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林劫的反应,易峥旋即笑道:“除了这点,在进入总部范围内的大阵内,除了我们专门制造的传讯令牌,其他的传讯令牌则会通通失效,无法传递信息。而持有这种传讯令牌的则是通过信任考核的人。”

    林劫点了点头,突然问道:“这大阵的构建者有谁?”

    愣愣在术阵上有着很高的术阵造诣,如果它之前呆在北莽联盟,那想必这个大阵的构建者应该会有着它的身影。

    沉默了片刻,易峥脸色看着林劫微微不自然,“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林劫讪讪的说道。

    虽然他只是着急愣愣的情况而已,但是易峥并不知情,所以他生出难以理解的警惕之心也可以理解,他当然也不会再问下去。

    易峥看了林劫数秒后,便是率先走下了车厢。

    一旁的萱雅用手肘戳了一下林劫,白了他一眼,“还好你杀了一名巫国教官,证明了你的立场,要不然刚刚那一句话就能让他对我们的信任全失了。”

    林劫挠了挠头,“抱歉。”

    “你知道就好。“萱雅皱了皱琼鼻,“对了,你问这事干嘛?”

    “……没什么。”看着他们都下了车厢,旋即林劫看向她,“他们都走了,我们也快走吧。”

    说完,他便是走下了车厢,萱雅柳眉微蹙,没有追问,也是随着他走了下去。

    走下车厢,只见前一辆马车上也是下来几个人,看起来应该和这易峥是相同的职位,他们站在一起交谈了几句。

    林劫没有在意他们之间的谈话,而是目光向着正前方看去。

    前方依旧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但是他能敏锐的察觉到这里并没有这么简单,流溢着淡淡的精神力波动的气息,而联想到他们在这里停下来的原因,估计前方就是隐匿在大阵之中的北莽联盟总部了!

    易峥和那几人交谈了几句后,走上前去,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来,后将令牌贴在前方的一处空间。

    那处空间突然如化了一般消融出一个小缺口,即便这个缺口很小,但是透过这个小缺口依旧能看到矗立于其中的庞大建筑,仅仅只是一角就显得十分庞大,若是从高空看到这完整的建筑,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庞然大物。

    缺口之中的两边分别有着一排士兵,他们庄重而冷峻,沉重而内敛,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身上透露出来的冷冽杀意,明显是久经沙场,只是脸上氤氲着丝丝厌倦之色。

    至于他们的实力全部都是原魄强者,差不多刚刚好是选拔赛进入北莽联盟总部的要求,看来这些从选拔赛出去的人在总部之中并受不到什么重视,做着最低等的事。

    不过这也在所难免,毕竟原魄强者在这乱世之中实在算不得什么,每一场战役中都会有大量的原魄强者丧生,没什么背景的话,注定得不到什么重视。

    一名身穿铠甲,气宇轩昂的骑士从中走了出来,看装扮和其他士兵稍稍有些不一样,应该是这里的士兵长,他的实力深厚,是一名原将强者。

    他看了易峥一眼,又看向他身后的林劫他们,剑眉一皱,“他们是谁?”

    “据点收入进来的人才。”易峥回答道。

    “不对吧?”士兵长目光在后面的人群中扫描了一遍,目光变得犀利的盯着易峥,“她们这些人当中大部分人可都不在要求范围内。”

    易峥也是知道此次情况特殊,浅笑着解释道:“他们据点被巫国发现,所以我便将他们都带过来安置,你就通融一下吧。”

    “易大人,你应该知道这不符合规定吧?据点被毁了应该是安置在其他据点之中吧?”士兵长面无表情的说道,看其冷漠的模样显然是不想通融了。

    听着士兵长声音之中的冷色,易峥的脸色变得难堪起来,旋即盯向士兵长,温和的眼神略显尖锐,“这次的情况不一样。”

    他转头指向林劫,“在此次巫国的入侵战中,他斩杀了一名巫国的四品术阵师,这样的功劳好像带点家眷进来似乎在规矩之中吧?”

    听到易峥误以为紫雅她们都是他的家眷,林劫眉头皱起,萱雅她们也都是一脸羞红,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士兵长顺着易峥的手势看向林劫,眉头微挑。

    他惊讶的倒不是他有这么多的女家眷,而是他的实力只是原士六脉而已,这般实力在他眼中绝对不可能杀死一名四品术阵师!

    对!不可能是他!

    士兵长恍惚了片刻,重新看向易峥,“易大人,你是指错了吧?你现在所指的人可才仅仅原士六脉而已。”

    易峥淡淡一笑,“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重视他?”

    士兵长一怔,旋即依旧摇了摇头,显然还是不相信这等荒唐之事,“易大人说笑了,你我心知肚明,如此巨大的境界跨度他怎么可能赢?难道你亲眼见到了?”

    “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证,但是据点的全部人都亲眼目睹,而且现场也确实有着巫国四品术阵师的尸体。”易峥回应道。

    “哦?原来不是亲眼验证,这么说现场应该有很多可能了?”士兵长声音淡漠,直直的盯着易峥,依旧没有什么松动之色。

    一旁的林劫也是眉头微皱,看来他顺利的进入北莽联盟之中还是有些麻烦。

    易峥脸色沉了下来,虽然他和慕青说好了,但是这个门口的守卫和他并不是一个宗门的,也就是说他根本管不到他,如今他守着自己的死规,他也难以和他说通。

    在易峥没有什么好办法之时,林劫缓步上前,看向那名一脸冷色的士兵长,道:“你不放我们进去无非是不相信我的实力罢了,现在我人就在这,你大可一试。”

    如今局势陷入僵持,他进入总部还有很多事要干,自然不可能将时间浪费在这里,所以只能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证明自己。

    虽然说不动用无的话也不能击败他,但是展现出让他为之信服的实力就足够了。

    低着头的易峥一脸惊奇的看向林劫,没有说什么,当下他也束手无策,也就唯有他的方法能解决当前的困局了。

    士兵长微愣,威武的脸上变得肃然起来,“我本来是不能随意动手的,不过这次情况特殊,便如你所愿!”

    “可你今天才刚刚醒来啊。”萱雅上前两步,俏脸上流露着担忧之色。

    闻言,林劫转头笑道:“放心,我已经全部恢复了。”

    看着那和煦的笑容,和往常一样充斥着非凡的自信,萱雅慢慢冷静了下来。

    士兵长眼神突然一凛,周身赤红色的气浪流溢,令人寒毛倒竖,这竟然是凝聚到实质的杀气!那两排士兵都是眼神微晃,向后退了一段几步。

    观其气势,这般的逼人,想来这士兵长一定是在战场上经历鲜血的浇灌,从无数死人堆里爬出来才练就如此强烈的杀气。

    气势汹汹的士兵长嘴角微提,“这是我历经九十九场战役,杀了近万人才磨炼出来的杀气威亚,一般人若是被我的杀意威亚覆盖,瞬间就会斗志全无,手脚软塌,甚至被入侵神志,即便是一般的原魄强者也难以抵御。”

    解释完,士兵长盯向林劫,“你现在还要继续么?”

    没有犹豫,没有废话,林劫淡然道:“来吧。”

    士兵长脸色微变,但仅仅只存在须叟,旋即缓步走向林劫,脚步沉着而稳重,每一步都在地面上踏出一道深深的脚印。

    很快,士兵长周围氤氲着的杀气便全部降临到了林劫身上。

    后面的两排士兵都是撇头直直盯着林劫,隐含着淡淡的幸灾乐祸之色,队长的杀气威亚他们再清楚不过,他们中间都没有一个人能承受下来,所以他们自然也不会认为境界比他们还低的林劫能承受下来。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他们都是窒息的等待,等待林劫出现溃败之势,但是如今在杀气威亚下的林劫却是一脸淡定的挺立着,恍若杀气未曾降临。

    “怎么回事?队长的杀气威亚难道对他不起作用?真是我们低估他了?”左侧一名士兵一脸错愕的问道。

    “不可能!”另一名士兵却摇了摇头,“你没看到那家伙一脸淡然的表情么?就算他真能抗下队长的威亚,但也不可能这般轻松,我想应该是队长留情了,并没有完全展开杀气威亚的威力!不然他怎么可能这般轻松!”

    “有理!”

    其他的士兵纷纷表示认同,不然被眼前看起来如此年轻的少年超越了他们,他们心里还真是极其的不舒服,所以他们当然还是愿意相信那名士兵的说辞。

章节目录

名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四眼钢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眼钢牙并收藏名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