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螫王和古荒吼螶定睛细瞧,发现此兽好似豪猪一般,遍体尖刺,身形巨大、膘肥体壮。

    只是出奇的是,这古怪豪猪的半边脑袋和身躯都是金属构造,另外一半则是肉身,刚才掠影黑螫的腐蚀黏液落在肉身上,故此让这个家伙剧痛难忍。

    “这个藏宝洞内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

    “就是,也不知道这里的主人脑子里装些什么玩意,竟然会弄出这种半金属的怪物来。”

    金螫王和吼螶一边议论着,一边迅速围拢上前,堵住了此兽的前后退路,半金属豪猪此刻胆战心惊,原想在此处伏击猎物的它万万没想到,会碰上硬钉子,这回不但弄不到果腹之物,还得被活活打死!

    “咱们在这里似乎还没见过半金属半肉身的家伙,兴许关爷会对它感兴趣,要不,生擒回去?”

    “好啊,这是个不错的建议。”听到吼螶的话,金螫王表示同意,随即道:“那咱们动作就麻利点,别让这个家伙有逃走的机会。”

    “冲上去!”在金螫王的命令下,十余只黑螫挟风疾飙,堪堪落在了半金属豪猪身躯上,大口啃咬起来,黑螫们的牙齿带着腐蚀力,要想咬断这家伙身上的尖刺,堪称轻而易举。

    “呼噜噜……吼吼吼……”

    意识到大事不妙,半金属豪猪吓得浑身栗抖,这家伙拼命抖动肥硕彪躯,想要把黑螫们摔落下来,可就是白费力气,“唰唰唰!”无奈之下,豪猪倒也会急中生智,倏忽蜷缩身躯就地打滚。

    “咣咣咣!”

    “嘭嘭嘭!”

    黑螫们终于在猝不及防之下纷纷飞起,继而狼狈坠地,但此刻它们已经替金螫王和古荒吼螶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嚓嚓嚓!嗤嗤嗤!”电光石火间,吼螶的大片风刃挟风疾落,正好打在打滚的豪猪身躯上。

    “咯吱吱!”对方的身子瞬间被风刃遏止,刹住了急转之势,与此同时,金螫王用灵气细丝编织的大网顺势甩落下来,正好罩住了豪猪。

    “唩唩唩——唩唩唩——”霎时间感到自己无法挣脱束缚的豪猪立时发出凄厉惨叫,金螫王和古荒吼螶直想捂着脑袋摇晃。

    “老天呐,这家伙的嗓子怎么回事?吼出的声音实在太吵了!”

    “当啷啷!”吼螶刚说到这里,自己手里拿着那个蕴藏灵气的方形石块没拿稳,应声坠地,还顺势滚到了半金属豪猪面前。

    原本这家伙还扯着嗓子发出杀猪似的嚎叫,可以看到此物,登时瞠目结舌,不再出声了,而且半张的大嘴里还淌出滴滴答答的哈喇子。

    “咦?怎么不叫了?”金螫王感到有些奇怪,仔细一看才知道缘故:“莫非这豪猪喜欢蕴藏灵气的石块?”

    “也许吧,否则的话,这家伙也不可能变得如此老实。”古荒吼螶说道:“要不然,咱们试一试?”

    “也好。”金螫王道:“那你就动手吧。”

    听到这话以后,古荒吼螶点了点头,顺手捡起灵气石块,在被网住的半金属豪猪面前晃了晃,而后道:“不反抗我们,老老实实的话,这玩意就给你,如何?”

    “呜呜呜……唩唩唩……”面对灵气石块的诱惑,流下口水的半金属豪猪稍一吭哧,便狠狠点了点头,这家伙自忖反正也逃不走了,倒不如留下,先把好吃的弄到嘴里再说。

    “呵呵,拿去吃吧。”说着,古荒吼螶把灵气石块扔向豪猪,这个家伙毫不犹豫的张嘴就咬,“咔嚓、咔嚓”咀嚼起来,三两下就把这东西吃完了,之后还舔了舔嘴唇,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

    “嘁,真是个吃货。”

    金螫王嘀咕道:“从这个家伙身上,我都看见甲貅王的影子了。”

    “哈哈哈,别说,它们还真有几分相似呢。”听了它的话,古荒吼螶一下子就被逗乐了。

    “好了,这网子估计也用不到了。”金螫王此刻撤掉灵气丝网,万没想到,那半金属豪猪立刻屁颠颠跑到了面前,唩唩低鸣,摇着尾巴,一脸谄媚之色,那样子还想讨要灵气石块吃。

    “哼,馋鬼都是没救的家伙。”金螫王冷笑一声:“再给你吃也可以,不过,你得跟着我们走,明白了吗?不许逃走,不许反抗捣乱。”

    “唩唩唩!”听到这话,半金属豪猪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还以为要揍这个家伙一顿才能收服,没想到,小小的灵气石块就把它摆平了。”古荒吼螶摇了摇头,笑道:“是不是有点太容易了?”

    “嘿嘿嘿,我觉得也是,不过,能不动手更好。”

    金螫王随口道:“也替咱们省力气了不是吗?要知道,抓住这么一个膘肥体壮的家伙,得把掠影黑螫们累个半死才能抬到关爷那边,现在好了,它巴不得自己跟着咱们跑呢。”

    “说得对,这回可是省大事了。”

    吼螶点了点头,而后对半金属豪猪叫道:“喂,跟上我们,走吧。”

    ……

    另一边,关横他们绕过岔路,已经到了某座石屋近前。

    “这回是赤红颜色的石屋。”“藏宝洞的建造者是不是很无聊?”若桃说道:“竟然还有时间给这些屋子上色……”

    “咦?”关横此刻听到她的话,往前走了几步查看石屋表面,而后沉声道:“这不是普通的红颜色……而是鲜血!”

    “什么?!”闻听此言,卿凰有些诧异的问道:“鲜血暴露在空气中太久不是会变成黑色吗?为何还是这般鲜艳红彤彤的?”

    “大概是石屋的建造者用了特殊的方法,让鲜血不会变色。”关横指着石屋说道:“这么重的血腥味,我怎么可能认错?”

    “关爷说的是,石屋外墙的血腥味确实很浓。”魔魈点了点头,随即道:“这石屋建造者真是恶趣味,诸位,咱们要不要进去啊?”

    “当然进去,不过想到这墙上的鲜血,我就感到心里毛毛的。”珍雯如此说道。

    “别怕,没什么大不了的。”若桃此时拍了拍珍雯的肩头,说:“咱们只是进去看看,转一圈,只要里面的宝物到手,你要是看这血石屋不顺眼,就让公子毁了它便是。”

章节目录

御鬼者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侠网只为原作者沙之愚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沙之愚者并收藏御鬼者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