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很感激今日所有来参加小儿喜宴的众位亲朋好友,”燕莲一身华服,多年来的沉淀,早就有了王妃的架势,一身傲气,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才从古泉村出来的小妇人了。“本宫是战王府的战王妃,也是大秦的护国公主,更是一个女人。”

    燕莲说的话,让众人都心生狐疑,觉得不明白,但谁都没有要打断她说的话,毕竟她的身份在那边,今日又是她儿子成亲的大喜事,谁敢给她不快呢。

    “身为女人,本宫知道,很多人在谣传本宫善妒,不配为战王妃,因为战王的身份,而今只有本宫一个女人,让本宫独独的得了这份独宠!”燕莲得一番话,让很多人都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毕竟这些话,她们私里都有议论过,却没想到应燕莲会在这样的场面上说出来。

    “可是,本宫不管,”燕莲的语气一转,变的有些凌厉,“本宫对战王也是一心一意,不管生死,本宫与他一起面对就是,凭什么本宫就他一个男人,他就可以有无数的女人呢?你们这些想法,对本宫来说,是有些可笑的。身为女人的你们扪心自问,真的喜欢跟别的女人争夺自己的男人,在孤枕难眠的时候,想着自己的男人怀抱着别的女人吗?本宫不喜,不要大方贤德的名声,就是要拥有属于自己的男人,谁也不要试图跟我抢!本宫不但自己自私,也为本宫的儿媳妇,别家的事情,本宫管不了,但身为本宫的儿媳妇,本宫能管,所以本宫在这里宣布——战王府家规:三十无后,方能纳妾,如若子嗣满堂,谁敢纳妾,本宫就逐他出战王府,一辈子不认!”

    燕莲的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应皓轩只是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这个家规,他早就知道知道了,也确定了,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燕莲是疯了吗?”长公主看到那个站在堂中央熠熠生辉的女人,忍不住的呢喃着,觉得她说出的话,简直可怕。

    她真以为所有的女人都会如她一般,会连续生三个儿子,为夫家开枝散叶吗?

    “她不是疯,而是聪明,”梅以蓝嘴角露出笑容,低声说道:“她说过,后宅是衡量一个人是不是有心的地方。若是女人太多,人心不稳,别说保护子嗣,恐怕会断子绝孙。女人的狠辣跟善妒,大嫂最应该清楚了,不是吗?”

    长公主生活在后宫,别的不说,就算大家都知道的事。

    德妃娘娘当初的死,不外乎是岳贵妃想要争夺皇储的位置,所以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这后宫每朝每代会死多少个孩子,恐怕连皇上自己都不知道吧。

    燕莲这么做,其实是好的。

    至少,嫁入战王府的姑娘是有福气了。只要乖巧听话,相信一辈子都会得到战王府的照拂,应燕莲可是一个很念旧的人。

    长公主明白了应燕莲的意思之后,狠狠的震撼了一。

    每一个大的家族想要开枝散叶,就会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夫人,然后拼命的纳妾,为家族开枝散叶,就算是旁支,也是自家家族的,不是吗?可是,自古一来,嫡庶之别,从来都是残酷的,没有一出是和平的。

    可是,看看战王府,战王只娶了应燕莲一个女人,没有什么小妾姨娘,可谁敢谁他子嗣不旺呢。有人说北辰傲傻,能生的女人不单单只有应燕莲,换成别的女人,照样能生那么多,战王是白白的浪费了开枝散叶,壮大家族的机会。

    可是,北辰傲真的要纳妾了,就一定能让那个妾室很甘心的生庶子,白担了战王儿子的名分,结果什么都得不到,这样的结果,没有一个女人能做到的。

    为自己的儿子出人头地,什么事情,是女人做不出来的。

    也许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应燕莲身边就没有那么多的儿子了。

    从一开始,人家就说应燕莲善妒,可谁能知道,她才是最为聪明的一个。

    长公主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打从心底里佩服她,也感叹自己的不如。她就算心里再希望自己能得到自己相公的独宠,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只有一个女人,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有多多的孩子,为将军府开枝散叶。

    就这一点比起来,自己不如应燕莲,她才是真正的大智大勇,想什么事情都比自己透彻。

    燕莲的话,让众人惊愕,更让很多人后知后觉的知道——想要进战王府,只有一个办法,就就是成为正妻,别的什么法子都不管用。

    “二哥,好可怕!”北辰不悔跟北辰不离原本在一边看热闹,想着大哥也有这么黏糊的时候,以后可以好好的取笑一番。可是,随着娘亲的话落,他们几乎在同一时刻感觉到了如狼似虎的眼神,立刻就涌上了不好的感觉——他们,被娘亲害死了。

    北辰不离皱着眉头,心里有个打算,却没有告诉北辰不悔。

    南儿在一边看着可怜巴巴的两个哥哥,不禁没心没肺的笑了,觉得自己以后有热闹可看了。

    燕莲说完之后,就是正是的拜堂成亲,送入洞房。

    这一场别具一格的婚礼,让很多人津津乐道,但更多的人都在打探着北辰不离跟北辰不悔是否定亲,是否有中意的姑娘。

    他们自己享受不到专宠,那就把女儿送进战王府享受这份专宠。

    看应燕莲对海国公主的那个样子,肯定是个很疼媳妇的好婆婆,他们家的闺女要是有福气进战王府的话,那就是最最好的归宿了。

    从这一刻开始,原本很多人打算把女儿送进宫去的人家都把目光落在了战王府,可着劲的想办法要把人送进战王府,也吓的北辰不离跟北辰不悔二话不说,收拾包袱,连夜的逃离了京城,在外闯荡,也分别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后来,当北辰不悔跟北辰不离把不属于京城世族的媳妇带回京城的时候,众人都在后悔莫及,要是知道战王府不在乎门第的话,他们早就让自己的女儿们收拾收拾行李,追着过去了,何必在京城白白的等待呢。

    这是后话。

    应皓轩成亲之后,进宫面见了皇上,得了一些赏赐,就出宫了。

    “皇上还能熬多久?”燕莲知道自己这么问,在别人的眼里,是死罪。可是,在自己家里,她到没有一点顾忌,因为她的心里有属于自己的打算。

    “轩辕秋说尽力,”北辰傲揉揉眉心,觉得自己身上的肩膀越发的大了。

    “北辰傲,”多年来,燕莲早就习惯着称呼眼前这个男人,没有扭扭捏捏的,反倒更加可爱。“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

    “什么?”但凡她用这种语气跟自己商议的,肯定是严肃重要的。

    “你看,南儿跟欧阳绪两情相悦,我们两家也商议好了,要给两个孩子先定亲的……可是,我看皇上就快不行了,也知道太子跟皇后的心思,若是太子上位,盯上了南儿,可怎么办?不要忘记了,在这个期间,会是举国不能办亲事的,”她不相信皇后,对太子的好感也没有多少。

    以后,他是不是明君,就看他以后的作为了。

    北辰傲眉头挑了一,有些迟疑的说:“南儿的两个哥哥都没有成亲呢,你这么做,会不会太快了?”还有,别人会猜测她这么做,是为了躲避太子,这样有些不好吧。

    “有什么快的,那两小子的缘分什么时候到都不知道,我答应过他们,媳妇自己挑,只要他们喜欢,我是一句话都没有,就算是乞丐婆子,我也不管。但是,南儿不一样,尤其是那个后宫,我都不希望南儿进去沾染一点点,”燕莲的语气有些强硬,大有南儿若是有可能进宫的话,她就拼命的架势。

    看着燕莲那吃人的样子,北辰傲柔柔一笑说:“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成亲吧!”

    南儿是个姑娘,要成亲,也得从京城去南方,所以这事情也不简单。

    光是聘礼跟嫁妆,就够两家人忙碌的了。

    “船厂?”北辰傲看着眼前的东西,神色莫名。“欧阳安,这可是欧阳家族立族之本,你拿出来给南儿当聘礼,是希望本王收还是不收呢?”这船厂对欧阳家族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他是知道的,所以才开口这么问着的。

    “瞧王爷说的,既然是聘礼,那就是真心实意的,当然是希望王爷收了,”欧阳安的神色也是复杂的,但跟儿子商议好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王爷应该清楚,秦国国富,兵强马壮的。可是,对月战船方面,秦国还是很弱,加强这些,不是为了对付谁,只是想让秦国有个自保的能力,不要到时候被打的束手无策,王爷明白我的意思吗?”欧阳安很是认真的问道。

    这样的情况,当初也是发生过的,只是因为北辰傲的求救,自己才会格外答应的,把欧阳家族的造船技术拿出来,配上海国皇宫的造船技术,才把海国给打的落花流水的。

    ~~~~~~~~~~~~~~

    今日更新完毕,明日大结局!

    ...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