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一喘了口气,一路上狂奔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溪旁边。他坐在柔软的草地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湖水。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他越想,愈发觉得今夜的自己很奇怪。为什么和顾公子在一起时会心跳会加速。

    明明答应娘亲不会像哥哥那样。况且经历了那么多事,自己分明很讨厌与别人援触,尤其是男子。可能是节日气氛好带来的,对,一定是这样。

    谢一纠结的抓了一把头发,算了,不管了。回去睡一觉,说不定明天就好了。

    夜色已深,天上的月亮格外清亮。依稀可见灯光照着隐隐绰绰的影子,格外寂静。

    娘亲,夜深了怎未入睡?谢一猫手猫脚地打开房门,看到自家娘亲倚着身子半躺在床榻上。

    咳咳…儿子,今天怎么样了,有没有哪个比较中意的姑娘呀。她有没有带糕点给你,谢夫人弯着腰咳嗽道。

    娘亲不必挂怀,儿子有分寸。谢一用手抚着谢夫人的腰,心疼道。

    圆圆啊!娘亲只是放心不下你。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性子还冷。人家好姑娘都不一定会来找你,咳咳…

    等娘亲死后,你怎么办,连个暖心的人都没有。

    娘亲,你说,我要找什么样的人做我的伴侣!谢一疑惑道。

    这个,娘亲也不知道。不过,我和你爹爹相遇…此刻谢夫人陷入回忆中,哽咽道,那时我正值芳龄,有众多英俊才子表达好感。在宴会上,我眼里看到的只有你爹爹,大概觉得合眼缘,心想这便是认定一生的人了吧!

    娘亲,那无故对着一人心跳加速,还会脸红,这是为何!

    大抵是心动吧!谢夫人笑着说,难不成,今个找到心宜的姑娘了!你个呆子,快给娘亲说说。

    谢夫人双手合扰拢:感谢列祖列宗,或许我们谢家有后了。

    没有,娘亲别乱说,话一说完。咯吱一声,门关上了,谢一跑回了房间。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许久没有睡意。便起身坐在桌子旁,拿出信笺。灯影下,只见一人手中握着笔,刷刷的写着…

    银灯里点燃的灯蕊草己结花,习习晚风吹来,灯花旋而飘落。

    另一边,顾暌离正回房间,只见向一苟张牙舞爪地来问罪了。

    好你个顾睽离,这么晚才回来。

    呦呦!这个大黑头还脸红了。是哪个天仙把你魂给勾走了。害得小爷被那个疯婆娘缠了许久,连个美人的手都没摸着。

    嘟嘟,让小爷摸一下,嘶,你又啄我,迟早我要把你的毛给拔了…只见那白鸽傲娇的飞走了。

    顾暌离并不理会他,摸了摸嘴唇,想到那个触感,不自在的扯了扯嘴角了!

    月亮此时也害羞得躲起来了。

    好了,别闹了,说正事!白天那场混乱,你发现什么没有。

    没…只不过发现异族的人变多了。向一苟无奈摆手。

    顾暌离叹了口气:这江阳不久后要变天了,这种安定祥和也不知道能维持多,说着便回房休息了。

    向一苟:你丫的,又在神神秘秘的,不说人话。

    第二天醒来,谢一便如往常一样打拳然后去解忧店。

    待他走到解忧店门口,便看到一老头正醉熏熏地在地上饮酒。

    好家伙,定情一看正是那个怪老头。

    谢一拍了拍他的脸,并扶起他。

    先生,怎么睡在地上。

    哦!小伙子是你呀!老头子我没有钥匙,我把唯一的钥匙给你了。话说,这怪老头心真大,随意把钥匙给别人。

    待回到店里,好家伙,这怪老头看到屋里那么多酒,眼睛都亮起来了。

    谢一看着这老顽童,有些无奈!

    先生先前跟我说了一句诗,便让我帮你看店,是不是有些不妥!请问,先生说的解忧是在:骗在下吗?

    那怪老头又眠了口酒:啊!舒坦!

    这才斜着眼对谢一说:你这几天忙碌着,难道不觉得充足吗?你这是闲着萝卜没事干,瞎操心。再说了,莫作天涯万里意,溪边自有舞雩风。现在你可明白!

    谢一恭敬道:这句话理解不难,就是身处逆境,仍要乐观。但是小生心中的忧愁,还是不能挂怀。

    错了,错了。那怪老头翘着二郎腿,晃悠道。老头子是让你理解,这话确实如此说,但我是想让你通过那首诗了解那个身处困境仍保持乐观心态的作者。

    "快乐,乐观不是一种天赋,而是一种能力。"

    你还年轻,以后还有大把时间体会,更何况,时间会让淡忘一切。不像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说什么都晚喽!咕噜咕噜…酒瓶里的酒又见底了。

    谢一此时有些感概,或许吧!先生总是这般见识广,快乐的心态的确是一种能力,但像我这般心思狭隘的人,等淡然放下一切,看淡人生以后才能拥有快乐吧!很难呢!

章节目录

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磕喜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磕喜糖并收藏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