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己到中午了,太阳紫外线格外强烈,院子边的小动物都晒翻了肚皮

    琼一代擦了擦眼前的汗,看了看背后那个人,光线斜斜射过来,后背挺得直直的,风吹拂他的墨色的发,真的

    有说不出的好看。只是那只鸽子有些碍眼,真想吃了。

    "琼公孑,你可知里正家在哪?"

    "当然知道,那没心肝家是全玉米村住得最好的,那叫-个气派!直走就可以看到了!"

    "多谢琼公子,后会无期!"

    谢一己经了解想知道的信息,便试图摆脱身后的小尾巴,转身过一个小农院里,三翻两下的帅气跃过墙,便走了。

    "哎!人咧,哪去了"!琼一代跺着脚有些恼怒!

    四周的房子上边都是用茅草搭建而成的,下边是士凝成的墙。有些已经斑迹驳驳。屋梁上还挂着玉米棒,一排排的,给屋子添了些亮眼的颜色。突然传来呜呜声!谢一便毫不犹豫的走

    进了屋孑,光线很暗,里边有一老朽和一又黑又脏兮兮的小孩,他挥了挥扬在周围的尘土,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听到有动静,那老朽把自己的孙子紧紧抱在怀里。

    "你们是谁,老婆子求求你,饶了我们吧!不要带走我孙子!"呜呜…奶奶我好饿!"

    "乖孙儿,再忍忍啊!"

    谢一看到那老朽拿起棍子,却不小心摔下来,才发现原来那位老婆婆是个瞎的,看着老朽那黑漆漆的带有裂痕的手,隐隐还有蛆虫在蠕动!

    他忍住心里的洁癖和恶心扶起老人,

    “婆婆,我不是坏人,"

    "坏人一般都说自己是好人,你不要碰我孙子…我这个老婆子的乖孙子哟,否则我就是舍了这把老骨头也要跟你拼了!"此时谢一看着老人家拼命的架势有些心酸!

    "谢公子,我找到你了,"此时琼一代夸张地抱着谢一的腿。

    "琼儿,是你啊!"

    "李奶奶,是我,琼一代,那位公子不是坏人,别怕啊!”

    "那就好"

    谢一看着那位婆婆行动不便,小心地扶住她,让她慢慢坐回土坑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谢一觉得单单是粮食紧缺还不致于这样!

    "谢公子,我跟你说,这阵子还有远边的灾民逃到这里来,说是汲水,但是没过多久他们便强行占了我们的玉米村。"

    谢一接过他的话:再者,村里没几个壮丁了,敌不过,加上村里没有管事的人便发生这些事了。

    "谢公子真聪明,"琼一代喜滋滋地说。

    "不过,我有个疑惑,婆婆刚才说有人要抢走她的孙子,但是他们干嘛这么做,更何况郗朝历法禁止非法买卖儿童,否则要关大牢。更何况老婆婆的孙子力气小,长年营养不良,他们没必要冒这个险!"

    "公子,这我也想不通!"琼一代此时也很困惑。

    算了,谢一觉得此事需要调查,但此刻呢,他看了看婆孙两人体力不支,显然是饿极了。便把包袱里边的糯米糕拿出来分给她们。

    此时琼一代看着谢一手中的糕点,眼睛都不见眨,吐了吐分必的唾液!

    此时,突然有一双纤细分明的手中拿着一个糕点在他眼前,他抬眼望去,看着谢一墨瞳色的眼眸,此时竟有些不好意思!

    咕咕…不知谁的肚子响起来!打破了此时的尴尬!

    "哈哈哈…谢公子,你的肚子叫了,”

    "吃你的吧!别废话。"此时谢一面上不动于色,若仔细看便知道他的耳朵一抹粉红。

    待安顿好婆孙之后,夜色早己悄然入暮了。

    谢一此时己经快走到目的地了,此时他有些愤怒!他皱着眉,看着眼前的屋子,大约占地百来平方里,每一处都显得气派精致极了!

    楼阁轩宇,这就是里正家了吧!鱼肉百姓,枉为百姓父母官!

    门前还有个高大的马蹄形秃头壮汉在打磕睡。看到一月光下一白衣美人,眉如墨画,面如桃瓣,一眉眼中尽是风情流转。哎!老子这不是在做梦吧!那壮汉猛掐了自己的大腿!

    "美人,给老子香一个,"那壮汉作势要抱那美人。人长是斗鸡眉,母狗眼,挺大的脑袋没鼻子,在鼻子那两个黑洞上还帖个膏药,嘴还有点下兜齿也叫地盖天的嘴,脖子和擀面杖粗细差不多!

    谢一最讨厌别人说他似一女子了,他猛得踢着那壮汉的裤挡,随后把那壮汉踩在地下,猛踹了几下。

    "公子饶命!"

    "钥匙给我!"

    谢一此时清冷的眼神里像十二月的寒冰,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好好…"那壮汉此时耸的一批!

    琼一代在后面看得目瞪口呆!拍了拍胸压压惊!

    "愣着干嘛,快进去!"

    "老爷,不好了,有人闯进来了”!此时说话的是梅府的管家!

    谁啊!此时没心肝正温软在玉,和美人温存快活呢!

    "有人闯进来了!"

    "拦着他们我稍后就来。"

    谢一站在院子里,此时只见一肚子前边胖肉颤抖抖的人跑过来,后面还跟着一群随从。

    你们这些人敢闯梅府,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梅大人,你该当何罪,擅自勾结地主强豪,压榨百姓,你果真是没心肝。"

    "那又如何,"只见那梅大人两边的八字胡随着他说话翘了起来。"这年头,哪个好人能长命,做个坏人多舒坦!"

    "那你不怕被朝廷命官制裁吗?"

    “你这小子,可别糊弄我,山高皇帝远的破地方,谁能管得了本大人。再者,话本里面都证明:坏人死于话多,老子可不上当!"

    "来人,把这两毛头小子绑起来,乱打一顿,扔到山上喂狼!"

    "没心肝,我可是皇上恩赐的壮元郎,这令牌在这呢!我看谁敢绑人。"此时谢一举起手中的命牌,让众人瞧得更清楚!

    梅大人看了看手中的令牌,还真的是朝廷命官的,他擦了擦脑门的汗,脚肚子有些打颤,完了,真碰上钉子了。

    此时,谢一便被梅天良奉为上宾,正准备好吃好喝的。

    "不必了,没心肝,本公子有事问你!"谢一想起自家父亲威严的样子,便有模有样的扮着一个威风的朝廷命官。

    “你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譬如小孩无端消失。"

    "听倒是倒过,这关我啥事!"没心肝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流民变多了,玉米村要被占了,你也没有想过要主持公道。此时谢一看眉心刚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想起那位婆婆的遭遇,他用拳狠狠的的拍打桌子!你这狗官!

    "大人息怒!没心肝猛的跪下来,毫无尊严的求饶!"他又擦了擦汗,这公子气场可真强大!

    "最近还发生了什么,你如实一一道来!"谢一用尽全身的力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还有啊!那我想想…最近,有一处地方有些怪异,听说所有的小孩都被送到那里去。大人,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谢一此时一脸凝重,想起他在路上看到一个很奇怪的人,血腥味很浓,遭了…

    "老爷,不好了,小少爷不见了!"

    什么,此时梅老爷终于担心起来了,那可是他老来得子,他的心肝宝贝,怎么就不见了。他抖着肥肉,此时竞是哭起来了…我的命肝儿啊,今儿早知道就不让你出去耍了!

章节目录

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磕喜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磕喜糖并收藏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