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

    五庄观后院。

    庞大的后院,放置了二十来个麻袋。

    星陨面色沉重的站在台阶上。

    他见过残酷的战场,也见过疾病横行的村落,但委实没见过这么多被害死的普通人。

    这些都还是孩子啊。

    从他们的骨骼就可以看出,最大的年纪也就在十五六岁。

    从死因上来看,除了一部分被虐待而死的,甚至还有溺水而亡的。

    这就说明了,那些孩子在装进麻袋沉江前还没有死……一直等到他们被放进水底,才被活活淹死。

    “紫烟,你打算怎么办?”

    站在院子里的除了星陨之外,就只有赶回来的紫烟。

    紫烟也一阵默然,她想到了人性之恶,但没想到人性会有如此之恶。

    “冯家必须为此付出代价。”紫烟缓缓道。

    “能做到吗?我们没有真凭实据,冯青岩只要不承认,我们就没办法。”

    “而且,就算冯青岩扛不住了,他大可以丢出几个替罪羔羊,自己依旧逍遥法外,而我们却不能使用别的招数。”星陨叹了口气。

    东陵书院在朝堂上势力太过庞大,而冯家更是其中的中流砥柱,冯家两大支柱,冯甲贵和冯月恒,都是呼风唤雨的大儒。

    他们想要对付冯家,使用盘外招是决然不成的,要不是背后有皇帝在撑腰,他们连对抗的可能都没有。

    “拿到真凭实据就好了。”紫烟唇角勾起。

    她为何要使用这么繁琐的法子来办?还不是要想办法拿到证据。

    真正的证据,尸骨是不成的,一定要拿到跟冯家有关系的贴身之物才成。

    “怎么拿你不用管,你只要办好你这边的事。”紫烟道。

    “我担心冯家已经有所察觉。”星陨皱眉。

    “他们当然已经察觉不对劲了,你以为冯家这种钟鼎世家是开玩笑的吗?”紫烟挑眉,“他们已经派出了一只私卫。”

    “能应对吗?要不要我出手?”星陨道。

    “他们家的私卫,训练倒是够了,但没法子跟我们暗卫比的。”紫烟很是自信道。

    “那倒也是,他们那个私卫,我见过,实力的确不够,但是你也要小心,须知再不堪,他们也是训练有素的,稍不留意,就会翻船。”星陨淡淡道。

    不管嘴上怎么说,对于紫烟,他是生死与共的。

    “翻船的会是他们,不会是我。”紫烟道,“你把这些尸骨处理一下放进地窖,这些都要保存好,以后都是证据。”

    “放心,我会办妥的。”

    “嗯,这些就拜托你了,一会儿我要出城接人,来自草原上的客人,既是客人,又是帮手。”紫烟缓缓道。

    “去吧。”

    ……

    “两位,你们已经商议好了吗?”冯青岩双手负在身后,冷冷的望着面前的两名汉子。

    这两名汉子,正是冯家私兵的两位领头人,他们因常年一个在头上缠着白头巾一个在头上缠着黑头巾,而由此有了称呼代号,白头巾和黑头巾。

    “少爷,这件事,我看的确是有蹊跷,有人在背后捣鬼。”白头巾皱眉道。

    “那两位老妇人,全家都消失了,多半是被人藏起来了。”黑头巾也开口道。

    “我问的是,你们商议好了该办些什么,而不是说这些早已经说过的话。”冯青岩有些不满道。

    “很简单,我们请君入瓮,既然有人在私下盯上我们,我们就设一个诱饵,让他们过来咬。”白头巾伸出手掌,朝着空中横切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可以,这件事你们来安排,要是最后没有成功,那就销毁一切相关资料,不能留下半分。”冯青岩下了结论,之前,他这十几年留下了太多的罪证,尽管一直都没有被人发现,但还是担心会有蛛丝马迹。

    他是小心谨慎的性子,哪怕有一点麻烦和疑问,都要提前将其处理掉,不能任由其事态蔓延开来。

    “公子请放心。”

    “不能让老爷知道,不到最后关头,都不要说出来。”冯青岩又强调了一下。

    这件事,他是瞒着父亲的,但他不觉得有什么,在他这样的世家,他并不算太过分,江南那些世家玩的比他过分的公子爷多的是。

    更何况,他的父亲,大儒冯甲贵,自己也有自己的玩法,他可是一清二楚。

    “公子你不用担心,这件事,老爷不会知道的。”白头巾和黑头巾早就投靠了冯青岩,他们名义上的主子是冯甲贵,实际上已经跟了冯青岩。

    但这也没有太大区别,冯甲贵和冯青岩都是一家人,听谁的不是听呢。

    反正他们是拿钱办事,只要主子钱到位了,活儿他们就给干。

    等黑头巾和白头巾一起离开以后,房间里面便只剩下冯青岩一个人。

    冯青岩脸上露出了阴郁之色。

    他其实早就有暴露的觉悟,但没想到是以这种形式暴露。

    究竟背后之人是谁,他现在也有相关的几种猜测。

    最容易应对的是那些跟他家族私下有矛盾的家族,最难应对的是……皇帝齐氏!

    现今的皇帝齐星云,可不是好相与的,他想要对付世家子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让他抓到把柄,那就麻烦了。

    不管怎样,他都会将麻烦降到最低。

    冯青岩走到墙壁边,手掌在墙壁上一拍。

    “呼……”的一声。

    墙壁上面裂开了一条缝隙,一处密室缓缓出现在眼前。

    冯青岩迈步走进密室里面,扫了四周一眼,望着墙壁上悬挂着的很多字画,还有书案上的很多书册等物品,他手掌一抬,就拿出了一根火折子。

    “不能留了啊,真是可惜!”冯青岩叹息了一声,脸上露出痛惜之色。

    他收藏了这么久的物品,都不能保留了,但他再难受,也不能任性而为。

    手掌一动,擦亮火折子,他抬手将密室里面的书卷都给点燃了,等腾腾而起的火苗逐渐吞噬了密室以后,他方才快步朝着外面跑去。

    过了一段时间,附近的丫鬟发现冲起的火苗,惊吓之下大叫:“走水了,走水了!”

    一堆丫鬟仆人赶紧赶过来,只是他们来到此地,已经晚了。

章节目录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巅峰小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巅峰小雨并收藏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