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大陆的夜半,半空中一片漆黑,在这雪季的凉夜里除了寒冷还是寒冷。

    窗外除了狂吼的风声,就是从树上簌簌掉落的雪花,华夏城里的雪季还是比较暖和的,凉的是饱含相思之苦的人那颗冰冷的心。

    深夜。

    尽管小楼火墙烧的再旺,床上的女人还是蜷曲在木榻的一角,怀里紧紧的抱着一个枕头,或许因为这样女人心里能踏实一些。

    女人的脸颊紧紧的压在抱在怀里的枕头上,在异世养了六七年的长发似墨染的绸缎一般平铺在床上,趁的一张小脸愈发的精致可人。

    她的眉头紧紧皱着,好像是中了什么可怕的梦魇,长长的睫毛时而抖动着,就像跳动的美丽蝶翼。

    那双平日尽是潋滟的美目也紧紧闭着,小巧的鼻翼带着急促的呼吸,那张艳丽的菱唇轻轻的一张一合,似乎说着微不可闻的呓语。

    床上的这个女人正是留守在华夏城的虹儿,自从银石走后她日日数着时间渡日,每夜带着思念和担忧入眠。

    白日里她还能去治治伤患和几个女人一起插科打诨的消磨这银石不在的难挨时间。

    可到了夜晚,便是她最难熬的时间!

    可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同的,它的不同是因为银石冒着风雪,把先锋队丢给大猛不管,自己日夜兼程的归来。

    他知道他的女人也是同样的思念着自己!

    此刻,沐浴后收拾好自己的男人,一进卧室门就看见木榻上的女人就躺在平时他睡的那一侧,怀里抱的也是他日常用的枕头。

    这让他的心怎么能不触动?

    本来还想等湿发干些,身子暖一些再靠近睡梦中的小女人的,可目睹了眼前的这一切他再也等不及了。高大挺拓的男人俯身就衔住了女人绯色的唇,或啃或咬仿佛是为了尽情倾诉自己的相思一样。

    他们间的热吻,从未有一刻像这个寒夜里的急切与绵长。

    片刻后,男人的嘴巴早已经不满足流连在女人的唇上,那削薄的唇开始从女人的红唇转移到纤细的脖颈和……洁白如玉的肩头,所到之处带着无比肆虐的疯狂…

    虹张开眼睛的时候,正是男人不算温柔的扯去她身上最后一片布料的时候,她眉眼弯弯,太阳穴那里还挂着一滴清泪。

    这是梦吗?

    如果是梦,为何她身体的感觉会那么真实?皮肤上传来的战栗感和鼻息间的味道为什么让她熟悉的想哭泣!

    而后,心智逐渐被身体的感宫快要淹没的时候,她想。

    如若这是梦,也是一场美梦!

    即是场美梦,她为何想醒来?

    继续沉醉,继续沉沦,继续在这美梦里消耗银石归来之前的光阴,也是不错的吧?

    只是,这感觉为什么这么真实?直到软的不能再软的身体被脑海的白光控制的紧缩着指尖之后,让她因受不了这狂热的刺激而昏厥了过去。

    翌日清晨。

    虹睁开眼睛便看见自己房间里人头攒动,心头还有一瞬间的迷惑,简安和香草在这里还说的过去,为何连月阿爸也在卧室门口往里张望。

    那模样,好像还很焦急和忧心!

    虹不知道这么多人都围在她房间里是何缘由?刚想开口询问,却发现嗓子疼的几乎发不出声音了。

    软绵绵的身子动也不想动,只能用手拍了拍身边的香草,用嘴型开口问:“你们怎么都过来了?”

    妈的,她睡了一觉做了个美梦,怎么一醒来感觉自己像是真被臭男人那啥了一夜那么的累?

    这感觉他妈的不要太真实?

    虹琉璃一样的黑眸还没看到香草的回答,就听见香草咋咋呼呼的喊道:“嫂子醒了,嫂子醒来了……”

    虹:“……”难道她是死过去了么?小丫头总爱大惊小怪。

    只见简安拍了拍香草的手背,还没来得及让她安静些,就看见银石从卧室门口扒开人群,急冲冲走进来的样子。

    虹仿佛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她一个带着美梦的觉睡醒,男人就回来了?

    不过映入眼帘的男人,面上明显带着风霜。一头黑色的长发被他随便一挽,松松垮垮的垂在脑后,脸庞也消瘦了许多,嘴角上还起了许多泛白的干皮,看的虹一阵心疼!

    银石的手里端着一碗软糯的米粥,走到木榻前一手轻轻的抚着虹的面颊温柔道:“肚子饿不饿?不饿也得吃一些,你发烧了,我才叫了简安和香草过来给你煎药!”

    虹的神情比较激动,相比自己的身体来说,她还是先确定这是不是梦最为重要:“你是真的回来了吗?我现在不是做梦吧?”

    “虹儿得乖乖听话,咱们先把粥喝了,吃完饭再把药汤喝了之后,我会好好的告诉你这是不是真的。”银石诱哄着把药放在了小女人的唇边。

    为了确认自己是不是在梦里,虹使劲的咬了咬舌尖:嘶……真他妈的疼…看来这男人回来是真的了。

    甚至都没让银石喂,虹就呼呼噜噜的喝完了米粥,又平生第一次用最快的速度把一碗黑乎乎,苦哈哈的黑药汁灌进了肚里,而且还破天荒的没抱怨药汤苦,她可是最怕苦的人。

    虹喝完了药汤,嘴里被塞进来一块甜甜的果脯,早在银石叫虹乖乖的时候大伙儿就悄悄的跑到了外面,还真是没一个人是不识趣的。

    口腔里胡乱咽下果脯,虹就带着哽咽的嗓音喊道:“大石头,我好想你…”虹毫无顾忌的投入男人的怀抱里,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生怕一个松手人就会跑似的。

    “我也好想虹儿,做梦都想……”后面的半句银石悄悄的对着虹儿的耳根说的,声音轻的不能再轻了,可是她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这个臭男人,一回来就调戏她,哼……

    银石将下颚放在虹的肩膀上,手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直到感受到怀里的女人身体不似刚才那样僵硬,才起身温柔拍了拍她的后脑道:“陪着我再睡一会儿,听话,你也病着得多休息。”

    “嗯……”

    女人的声音无比的柔顺,好像只要男人待在她身旁,要她做什么都可以的样子,看来这一次的分别,她真被这相思之苦累的不轻。

    银石看虹老实乖巧的躺进他的臂弯,才抬起头擦了擦自己隐没在额际里的虚汗。

    昨夜,他带着一身凉气入室,还未干的湿发肯定碰着了虹娇软的身子。又加上他们俩百余日未见,他未考虑其他便缠了上去。

    再说,他在情事上的需求量本来就大。平常两个人长年不分,他才勉勉强强的填饱肚子。

    可是,这一次的分离让他“饿”极了,他草草啃了几口哪能算饱。看着虹儿在昏黄烛火下的绝美胴.体,他又疯魔了一样的红了眼睛,缠着她又闹了个没够,也不知道折腾了几次,直到他发现天色微亮后才算停歇。

    谁知道他才拥着她小睡片刻,便觉着女人的身体烧烫的厉害,他这才知道估计是自己把小女人给折腾病了,这才大早上就去银煜家请简安过来照顾着。

    顾连着弦师傅的年岁已高,他又去找了香草这丫头弄了些感染风寒的草药。为了让虹好好吃药,他又去厨房做了碗米粥。

    谁知道他一进卧室会有那么多人围着?他的虹儿啊!就是被那么多人喜欢着,关心着,真好!

    想到这银石又抚了抚额头,怕小女人醒来后身体的异样,肯定会后知后觉的发现是他昨晚上“作的恶。”肯定少不了一顿闹腾,到时候他的小石头又得饿上几天了。

    ……不过,他脱离大部队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回来,已经三个晚上未歇息了,此刻他只想抱着小女人好好的睡一觉。

    正在银石和虹休息的白日,银煜正一边穿竹制作战服,一边给简安交代:“在家好好的,银猎跟着陌北就好不用你费心,你无聊的时候就陪陪你那小姐们儿就行了。”

    简安白了他一眼道:“不说虹儿有银石陪着,你就那么相信银石是全胜归来一个人先行回华夏城的?他就不可能……?”

    “安安,不要怀疑银石,他的年龄比我大上两岁,许多运筹帷幄的谋略都是儿时受他的点拨,就连我曾经最为骄傲的武力值,和如今的银石相比,都不值一提了。”

    特别是这两年,他越发觉得银石的武力值高深莫测了,有一次他竟然都没发现银石是怎么到他身边的,说是悄无声息也不为过……

    “我知道,你们是亲兄弟。我和虹儿也是一样,如果不是因为我虹也不会到这里?”简安说完对银石投来一个暖心的微笑。

    她懂得:有时候男人之间的兄弟情谊,丝毫不亚于女人们那种姐妹之情。不过听银煜这么说,虹的男人真的厉害呢!

    “嗯,你只要记得大石为了我们俩付出了多少就行,我先带着卫队军去接应后面的先锋队了,你好好的在家等我。”银石说罢,又在简安唇上啄了一下才骑上马离开。

    简安靠在门口,直到离开的银煜再也看不见,才回到屋里。房间里的兽皮多的是,她得多挑几块好的,银石出门这么久,衣裳肯定都不能要了,她得赶制两套给银石,谁让虹那死丫头的手笨的像猪脚一样呢!

    这一刻,姐妹情深似海,简安的脑海里还幻想着假如有一天虹有了小崽子,一定也要穿她做的小衣服。

    可是,沉浸在幸福里的她,怎么也没料到虹和他们分离会来的这么快,想来…她和虹儿相逢在雪季,分别也在雪季。

    当那份别离之苦给他们当头棒喝的时候,银石也彻底的颓废了,甚至连命都不想要了……

章节目录

将军,医女大人逃跑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周大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大小姐并收藏将军,医女大人逃跑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