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住在宁心宫,这一听就是皇帝的嫔妃们的宫殿,其实这说来也搞笑,不过是太后一直在争一口气罢了。

    姒南不知道,但一直在皇宫长大的娇儿知道很多皇宫的宫闱秘事。

    刚刚进入宁心宫便看见,本不是牡丹开的时节,这宫殿里却开着大朵大朵的牡丹花,好不夺目,这实在是不像一个当朝太后会喜欢的花。

    微微抬头刚好看见一个身着金色宫装的女人。

    姒南微微作揖,太后直接无视转身就走。

    她挑了挑眉,果然来者不善啊!

    “跪下!”

    姒南懵逼半秒,这太后莫不是故意找茬儿!

    姒南看着她一脸威严的样子,若自己真的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山里孩子,就真的被她唬住了。

    反正现在她很不高兴。

    直接转身就要走,她可不惯她!把她惹毛了,信不信她把这楚宫弄的鸡飞狗跳。

    太后也是显然没有把姒南放在眼里,只是一个山丫头而已,皇后不护,皇帝也不爱,挂在一个外籍人的名下,什么靠山也没有,可不就是任人宰割吗?说实话,在姒南身上太后就没有动脑子,就算把她杀了她的爹娘都挣着掩藏真相,把她埋了。

    而姒南又哪里看不出,和太后对视着剑拔弩张,气氛好不僵硬。

    姒南懒得跟她较劲,抓起娇儿转身就要走,一帮太监丫鬟立即围了上来凶神恶煞的样子。

    姒南微微侧脸,露出精致绝美的侧颜“太后这是要干什么?姒南自问没有得罪您,这问罪来得太突然了吧。”

    太后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昨晚那装神弄鬼的事儿是你搞出来的。”

    姒南的眉头渐渐蹙起,又想起了那个干净如明玉,纯洁如皎月般的男子,难不成真的是他?昨晚他也明显是猜到是自己搞鬼了,最后还被渣爹的人叫走了。

    依娜是西域的人,代表两国的友好,她也不敢处罚,只有爹不疼娘不爱的姒南。

    这可是钉死她了。

    姒南将娇儿拉在自己身后,心里盘算着怎么逃出去,要不然就只能求外援了,可是那些人的人情,姒南可不想这么早就用了。

    “太后娘娘,不管你信不信,我可没有本事弄这些东西,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起谎来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突然,门被风吹开,一个身着暗青色衣衫的男子出现在她面前。

    老实话,这宿先是不是很喜欢青色,好几次见他都是雷打不动的暗青色。

    身姿挺拔,面如冠玉,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

    姒南见他来,心里便给他打了个叉,这人消息比依娜还灵通,就是不是太后的人也不是什么好鸟。

    他全程没有看太后一眼,径直走到姒南身边,声音带着些见着姒南的欣喜“无碍?”

    姒南看着他那张俊脸,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走到姒南身前,高大的身躯瞬间挡住姒南的视线却让人无比安心。

    他声音也很好听,对太后说的话带着些许不耐“太后娘娘,您也许怪错人了。”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他的也很意思明确,姒南在宫里不是没有靠山!

    “这国师居然可以随便进出皇帝后宫,我看你才是目无王法了!”

章节目录

南有娇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以南宿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以南宿仙并收藏南有娇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