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态紧急,我也顾不上孙狗子是不是三层眼皮了。

    跟村长问清了孙狗子家的具体地址,便跟着付振宇一路小跑着冲向了孙狗子家。

    村长似乎对我们挺愧疚的,加上被孙狗子骗了。

    见到我俩跑了,还在后边嚷嚷,让我俩别着急,他马上召集人手,今天说啥都得揍这狗日的一顿。

    揍一顿?

    听到村长这话,我心中不由得觉得好笑。

    如果这个孙狗子已经化成了厉鬼,单凭着一群村民,又能奈他如何?

    山洞里的那只百魈魃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虽说我是个白搭,可无论是付振宇还是安然,都是一流的高手。

    再加上人皮鬼和王大有这个降头师,都险些团灭。

    一群村民,人数再多估计也没什么大用。

    真的,很多时候,并不是人多,就一定能办成事儿的。

    我和付振宇一前一后,不一会便跑到了孙狗子家。

    跟村长形容的差不多,孙狗子家简直不能用穷来形容了。

    小关村虽说落后,但大部分人家都住上了大瓦房。

    可孙狗子家的院墙,还是土胚墙。

    至于屋子就更被提了,总共只有两间,其中一间的房顶也已经掀盖了。

    别说下雨天了,就是刮个风,估计都得给狗日的吹个半死。

    这种房子别说在城市里了,就算在陵县那种九流的小县城,也早就拆了。

    扑啦啦~

    几只喜鹊在天空中划过,最终落到了院子里。

    “小声点,别让这家伙跑了。”

    “嗯。”

    这话不用付振宇说,我也知道。

    接着,我和付振宇一左一右,分头躲在了大门口的两侧。

    付振宇还特意伸出手指,朝着我一根一根的伸出来。

    “数到三就冲进去。”

    “1!”

    “2!”

    “3……”

    咣当~

    突兀的,付振宇的三还没说出口。

    一道闷声凭空炸响。

    声音不大,却刚好被人听见。

    “坏了!上!”

    哐~

    几乎是院子里那道闷声响起的同时,付振宇的眼睛一瞪。

    也顾不上数数了,抬腿照着面前的那扇糟烂的大门就是一脚。

    哐当~

    大门直接腾空飞出去四五米远。

    付振宇也不啰嗦,一把抄起早已准备好的工兵铲,第一个冲了进去。

    我自然也不会犹豫,从后腰处摸出银鳞,紧跟其后。

    有了上次对战百魈魃的经验,我也看出了银鳞的作用。

    锋利不说,对付这些妖魔鬼怪真挺好使的。

    孙狗子家的院子很小,我俩一前一后的冲进院子后,并没有停留,而是径直冲进了里屋。

    哐~

    又是一脚踹上去,将房门踹开。

    付振宇一个闪身,直接冲进了屋里。

    我的动作稍慢,几乎是付振宇进去的同时,也拎着刀跟了进去。

    果然,房间里早已人去楼空了。

    放眼望去,屋里除了几把破破烂烂的凳子,以及一张少了个腿儿的破桌子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里边的那间屋更是简单,只有一张大炕。

    上边铺着一张破凉席,而炕里头的窗户还敞着。

    “我草!”

    看到这一幕,就算再傻的人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一个箭步窜上炕,我扒着窗沿朝着外边望了望。

    这狗日的孙狗子,家里后窗户外边竟然是一片小树林。

    这还去哪找?

    别说孙狗子找个地方猫起来了,就算直接跑了,都没地方找。

    “妈的。”

    用力在窗户上一拍,我这才扭头朝着付振宇道:

    “这孙子跑了。”

    付振宇闻言,倒没有表现的多么吃惊。

    而是转身坐到了炕上,默默地摸出了香烟。

    先是丢给我一根,付振宇想了一阵,这才喃喃道:

    “这个孙狗子,是怎么知道咱俩来找他的?”

    被付振宇这么一提醒,我也反应过来了。

    对啊,这孙狗子是怎么知道我俩来找他的?

    难不成,外边装了监控?

    不可能啊,先不说这孙狗子穷得叮当响,家里连个起码的电灯都没有。

    即便是安装了监控,他又是在哪里看的?

    “可能是有人把咱俩的行踪提前告诉他了吧?”

    吸了口烟,我不确定的回了句。

    “不会,知道咱俩来找孙狗子的人只有村长。”

    “即便是村长,他又是怎么通知孙狗子的?”

    “山里的信号本来就差,从咱俩离开村长到冲进屋,总共不过1分钟。”

    “这1分钟的时间,电话能打通就不错了。”

    付振宇这么一说,我觉得也不是没有道理。

    而且,如果硬要说是村长给孙狗子通风报信的,那么,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如果村长和孙狗子是一伙儿的,他就不会出卖孙狗子。

    所以,村长这条线估计不怎么靠谱。

    “孙狗子是鬼,能提前知道咱俩来,应该也说得过去吧?”

    这是目前我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了。

    如果说孙狗子是鬼,那就解释的通了。

    在我的印象里,鬼是无所不能的。

    “你以为鬼真的那么神通广大么?”

    一听我这话,付振宇不屑的撇了撇嘴,冷笑一声道:

    “如果它们真的有那么大的能耐,还犯得着拐弯抹角的杀你么?”

    我微微一愣,付振宇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鬼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强大?

    “给俺把屋子围了,别让那贼娃子的跑了!”

    没等我接话,外边一道暴喝声徒然炸响。

    接着,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院子里很快便闯进来一拨人。

    为首的正是村长,后边还跟着七八个壮汉。

    手里都是清一色的铁锨、农镐、铁铲等家伙式。

    村长的行动还挺快。

    我和付振宇对望一眼,连忙走出了屋子。

    “娃娃,抓到那贼娃子了没?”

    见到我俩出来,村长连忙凑了上来问道。

    “没有,让他跑了。”

    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

    “这家伙就好像知道要来抓他一样,没等我俩进来,就跳后窗户跑了。”

    “这他娘的……”

    一听这话,村长又是一阵催胡子瞪眼,急得连连跺脚。

    “大爷,你那有没有这个孙狗子的照片?”

    突兀的,旁边的付振宇忽然开口道。

    “照片啊?还真没……”

    “有,俺有!”

    不等村长把话说完,村长后边站着的一个壮汉忽然开口道:

    “前几天俺结婚,孙狗子被俺拽去了,俺记得那时候照了个集体照,里边应该有孙狗子。”

    说着,那壮汉一溜烟就跑了出去,不一会便蹦着高的回来了。

    “有,里边有孙狗子,当时他还带着草帽,可李大娘不让,硬是把他的草帽给摘下来了。”

    没等他啰嗦完,付振宇已经一把将照片夺了过去。

    “看,这个就是孙狗子。”

    那大汉也不着急,还不忘指了指照片,在一旁解释道。

    嗯?

    我没有看到照片,不过却注意到:

    当付振宇的目光定格在照片上的一瞬间,整个人的身体一震,当场就愣在了原地。

    “怎么了?”

    看到这一幕,我也忍不住凑了过去,在照片上扫了一眼。

    只不过,仅仅一眼,我的眼珠也跟着直了……

    “这……这不就是……”

章节目录

厨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老王家的花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王家的花盆并收藏厨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