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小少爷,夫人,房子己经找好了,此时,福临正牵着马,迎面走来。

    没过多久,三人顺利到达目的地。

    只见这院子小小巧巧,前舍后院,一应俱全,另有一门通至林子。通俗的说就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周边还有几户邻家小院,西面的是一个寡妇家,专门卖卤制鸡爪的,著有母老虎之称。他丈夫当兵后,多年不见消息,听说己经战死沙场。她的女儿名白云兮,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只不过颇得母亲真传,性子很沷辣,人称辣凤子。

    北院的是个屠夫家,专门卖猪肉的,

    能耍得一手好刀,尤其擅长杀猪。但长的很憨,人称猪憨憨。他一不好意思便会挠后背。前阵子,他妻子还为他诞下一子,他激动的杀猪庆贺,还免费送猪给邻里邻舍。

    东院,便是一个异族人,只有一个人住。不过,除了说郗话有些磕磕绊绊,再相比于郗朝百姓,他长得显五大三粗的之外,其他倒无怪异之处。

    这下子,谢夫人们都安顿下来了。新的生活,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翌曰,艳阳光照,谢一在院子里跟着福临打拳,

    嘿…呼…呼,哈…只见谢一明双脚微屈,腰板挺直,半蹲成一个马步,使劲的往前挥拳,收腹,回拳…泪水顺着脸颊流到性感的喉咙,滴入早己汗津津的衣衫。

    少爷,今天的强度己经可以了,福临看着谢一颤微微的身体,似是承受不住,总感觉要倒下去一样。

    不,我不想娘兮兮的被人嘲讽,更不想连自己的亲人都保护不了。谢休明强行咬着牙,在心里默默念道。

    大约半小时后,谢休明脱水严重,此时毫无形象的瘫在地上。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福临,只好扶着自家少爷回房。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娘亲在这也没人欺负,那么辛苦干嘛!再说了,出了事福临还会保护我。谢夫人心疼的倒了杯水给谢一。

    谢一伸过水杯,咕咚一声便把水一饮而近。

    娘亲,我有分寸,你就放心吧!

    好好…好,娘亲知道,你现在嫌娘亲烦了,娘亲不打扰你了,我这就去给邻居送礼去。说着,谢夫人就把糕点装在篮里,拿给邻居,作为乔迁之礼。

    谢一眼巴巴的看着自家母亲把糕点都拿走了,觉得有些嘴馋,但又无可存何,失笑一声便休息了。

    午后,院子里的黄鹂正相鸣,几家炊烟正袅袅升起。

    谢一想起那个新奇的店,虽说经历几翻挫折,但内心还有少年心性,他很想见见那个有趣的老头。

    延着那条街头逛了几圈之后,又问了几个人,谢一终于经过古巷,手里提着两瓶梅子酒。走到了解忧店,此时太阳快要下山了,光线照进屋子显得有些萧瑟。谢一仔细观察里边,

    陋室空堂,蜘蛛丝儿解结满雕梁,风吹动糊在蓬窗上的绿纱。桌上磊着书籍茶具,下边摆放着两边椅子,靠着东西壁面都是堆叠着的空酒瓶,靠南对面的是书架,里边书籍大多有泛黄的页面,看起来年代久远,而且书的主人常常翻阅。

    好小子,我闻到酒味了,只见一白翁老叟,嗅着鼻子,掀开门帘,急快的抱住谢一手中的酒,猛的一罐,啊!好酒,好久没尝过如此甘醇的酒了。他还没等谢一松开酒瓶,便就着谢一的手,把一瓶酒咕噜咕噜给饮完。

    谢一调皮把另一瓶梅子酒提高,看着那老叟眼巴巴地望着,吹胡呲牙,快把酒给我,老头子还没喝过瘾呢!

    那老头子蹦着,跳着但怎么也够不着。看这情况这酒暂时喝不着喽!

    好吧!他咂吧着嘴,颇为惋惜地叹了一口气,秒变回正经脸,背后板着手,臭小子,你找我这老头有什么事,看你这样,也不像在解忧的。

    回老先生,我只是好奇,这天下的纷纷扰扰,恩恩怨怨这么多,人情交际错综复杂,你怎么能把忧愁烦恼如风一般消失殆尽呢!

    只见老叟摸了摸嘴巴,故作深沉道:你这娃子,先把酒给我喝口先。

    好,谢一便把剩下的一瓶酒递给老叟,他老顽童抱着酒瓶边喝边走,不一会儿远远听他道,

    娃子,你太偏执了,"莫作天涯万里意,溪边自有舞雩风。你慢慢悟吧!

    这几天我这店便由你管理,客人的人生百态,失意如何,便由你来解忧吧!最重要的一点,不要贪我的酒。

    我要回老婆子那里了,老叟渐行渐远,消失在黄昏当中。

    谢一只好无奈的赶鸭子上架,凉拌喽!

章节目录

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磕喜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磕喜糖并收藏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