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楼之上,再度陷入诡静之中。

    周勃胸膛剧烈起伏着,右拳更是狠狠攥起!

    然后,满脸不甘心的将右拳砸在左掌心,颤身一拜:“臣!君前失仪!”

    咬牙切齿的道出不甘之语,周勃微抬起头,吃人般的目光望向刘不疑:“明日,臣便往奉常领罚。”

    见周勃愤然低头,刘弘将目光移回匍匐在地的陈平身上,手掌从玉玺上收回。

    “今日,朕便闻丞相一言。”

    说着,刘弘目光中满是决然:“玺,丞相接否?”

    闻言,陈平的头埋的更低了:“臣纵万死,亦不敢起此祸心···”

    “万请陛下,明察!!!”

    似被冤枉般道过罪,陈平便稍稍直起身,小心取出怀中那枚金印,捧于头顶,再一叩首:“臣老朽,竟使陛下错认至斯,实罪该万死···”

    “臣这便交还相印,乞骸骨,望陛下恩准···”

    看着陈平匍匐在地上的年迈身躯,刘弘深吸了一口气,对陈平的评价更高了一层。

    ——好家伙,合着西元前,官员就已经点亮‘养望’这棵科技树了!

    陈平,根本不是在申请退休。

    他是在学刘弘,以退为进,杀人诛心!

    只要刘弘敢点头,都不用等天亮,就这凛冬深夜,长安城的街头就能流传起儿歌!

    什么苛待老臣啦~刻薄寡恩啦~

    再严重点,出现一句‘陛下神志不清’都有可能!

    封建社会的官员,正常乞骸骨的流程是怎样的?

    ——首先,官员来到皇帝面前,提起自己选定的继任者,旁敲侧击两句:陛下,我看那个谁谁谁很不错,或许能给陛下做点事啊?

    皇帝若是想留这个官员,就会说:嗯,这人是不错,就是资历尚浅,还需要历练。

    官员一听,就会识相的留任,替皇帝把这个‘资历尚浅’的继任者培养好,以后再说退休的事。

    如果皇帝也觉得,该官员确实到了退休的年纪,则会说:这人呐?朕还真是没什么印象。

    这,就是初步准许该官员退休了。

    该官员就会回去,将选定的继任者带在身边,言传身教几个月甚至半年,甚至让渡一些权力过去,试试水。

    然后,第二次找上皇帝:臣替陛下试过了,这人能力真心不错。

    这时候,如果皇帝说:哦?有能力的话,那朕就用用看吧——这就是皇帝对人选不满意了,该官员只能重新选择一个继任者,重复第一个环节。

    如果说:哎呀,朕还是舍不得爱卿呀——这,才是皇帝认可了继任者,允许了该官员退休,该官员客套两句,就该退下了。

    退下之后,该官员也不会马上请辞,而是回去交接政务,让渡权力,引荐人脉,确认继任者一个人可以齁得住场了,才会第三次拜会皇帝:陛下三番慰留,臣感激涕零,但臣实在年纪大了,扛不住了呀~

    到了这时,皇帝才会流两滴眼泪,说两句‘爱卿真乃忠臣也’之类的客套话,并批准该官员乞骸骨,告老还乡。

    这,就是封建时代,官员退休时的‘三请、三辞’。

    起码在历史上的文帝破坏规则,别人一开口就‘行我知道了,你走吧’之前,官员退休的标准模板是这样。

    现在,陈平一副苦大冤深的模样,把丞相印一拿,说是要乞骸骨?

    这跟后世,女盆友张口闭口‘不买就分手’一个性质——这就是一句屁话!

    刘弘一答应,陈平就该到处宣扬‘终究是一个人抗下所有’了。

    再次深吸一口气,将胸中郁结一口吐出,刘弘站起身,收拾好面色,换上一副淡然的表情。

    “丞相,言重了。”

    说着,将陈平从地上扶起,叹气道:“此朕之过也···”

    将陈平安抚回座位,刘弘便强忍着恶心,来到案几对侧坐了下来。

    这,便是刘弘从始至终,都不希望将茅盾搬到台面上的原因。

    ——陈平的丞相位,是太祖高皇帝刘邦亲点!

    身为孙子,哪怕刘邦点了头彘做丞相,刘弘都只能咬着牙,允许那头彘老死在丞相位上;如若不然,汉家‘以孝治天下’的国策就将变为一纸空谈。

    刘弘就将背负一个比‘非刘氏子’更严重的罪名:不孝!

    还不是普通的不孝尊长,而是不孝祖父,不孝太祖高皇帝!

    与原本的历史上,陈平、周勃只敢说原主‘非刘氏子’,而不敢说‘刘氏非天命’一样,刘弘也同样不敢做出任何否定太祖刘邦、惠帝刘盈的举措。

    甚至比起陈平周勃,刘弘更不希望发生那样的事——要知道刘弘的法统来源,就是太祖高皇帝刘邦,惠帝刘盈!

    长安百姓之所以拥护刘弘,北军之所以能被他一嗓子拉到北阙,不是因为那十几万石粟米,亦或是刘弘散发着王霸之气。

    而是因为刘弘姓刘!

    刘邦的刘,刘盈的刘!

    归根结底,无论是北军将士、亦或是长安百姓,支持刘弘的最大原因,首先是:刘弘乃太祖高皇帝刘邦之孙,孝惠皇帝刘盈之子。

    其次,才因为刘弘是天子。

    在原本的历史上,景帝刘启为储近二十载,登基时早已羽翼丰满;文帝最后几年,景帝更是以太子之身监国,虽无天子之名,但早已有天子之实。

    饶是如此,当三朝元老,老丞相申屠嘉在削藩之事上竭力反对时,景帝也拿申屠嘉毫无办法。

    最后,景帝这个实权天子,更是只能默许晁错掘开高庙墙恒,并故意让申屠嘉撞见,在申屠嘉幸灾乐祸来弹劾晁错的时候,又放过晁错。

    费这么大力气,绕这么大一个圈子,猜猜景帝的目的是什么?

    气死申屠嘉!

    能喊出‘吾不爱一人以谢天下’的景帝刘启,面对元老勋贵都只能如此,就更别提现在连禁卫都没掌控的刘弘了。

    可以说,除非陈平光明正大的反了,否则,刘弘拿陈平一点办法都没有。

    从陈平的反应也能看出,对此,陈平也有着无比清晰的认知。

    不过,这也在刘弘的意料之内——如果陈平真这么好对付,历史上的文帝也不会忍气吞声,直到陈平老死才动手了。

    如是想着,刘弘脸上便带上了标志性的淡笑;从棋匣中取出一子,落在了棋盘之上。

    “丞相请。“

章节目录

少帝成长计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中丞佐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中丞佐吏并收藏少帝成长计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