他渐渐地放松了身体!

    夜光下,两个影子交缠在一起,两颗炙热的心正为彼此跳动着…就那么一生一世了!

    过了很久很久,顾暌离才松开手!

    谢休明此时耳朵红彤彤的,他问顾暌离:“你刚刚叫我什么?"

    “啊啊这这个"…平日念惯了,便脱口而出了!再说了,你就是我认定一生的媳妇儿。后一句顾暌离没有说出来,他在心里默念道!

    "媳妇儿…不不,谢公子,我只是刚才口误!"顾暌离此时有些慌,媳妇儿还没表态喜不喜欢自己,该不会恼火了!

章节目录

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磕喜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磕喜糖并收藏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