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 、 、 、 、 、

    第402章结局

    老爷子生前活得不够热闹,死后是热闹得很。

    村子里面死了人都是找附近的来吹唱,这次经过大家激烈的商量请来了城里的丧葬唱戏队伍,不光是这村子里面的小孩子都来围着看,围着听,就是那大人们也都跑到老梁家来看,夜里很晚都不回去,有的人还跟着唱,还有的老太太老头子被唱哭了的,那些唱戏的终究只是面子活路,到了时辰老爷子就还是要上山的,老太太请村长给披了山顶上的一块地,这可是老爷子的荣耀,都说站得高看得远,一般的人死了村长不一定给山顶上的地,这次是看在悠悠的名才给的。

    出殡这天起了毛毛雨,这是好兆头,说是天都在哭,这雨得越大,说那是老天爷哭得越凶,证明这个人也就越好,反之就说明这个人很平常云云。可是这雨也有雨的坏处,老爷子是要埋在山顶上的,所以尽管是八个人在抬脚,这走三步退一步,其实还是很慢的,后面还跟着孝子孝孙及一些亲朋好有些,有的举着花圈,有的两个人抬着祭帐,远远的看去,这一路像是组成了一条花蛇一样。

    “叫你不要来,你要跟着来,你怀着孩子,又不好走。”梁之礼本来该走在梁之仁后面的,这不为了拉着王后娘,这是走在了很后面。

    “我不跟着来,你能看好了,我估计别热说什么你就得让,再说了等会儿你爹葬了,我可得跟大家一起跑着回去扫财的。”王后娘之前是不知道要扫财的,还是这几日院子里面人多听人讲的。差一点她就错过了。

    梁之礼这也顾不得说了,他现在必须到前面去,路太陡了,老爷子的棺材上不去,现在正搁在路上,抬脚的人的意思是要找几个壮劳力在前面用绳子拉,抬脚的人再使力才能把棺材给送上去。梁之礼算一个。梁之德勉强算一个,梁之仁不能用。

    “张大山,你帮着搭把手!”梁之礼喊了小李老太的儿子。也就是自己的表弟。

    “二哥,你也知道这规矩的,这是抬喜,抬了必须要喝抬脚的一样给挂红和喜钱的哟。”张大山说着就从后面挤了上去。

    “我知道你上来嘛。和抬脚的一样!”这是规矩不能坏了,梁之礼懂的。

    老太太看棺材一直上不去。就干脆趴在棺材上哭了起来,“老头子,你这是舍不得呀?你自己看看,你死得多风光呀。这都跟死了官家的老爷一样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还是你有什么心愿为了?”

    翠绿也在一旁哭了起来,声音不是很大。一边哭还一边拿帕子把自己嘴巴给捂着,就是怕太大声引起大家注意。

    老太太似乎一子就明白了。“老爷子你放心,她要是要走,就放了她,我不拦着,她要是不走,就留来和我作伴,我也不夹磨她,这样你该放心的上山了吧?上了山你还能在山上看着。”

    做法事的主角又拿了纸钱来烧,围着棺材烧了一圈,最后走到棺材前面,喊一声起,抬脚的八个人外加前面的三个人使劲的一拉,棺材一子就上去了。

    地是早就看好了,就是这方位还没有确定好,这做法事的人有些不高兴,这家的儿子怎么都不懂规矩的,头一晚上就该找他说事的,却是一个人都没有来,这让他少了不少的收入,于是这看棺材落土的方位的时候也没有问大家,只是看好了之后告诉说,这棺材朝东南方向,旺属金属火命的人,大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命,所以当时也没有计较,三个儿子一起拿着盆摔了之后,在场的人每人给老爷子的棺材上添了一把土就算完事,然后这孝子孝孙孝媳就把身上的麻衣翻转穿了,使劲的往回跑,这再也没人抱怨说路不好走了,只见那李志丽跑得太快一脚踩滑了,滚了一个土坎,然后又爬了起来继续的往面跑。

    “老爷子,你看看,他们跑得多快,那些越是跑得快的就越不要他们发财!”老太太心里就也起了毛毛雨。

    悠悠不解,问了身边走着的一个妇人:“婶子,我们老梁家的人跑啥?”

    “跑回去扫梁老爷子棺材在家放过的地方,那面的东西都是财,扫得越多越发财,你看那梁之礼怀孕的婆娘跑得多快,也不担心肚子里面的孩子。”这妇人权当是看热闹说笑,说完才发现自己身边说话的是梁悠悠,“哟,你怎么不跑?”

    悠悠没有回答,只是笑笑继续往前面走。

    后面的一个妇人拉了刚才的那个妇人说道:“你觉得那梁悠悠还要怎么发财?她用得着跑回去扫梁老爷子那点财?”

    老太太回到老梁家的时候,那停放老爷子的地上已经是扫得干干净净,院子里面的锅碗瓢盆些都还堆着,老太太一子就拉了气,除了身后的翠绿,家里的人一个人都看不到,老太太一子就来了气,拿了堆着的碗就砸起来,翠绿拦都拦不住。

    “我叫你们跑得快,该做的事情不做,就想着发财,要发财就先破了财再说。”

    “娘,您这是干啥,这些东西都是给左邻右舍借的。”大家听到院子里面的响声都跑了出来。

    “干啥!懒得洗,我就砸了,你们都发了财还怕陪不起吗?”老太太继续砸,“翠绿你就再帮我这一次,给我砸,等过了老爷子百日,你要是想走你就走,你再嫁我也不管!”

    翠绿也砸了起来,她不是为了老太太说的话,她是为了她的自由而高兴,心里压抑已久的渴望,这次要砸个痛快。

    最后,老梁家一地的狼藉。

    三个多月之后,翠绿离开了老梁家,走之前悠悠给了她一笔银子。这银子足够她小康的过一辈子,当然只是她不乱花才行。然后又差不多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悠悠收到了一封信,是翠绿给写的,说是在大约距离和顺三百多里的礼县的街上,她看到一个有些像梁之菊的人在乞讨,好像这人已经半疯了。地上的东西都在捡着吃。她要上前去问哥明白,那人好像发现了,慌乱的跑开了。所以到底是不是梁之菊她不得而知,只有找人代写书信一封给悠悠,请她斟酌着是不是告诉老梁家的人。

    老太太听完悠悠念的信之后,只说一句:“我老梁家以后再没有叫梁之菊的这个人。从今往后都不要提了。”

    老爷子走后,老太太一直坚持自己和大儿子一起过。那些地也被老太太逼着梁之仁收回来去耕种,理由就是老爷子的丧事花了不少的银子,这次要梁之仁自己用双手种了粮食出来卖了把银子给换上,梁之仁不敢反抗。因为只要他一日不去地里劳作,老太太就不给饭吃。

    这边悠悠也花了点银子给梁之礼买了点地,让他自己耕种。再喂点鸡呀猪呀什么的,然后承诺那些出产她的超市都按市场价给收过去。这让王后娘很不满意,说是都是自己的亲爹,咋的也该给弄几个铺子什么的,怎么还让自己老爹去做农民,悠悠没有理会,其实本来梁之礼最适合的就是务农。

    “你追着那些鸡跑有什么用?小心它们被吓着了不蛋。”老太太心疼的是鸡。

    “娘,这可是我的鸡,我愿意怎么就怎么。”王后娘从来都没有怕过老太婆,每次梁之礼不在家她语气就不尊敬。

    “哼,追吧,再追也只有种地的命。”李志丽现在没事就在院子里面看。

    王后娘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被说着痛处的她只有把手中的扫帚给扔了,跑进自己的子猛力的把门一关。

    来年的春天到了,悠悠一子就收到了京城来的两封信,一封信是大朗写的,说是张氏现在已经怀孕了,差不多在八月的时候就要生产,看悠悠要不要进京一趟,顺便一家人也好聚一聚。

    另外一封信是宋青莲给写的,信上说了很多,说安家的小妾也就是朱姨娘好像跟着庄子上的管家跑了,还带走了庄子上上一年的出产银子,这个事情悠悠想安家老太太和安侯爷肯定是知道的,只是这是丑事,所以也就没有外扬,不过还是被她知道了。还有就是今年因为朝廷开了恩科,现在酒店每天都是爆满,估计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所有季玉昂很想趁着酒店赚钱再开一家,要悠悠和安子然进京城去商量。最后一件就是那宁小婉被夫家给卖到了青楼去,因为她本身有几分姿色,又加上她是罪臣之女,大家都争着要点她的牌子,现在已经是青楼的红牌了,更重要的是她驭男有方,那些点过她的男人都是去了又去,百去不厌,小道消息说宁小婉是过了这个春天之后才变得风情万种,媚态百生的,日日都要睡上几个男人才罢休,青楼的老鸨对她的敬业很是高兴。

    宁小婉现在恨死自己了,她终于知道那婆子塞到自己身里面的猫儿毛的作用了,从春天开始她就感觉身奇痒难耐,只有不停的与男人交合,她才能舒服些,最好还是那种换作姿势的方式,所以她每天都是很疲惫的睡过去,很亢奋的醒过来,这样过了几个月之后她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开始长东西了,而且还流脓,她非常的害怕,悄悄的拿了那烧着的小木棍子去触患处,渐渐的身上的伤疤有些遮掩不住了,到了悠悠到京城的时候,宁小婉已经被青楼的老鸨给赶了出去。

    悠悠看了一眼街边那个衣衫不整在用手用力扣着自己手臂的女人,好像有些面熟,却实在是想不起来,再看了看身上抱着的名叫安好的女儿,衷心的希望这世上没有苦难,每个人都安好。

    “子然,等从京城回去咱们就开一个医馆吧?”

    “是不是又和那学堂一样是免费的?”

    “你怎么知道。”

    “哎,我又要破费了?”

    “为了不让和顺开医馆的吃不起饭,我只好先把人家的医馆给买过来呀。”

    “哈哈哈,夫君想得周到,那买过来的医馆里面坐堂郎中咱们也用了怎么样?”

    “娘子想得更周到。”

    ----------------------------------------------------------------------------------------------------------------

    完!(未完待续)r466

    ...

章节目录

重生之悠悠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笑兮兮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兮兮并收藏全本小说重生之悠悠然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