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想很想去跟那些人去理论呢,但是事实是没用的,他跑回房间,关上门,抱着膝,好像可以和外界隔离!

    傍晚,屏风上涌现一人影,原来是一副美人出浴图,隐约还蕴着淡淡的雾气。阖吱一声:门开了,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谁"?谢一赶紧披上衣服,不快地看着眼前的蒙面男!

    蒙面男此时痴迷了看着眼前的男子:

    一双清冷的眸子钳在一张完美俊逸的脸上,细软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

    "阁下有何事?”

    啊!这…那人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了,怪不得主子这么着迷那人呢,甚至不在意他是男的!,要是他也可以!

    丑一此时正了正脸色:"在下丑一,是主子让我送你一个礼物的!"

    谢一微抿唇:"那个他是顾暌离吗!"

    丑一看着那人的眉眼,让母胎单身的他很羞涩!于是,不待谢一反应,便刷刷…不见踪影了。

    谢一打开包袱,里边有一封信,几颗红豆,一方端砚,还有一枝狼豪笔!

    打开信封,映入眼帘:

    听说小可爱要参加会试了,所以我想送你狼豪笔和墨砚!愿君春风得意马蹄疾,早日看尽长安花。

    署名:君已采撷,正相思。

    谢一写字是属于书贵瘦硬方通神潇洒,清瘦,尖锐有力,因而狼毫是最合适的!

    谢一拇指轻轻捻转毛笔的笔尖和笔肚,上面还刻了一个谢字!

    眠着嘴,满眼都是笑意,繁星点缀。很有心呢!他喃喃自语。

    凌晨,众书生开始奔赴考场!

    此时,谢一看着森严整肃的考场,甚是可畏。里边每人间隔着一挡板,他心慰的想想:这里幸好没有他担心的以权谋私!他每进一个房门,便有人把关!

    可谓是门设重重,还有一名唤老苍头的专门监司锁钥;号分楚楚,有童仆手中挂着牙牌,监督,以防作弊!

    前前后后,但凡听闻小动作,得喝号提铃;往往来来,谁个不巡风击柝。

    考试官、监试官、关防甚密。

    东文尝西文尝立法惟严。

    真是一点水都不从门缝泄进来,微风都不敢允许外人通过。考试总共两天,考生不能出入,也就是说,必须静坐此地,不得离开,走动!强度很大!对于体力不行的考生来说,会受不了,往年还会有考到一半便受不了退出的人!

    他此时在森然的环境中有些害怕,大概是上次留下的后遗症!看着手里握着的笔,心里想着那个人的为他刻字的神情,顿时安下心,呼了口气,谢一开始凝神答题。

    此时考场状态似极了诗者写的紫案焚香暖吹轻,

    广庭清晓席群英。

    无哗战士衔枚勇,

    下笔春蚕食叶声。

    一晃眼,两天便结束了,此时谢一感觉全身心都很疲惫,眼皮子很沉,但他已经很努力去答卷了,结果如何,听天由命!脚步也好沉,感觉眼前天昏地暗一片!

    便倒了下去,隐隐听到有人在喊他,他使劲试图抬起眼角,不行呢!

    早上,只见一只小胖鸽身影掠过,瓶子正放着一枝娇艳欲滴的鲜花,为空荡荡的屋里添了一抹红。

    向里探去,只见纱帐下一名公子正紧锁眉头,他看着那可爱的孩子正被看不清脸庞的人正用杀猪刀一下又一下的砍着,血顺着他的脸流了下来,他挣扎着,只见那人把肉塞到他嘴里,吃吧!不不…他拼命挣扎着,就是不能动。啊啊…汗水浸透他的头发,此时有些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是个梦…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的,啊!

    "公…公子,公公公…子,你…你可可可好,"只见一浓眉大眼,头上绑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担心道。

    "爷!爷,快…快…来…看着这位公……公…公子。"原来那位小姑娘是个结巴

    "就来,就来别催了…"

    迎面缓缓走来了一位摇着柳叶扇老头,腿脚不太便利,其外貌便渐渐地露了出来!听说年轻时貌塞潘安,他爷爷的名字唤为赛潘安:

    一字眉就是两条眉毛长在一起,环眼眼睛向外凸着跟得了白内障似的晚上看活象吊死鬼,狮子鼻阔口裂腮下巴!还好是大白天!

    他翻了翻谢一的眼皮,这公子应该得了短暂性间歇性癔症!唉,可惜了,这么俊的一小伙!

    爷爷爷…爷…那…他他他没没…没

    没事,丫头,你别说话了,给爷爷打个手势!听得爷爷难受!

    好,爷爷,他没事吧!此时那丫头比划着。

    没事,服几副药身体就好了,就是这癔症难办啊!

    书院里,此时正好有一些老者正在改卷,叹息声一下接着一下,唉!其中一老头苍颜白发,眼神突然雪亮了起来。这…这有一篇上等佳作,此时那老头摸着胡子越看越满意!

    书卷上映入眼帘的是潇洒清贵,锵锵有力字体,再看内容:题目:何为外物?

    谢一:忠未必信,孝未必爱。世俗之人沉溺于利害得失之间,只会伤害到自己,甚至招致杀身之祸!因此外物无标准,不可强求,强求有害…

    再者:青青之麦,生于陵陂。生不布施,死何含珠为!……因此,外物虚伪,不可企求………总而言之:为人处世,势必面对各种处世规则,但只要理解初衷即可,不必事事恪守成规!

    妙啊!这是圣人之作,此时几个老头正兴致冲冲地研究这卷佳作!毫无疑问,此次会元(会试第一各)归这小子莫属!

    此时,谢一醒来,看到一个吊代鬼似的人,猛得缩回床角,像只受伤的猫眯!

    "别怕,好孩子,是我救了你,你晕倒在街上了,还记得吗!"

    此时熟悉的破嗓门声音让他镇定了下来!

    是他,那个人,在街上喊他的那个人。虽然长相很恐怖,但是岁月的仁慈,让他的眼睛变得温柔,像淡然的湖水,看着脸几遍,好像没那么可怕了!

    "老人家,我这是怎么了,"谢一揉了揉太阳穴,嗓门像漏烟似的往外冒,他感觉很干燥,还有些疼!

    老人递了杯茶过去,有些好笑地说:“孩子,你这是病了,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聊聊吗?"

    谢一喝了口茶,感觉心里暖洋洋的,温声翁气地说:"老爷爷,我没事!

    多谢挂怀!"

    此时那位丫头抗议道:“爷…爷爷,你你你…都…没没…对对对我这…么温温……"

    "行了,丫头,谁叫你爷爷我重美色呢!想当年,老爷子我可是貌比潘安,人人见了都害羞(怕)不敢见我了!跟这位公子可是不相上下。"

    此时,那丫头朝他爷爷摆了个不屑的手势,悄皮地吐着舌头走到谢一背后!其实她也好美色咧!这么好看的公子谁不喜欢呢!

章节目录

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磕喜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磕喜糖并收藏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