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年,郗兴已三百一十馀岁矣。是时,亲属益疏,恢邪臣为王臣相之首计谋为yin乱,大者叛逆,小者不轨,京城内,表面一片安详,内里早有谲诡卷动。

    -------------------------------------

    是谁把帘子的影儿摇动,风来如丝

    一只白鸽斜飞

    抓住其中一根

    轻轻一荡

    翻身跃上了柳条

    晨起凉生,寒冷的露气浸润了琴瑟,露珠滴在了花梢上。手指碰到了琴弦,凝了露水,铮的一声低响,余音宛转。只见那公子一袭白裳,端正坐姿,一根白玉发簪定好头发。侧过冷眸,泽唇凉凉挽延一缕清丽,眉如翠羽。

    哎!谢休明,你怎么成天就知道弹琴,少假正经了!走,跟小爷上花楼喝喝小酒。我听说,最近来了个美人,长得那叫一个如花似玉。啧啧啧…定会让你开bao…郑世子一脸色眯眯道。

    谢休明眠了薄唇,有些不悦,径直抱着琴走了。

    这家伙,不识好人心,呸!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郑世子恶狠狠的吐了口气。

    "世子,怎么办,三皇子交代的事情还没办好"!在学堂里有谢太傅保护着,一时又没有机会下手。一旁的小厮紧张道。

    催催,你们这些狗奴才尽会催,平常一有好处跑的比谁都快!鬼知道怎么办。只见郑世子狠狠的赏了随从爆炒粟子。

    谢休明隐隐约约听到咒骂声,只是不太清楚!但就算听到了他也不会气恼,因为他觉得很无趣!从小到大便这样,习惯了就好!

    待谢休明走回寝室,便习惯性抚了抚信鸽。嘟嘟还是像往常般傲骄,暼了眼谢休明便停在窗边休憩了。

    谢休明拿出一个黑箧子,纤细的手指抚着黑箧子表面的纹理,一下又一下,他惰懒地眯了眯眼。

    里面有他这些年写的信,里面满满当当的字迹,但谢休明没有送出去,随意的拿起其中一张信。那封信是他八岁那年写的,满满的稚气,有些好笑罢了。

    顾哥哥亲启:顾哥哥,我己经进入书塾读书了,你还得我赠予的那个红豆吗?我在无意在一本书中看到关于红豆的描写: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原来那是恋人之间的诗啊!我看到后,害羞了好几天哦!因为,我把红豆给哥哥你了,好像定情信物啊。顾哥哥,不知道你还有没有保留着…

    可能你己经扔掉或弄丢了。

    赫朝三百零五年注。

    谢休明看完信后,突然间心血来潮的来了勇气,便又准备书信一封,不过这次是下定决心把信寄出去。

    他想,叫顾哥哥嘛…不行,称呼太过于肉麻了。于是拿过一张崭新的纸,又重新书写…

    致顾睽离:还记得你曾帮我赶跑三皇子,我很感谢…不行!语气太冰冷了,有些不近言情。他想了想,要不写小时候发生的事吧,否则没话题吧!

    致顾公子:近来可好,还记得我吗?小时侯,我身体弱,你就像个大英雄般保护我,很感激!

    那时候,要是没有你,我可能会被三皇子羞辱。我很想和你交朋友,如果你愿意的话,便回信给我吧!

    还有,我听父亲忧心忡忡地说过:

    最近边塞战乱,适逢西风大作,恰巧战士们要长途跋涉,饱受颠簸流离之苦自是难免,不知,你是否也成为其中一员。如果有,还望珍重!

    谢休明寄

    写完后,谢休明觉得很羞耻,有点孩子气撒娇的感觉唉!

    算了,写都写了,还是寄出去吧!

    "嘟嘟,过来,你已经是个青年鸽了,要机灵点。回来后给你好吃的。谢休明轻轻拍了拍小白鸽的头,顺着羽毛的位置撸了一回,以抚示意它乖乖听话。然后紧接着,他把信卷起来放在信笺里,再绑在嘟嘟的脚上,把那只小白鸽捧在手心上慢慢抬高,直至那只鸽子白色的身影归属蓝天。

    那时候谢休明并不清楚什么是喜欢,只是那个小少年在童年的记忆里过于鲜活,以致念念不忘!他也没有想过以后会纠结不舍,只是一个人的影子就藏在心底最深处,直至生了根,发了芽。

章节目录

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磕喜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磕喜糖并收藏余生是你,称心如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