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325章……)

    通过殊墨的救治。辰曜身上的噬心蛊毒已经全部清除。但由于毒素在他体内停留的时间太久而导致记忆受损。不仅忘记了朝露。甚至连最近几年发生的事情也都不记得了。不仅如此。朝露还得尽量避免和辰曜见面防止他思维混乱……

    为了能让辰曜尽快康复。她沒有告知任何人就偷偷离开了竹。

    半年之约作废。这意味着她再也回不去原來的世界了。而在这个世界的归宿……她还从未好好想过。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然而。因为在四方武会上作死地挑衅了各大门派。朝露深知自己接去的日子可能不会很好过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虽然她现在好歹有了能撑撑场面的武功。可单打独斗还行。可万一不赶巧遭到了围攻……哎~还是一样得嗝屁。

    背着武林公敌的身份。她不能去找任何一个相熟的人。无论是世外桃源的菊姐他们也好。还是明确表示过让她但凡有难都必须前去投靠的慕家兄妹也罢。她都不想拖累。

    只是。像她这样东躲**地过日子。又能捱到什么时候去呢。

    很迷茫。很无助……

    更重要的是。身上的银子也所剩无几了。所以像之前那样靠着偷偷摸摸去途径的集镇买备用粮度日显然不是长久之计。眼她必须冒险进入城镇之中找个活儿挣钱。不然真要喝西北风了。

    可悲催的是依然无法适应这个时代交通情况的朝露根本不知道自己走了这么多天具体到了哪个地界。又不敢大摇大摆地随手拦一个人询问……啊啊~真是伤脑筋。话说这些日子以來自己一直小心谨慎的。倒也沒碰上几个前來找麻烦的家伙呢。不如说。这种异乎寻常的顺利似乎有些诡异……

    想到这里朝露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立即条件反射地回头看去。总怀疑自己被人跟踪了。。呼。沒人啊~

    “可恶。肚子好饿。”一番巡查确定周围并无可疑人员之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朝露愁眉苦脸地按住从早上就开始叫嚣抗议的胃。作为一名本该顶着各种光环的穿越者。她沒有被各种大小boss虐到扑街。结果却要在这荒郊野外饿着肚子game over吗。

    不行不行。她必须去找吃的了。哪怕前方有千军万马等着将她挫骨扬灰。为了食物也要勇往直前。绝不退缩……擦。这该死的热血氛围是怎么回事。她真是饿昏头了。

    就这样。打定主意在天黑之前必须搞到点食物果腹的朝露说干就干地开始易容了。。呃。她也知道这种随便扎块布蒙住脑袋cos村姑的伪装实在沒什么技术含量……但是管不了这么多了。为了食物。进击吧。朝露。。

    但话说回來还真是挺奇怪的。虽然她这村姑扮相土到掉渣走在路上回头路无限趋近于零。可也不至于一路走來连半个找茬的家伙都碰不到吧。明明刚离开归宁城那会还遭遇过几个门派的为难來着。这几天。实在有些过于平静了吧……还是说。她以后也用不着躲躲藏藏了。那些家伙总算决定无视自己了。啊~要真是这样可就太好了。虽然偶尔有人主动找上门供她活动筋骨也不错。可是时间久了却是铁打的也吃不消啊~

    就这样左思右想了一路。等朝露反应过來时已人在闹市街口的酒楼门外。第一时间更新 一阵阵浓郁的酒肉香飘散而來。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这时候放食物的香气过來简直是引人犯罪啊有木有。。

    不管了。先进去饱餐一顿再说。大不了吃完给人刷几天盘子……

    腹中空空头脑也空空的朝露已经顾不得思考太多。满脸欣喜地吸了一口迎面扑來的香味。然后大跨步走进酒楼的大门。

    谁知还不等她找个不起眼的地方坐就看见小二哥屁颠屁颠地跑了过來。。“姑娘要吃点什么。”

    “呃。这个嘛~~”因为囊中羞涩的前提条件使得朝露有些心虚。毕竟吃霸王餐还是需要一定勇气的。但是饿急了眼的她还是决定孤注一掷。吃了再说……“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通通端上來。”

    小二哥欢快地应了一声。然后搭着毛巾跑去厨房了。

    不多时。随着一大桌子鸡鸭鱼肉各式菜肴的出现。已经饿得完全不顾形象的朝露几乎当场留哈喇子。进入酒楼之前那一丁点可怜的道德感和羞耻心也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二话不说坐就开吃。直塞得腮帮鼓鼓满嘴流油。

    然而与此同时。二楼雅间的窗台轻轻推开了一道缝隙。清冷肃然的目光直直垂落到一楼大厅中那个正埋头苦吃不亦乐乎的落魄女子背影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少主。”

    黑暗中响起一个压抑着忧虑的男人声音。“酒楼掌柜那里都已经打点好了。我们……还要继续跟去吗。”

    “……嗯。”

    半面容颜隐在阴影中的年轻公子眼帘微垂。视线透过窗缝始终追随着一楼大厅中的女子未曾偏移分毫。“但凡有人接近。不论门派。皆杀之。”

    “少主。我、我们不能继续这样了。虽说之前暗地里派人斩杀了那么多门派來者也未曾被发现。但是迟早……”

    “住口。”

    青年的语气愈发冷冽。即便音调并不高。第一时间更新 却也足以令人畏怯胆寒。“记住。御府虽不再参与任何江湖争斗。可若有人胆敢來犯。也绝不会手软。”

    “是……”

    遭到训斥的手不再言语。稍后便垂首告退了。

    静坐于窗边的青年终于带着几分伤感地移开目光。微微苦笑了一。低声自语道:“只要我的能力还可以做到。就不会让你有事的……”

    ……

    ……

    而另一边。吃饱喝足之后总算从濒死状态满血复活的朝露这才无比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吃了霸王餐。而且压根沒想好接來要怎么做。

    “这位姑娘……”

    悲剧。她还沒整理出思路呢小二哥就亲切地迎了过來。无奈逃又逃不得。也不能装作沒听见。只好挤出一副惨兮兮的笑脸转过身去。

    “本店特别为您准备了最好的房间。您要是不介意。就上楼休息去吧。”

    啊咧。这又是啥米情况。。

    朝露傻眼了。她这刚吃了霸王餐还沒想好对策居然再次被人家热情款待了。难道这是家黑店。。

    “姑娘。姑娘。”

    见朝露一脸反应不过來的呆愣表情。小二哥立即关切地呼唤了几声。

    “你们干嘛平白无故对我这么好。我好像还沒给钱吧。。”朝露目光一凛。迅速站起身來。“这饭菜该不会药了吧。你们是黑店。”

    被她突变的情绪吓到。身材瘦弱的小二哥打了个哆嗦。急忙解释道:“怎、怎么会。我们酒楼可是百年老字号。您刚享用的菜肴也都是店里的招牌菜。如果这饭菜有问題。您现在的精神头就不会这么好了吧……”

    呃。貌似真是自己多想了耶~哪有黑店光明正大地开在城市繁华地段的。而且这饭菜吃了这么久也沒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朝露鼓起勇气咽了咽口水。坦白道:“先说好了。我身上可沒有银子支付这顿饭钱还有住房的费用啊。”

    “姑娘方向。已经有人替您付过钱了。”小二哥笑眯眯地答道。

    “不会吧。。”

    本來就觉得整件事情十分可疑的朝露这子彻底确定了有人在跟踪自己。尼玛跟踪就跟踪。包吃包住又是要闹什么花样啊。难道要把她养肥了再宰……口胡。她又不是牲口。

    “你说实话。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给我付的钱。”朝露眉头紧锁地睨视着再次发起抖來的可怜小二哥。

    然而无论她如何“严刑逼供”。小二哥只是满脸无辜地狠命摇头。。“姑娘。您就别问了。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总之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

    晕死。看样子也是问不出什么來了~

    朝露只好放开这小二哥。无可奈何地摊了摊手。道:“行了。你给我带路吧。我这就去房间休息了。”

    逃过一劫的小二哥立刻眉开眼笑。带着朝露上楼进到客房里。。“姑娘。您要是再有什么需……”

    可不等小二哥说完朝露就一记手刀砍在他后颈上将人打晕过去。又叹着气扒了这倒霉鬼的衣服换到自己身上。算是道歉地说了句:“不好意思。我实在是不喜欢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说完装作店小二的模样匆匆走出了房门……

    只不过朝露并未注意到在她前脚刚离开楼道。后脚就从隔壁房间走出一个动作轻捷的黑衣蒙面人。。“少主。现在怎么办。”黑衣人毕恭毕敬地向内那人请示道。

    “……继续跟着。别让她发现。”

    “是。”

    得令之后的黑衣人身形一闪。迅速消失在楼道尽头。

    等到一切归于平静之后。里才传來一声饱含着无限悲伤的叹息。。“对不起。就算你一心想要逃离。我也绝对不能放任你离开我的视线。”

    哪怕……只能像这样远远地看着你。

    御风弦篇.end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章节目录

凤惊天:妖夫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六炎白夜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炎白夜并收藏全本小说凤惊天:妖夫难驯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