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一此时明白了,爱上一个人,不外乎性别。只因那个人是你,仅此而己,不可替代。

    此时,他换了一种心情,去对待曾经的事。去了他们一起放如意灯的那座情牵一线桥,逛过不小心亲吻的那条街,他曾在红豆林里和顾哥哥散步,还有他在这吹的笛,顾哥哥舞的剑。

    只不过此时景物有些萧索,人也少了些。

    红晕当头,一缕清风吹过…

    在江阳,有个习俗,就是主人家儿子要考取功名,就要大摆宴席,请邻居们来祝贺!谋个好彩头!

    回来了,儿子,街上那么乱,以后可别闲逛那么久。听到没,再说了,你还要考取功名,谢夫人忧心道。

    知道了娘亲!

    好香啊!娘亲,你又在做什么糕点了。

    哈!圆圆,不是娘亲一个人做哦,云兮姑娘也一起帮忙。而且不止糕点哦

    !说着白云兮便从谢夫人后面跳出来!

    谢小弟,你回来了。快尝尝我们己红做好的糕点吧!

    嘿!这丫头,谢夫人看着她的调皮机灵劲,不由地笑出声!

    娘亲,云兮姑娘也在我们这吃饭?

    这可不,白夫人说是要省亲,拜托,我们要好好照顾她家丫头。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云兮姑娘可要在这呆好久呢!

    晚宴上,谢夫人摆了一大桌的饭菜

    有千金钱吐丝凤凰展翅炸鸡葫芦桃仁鸡丁鸭丝掐菜肉末烧饼龙凤柔情

    鸡沾口蘑水晶软糕,还有谢一最爱的水团。这是“秫粉色糖,香汤浴之。”为“团团秫粉,点点蔗霜,浴之沉水而成。这是娘亲专门为你庆祝秋闱时会试考试顺利,专门求了你爹爹以前的学生,请当地有名师傅教的。还宴请了邻居们来,庆贺庆贺!

    把最爱水团放在嘴里嚼了嚼,还是原来的那种香甜润滑。

    此时谢一心里百感交集,看着娘亲那柳眉弯弯,依稀可见的风情!只是多了饱经风霜沧桑!

    只是世事终是不能两全其美!

    谢小弟,你怎么又在发呆了,别年纪轻轻那么多忧愁善感!

    照老娘说呀,该吃吃该喝喝,明天啥烦恼都没了!

    谢一看着白姑娘狡好的脸庞却作势搞怪样,不由得好笑!

    看着谢一眉头舒展,白云兮心里默默想着:哎!这不就对了吗?,好好一个玉面小朗君偏要皱着个眉。

    谢夫人,恭喜啊!就这会功夫,邻居们己经陆陆续续到席了。

    祝贵子有朝一日能大鹏一日同风起,一日扶摇九万里。顺利摘得桂冠!

    好说,好说。谢夫人客气回应。

    谢夫人,这是你儿子吧!可真英俊!比俺十里八村里见到的人都俊俏呢!其中说话的人是西面小院的屠夫家的媳妇叫红杏,前几个月他刚会屠夫生了个大胖小子。

    哎,快里边请。谢夫人摆着手势,有礼貌的欢迎着。

    谢一刚坐下不久,邻居们太过热情了,各位花式夸奖,就差没比天上的神仙了。

    咳咳…他实在有些吃不消,他赶快尽了礼节便窜回屋了。

    哎!这孩子,大概害羞了吧!其中一个大娘调侃道。

    姐姐,可不是吗?此时白云兮捂着嘴笑。

    谢一还隐隐听到母亲的娇笑声,真好啊!如果把母亲交给云兮姑娘照顾应该很让人放心吧!

    烟火袅袅,此时谢一正准备东西去赴京参加会试。他带着行李和嘟嘟悄悄地从后院离开了,没有惊动任何人!他怕娘亲会舍不得他的离开,留下家书一封足矣!

    谢一已经走了约莫两个时辰了,此时天有些微亮,约莫是五更天了。

    四周还是黑漆漆一片,虫鸣声,风吹动草声,还传来乌鸦的叫声,滚咯…咕噜…让他无端想起话本里的鬼神,

    应该没什么,他径直顺着小道走下去,弯弯绕绕的。

    突然间传来一声动静,嗖的一声,嘟嘟不见了。

    不对劲,听了听四周,只见草丛里传来悉悉疏疏的走动声。

    有人,谢一猛得攥住那人的后背,踹了过去,那人往前一扑,怀里冒出了一个爪子,卟通一声,嘟嘟冒出了头。

    说吧,为什么要捉我的白鸽!

    公子饶命,公子饶命,我不定故意的!那人狡黠地闪了闪眼睛,待谢一不留意时,赶紧溜了。

    此时只见一白一灰的身影紧紧跟随,

    没过多久,那人便躺在地上耍赖皮了。

    谢一喘了口气,此时他也有些累了。

    公子,我实在走不动了,不就抓了一只破鸟,至于追我这么久!

    那人看了眼前如烟水画里走出来的公子,吐了吐口唾沫,喃喃自语:这么好看的公子怎么如此小气!

    我放了那只破鸟还不行吗?

    然后嘟嘟便又重获自由了。不过,谢一防止他作乱,便用藤蔓绑住那人。

    此时天已清明,谢一看了看周围,原则不知不觉己经走到庄稼田了,放眼望去全是某不明东西啃咬过的玉米苞,他凑上前去,拔开,没有想象中的颗粒饱满,反而是干瘪瘪的,里边还有啃咬过的痕迹。

    他在古书上,曾描绘过这个现象,这是蝗灾造成的。

    谢一又看着这个人,面容菜色,皮肤蜡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此地何时闹的蝗灾,为何无人管理。

    唉,此时谢一看这小子一副打焉的茄子似的,垂下了头。

    公子,有所不知,此地本来还算富庶之地,是临近江阳的玉米乡。家家户户都种着玉米,只是不知打哪来的据说是梅家的远房亲戚,叫梅行杆,做了这里的里长,和地主们同流合污,蓄积粮食,哄抬物价。就连虫灾也不派人去治理。我们这儿为了积粮交锐,除了老幼病残,年轻的都去当兵了抵锐了,像我这种三不行的就去找吃的了。(按照郗朝历法,不交锐是要没收房屋的。)

    这不,公孑,你看我可怜的份上,把这只鸟烤了,我们一人一半好不!

    谢一没有理睬他的建议,丢下一些银两。

    便顺着这条路走过去,村庄己经渐隐渐现了。隐隐可认看到房屋的轮阔了。

    哎,公子等等我,!

    公子,我叫琼一代,你叫什么,此时那人便跟紧谢一。

    谢一此时有些无奈!

章节目录

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磕喜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磕喜糖并收藏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