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轩的满月宴一过,陆心悦就该回学校上课了,其实已经开学一周多了,陆然忖着家里太忙了才让她在家多玩了段时间。

    每天陪着弟弟,一听要上学,陆心悦就不乐意了,可怜兮兮地向老爸求情,“爸爸,我不想去上学,我不去了好不好?”

    陆然肯定不同意,“悦儿,你都这么大了,不去学校怎么行?”

    陆心悦不开心地嘟着嘴,眼睛瞥向舒沫怀里的小轩轩,赌气地说:“我就是不想去嘛!”

    舒沫抱着儿子过来,柔声问她,“悦儿,以前不是很喜欢学校吗?不去见你的好朋友们了吗?”

    “不想去!”陆心悦再次声明,她伸手去拉小轩轩的小手,闷闷地说:“我要在家里照顾弟弟!”

    舒沫和陆然对视一眼,这丫头把前几天的玩笑话真放在心上了啊?!

    “爸爸妈妈会照顾好弟弟的。”陆然耐心地开导女儿,“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去学校,知道吗?你看,卫铮哥哥他们也都要去上学的。”

    夫妻俩劝了好一会儿,却不曾想最后起了反作用。

    “你们不爱我了!你和妈妈就知道弟弟!你们不要我了!”深感委屈的陆心悦红着眼睛控诉父母偏心。

    舒沫脸色一变,“不是的悦儿……”

    “我讨厌你们!不要看到你们了!”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跑。

    “悦儿!”舒沫担心不已。

    陆然起身去追陆心悦。

    庭院里。

    “悦儿!站住!”陆然大声喝道。

    一听背后响起老爸的声音,陆心悦反而跑得更快,被父母娇宠长大的小公主这回觉得自己特委屈,她一点也不想回去。

    “陆心悦!”陆然又喊。

    陆心悦毫不理会,望着大门的方向奔跑。她脚上穿的是她最喜欢兔宝宝拖鞋,虽然可爱,却比较笨重,她才四岁多,带着拖鞋这个大累赘,她一不小心就被绊了,整个人面朝摔倒。

    陆然一看,心都紧了,“悦儿!”

    陆心悦慢吞吞地撑起小身子,全身都好痛,痛得她眼泪直流。

    “悦儿。”陆然紧张地检查她有没受伤,“快告诉爸爸,哪儿摔疼了?”

    陆心悦咬着嘴巴,倔強地只掉眼泪不吭声。

    都不喜欢她了,还来找她干什么呢?

    她直勾勾盯着他,一个字不说,陆然看到她两只小手白嫩的掌心破了皮,顿时又心疼又气,本来想斥责的,又舍不得,只能先把她抱回去。

    “我不回去!”小公主气冲冲地说,还挥舞着小胳膊去推陆然。

    “听话!”陆然语气稍重了些。

    从生来开始,陆然简直是把陆心悦捧在手心里宠着,连舒沫都常常说陆然溺爱女儿,头一次听到老爸说重话,陆心悦立马蔫了,老老实实缩在陆然怀里,眼泪流得更欢实。

    瞧着她委屈的小模样,陆然心疼,同时又想笑。

    这样子,和她妈妈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怎么了啊?”随后跟出来的舒沫急急地问。

    陆心悦耷拉着脑袋沉默。

    “刚刚摔了一跤。”

    “什么?”舒沫大惊失色,“我们赶快去医院吧,现在就去!”

    当妈的,一紧张就失了理智,陆然叫住她,“用不着去医院。”

    不是他没把女儿放心上,三月初天气还冷,陆心悦穿得多,而且她是在草地上摔倒的,绝对不会有大问题。

    “真的不用去吗?会不会骨折什么的?”舒沫不放心。

    陆然肯定地点了点头,“她的手擦破皮了,我带她去处理,你看着儿子。”

    “好吧……”舒沫皱着眉,“悦儿,要是哪里不舒服要马上告诉爸爸妈妈知道吗?”

    陆心悦还没消气,不做回应。

    舒沫满心忐忑,小轩轩在她怀里,不解地看着这一幕。

    陆然递给舒沫一个安心的眼神,带女儿去书房。

    ……

    陆然让陆心悦坐到沙发上,他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些,再回到陆心悦身边,打开医药箱,拿出消毒喷雾给她清洗手心的擦伤。

    老爸毕竟要有威严一些,陆心悦乖乖配合。

    处理完手上的伤口,陆然把她抱到腿上,脱掉她的小棉裤,检查她的膝盖。

    有些淤青,无皮肤破损。

    “这里痛不痛?”

    “嗯……”

    “自己把脚抬起来能行吗?”

    陆心悦慢慢把脚抬起来,陆然叫她多试了两次,确定没有伤到骨头。

    重新给她穿好裤子,陆然语重心长地和女儿开始父女间的谈话。

    “悦儿,你怎么会觉得爸爸妈妈不爱你呢?”

    陆心悦声音小小的,“你们要送我去学校,不让我留在家里。”

    “你去学校是为了学习,放学后不是就回家了吗?”

    “那弟弟为什么不去?”

    陆然弯唇,轻轻摸着她的小脑袋,“弟弟还小,你看他现在连说话都不会,他就是想去上学,人家学校也不要他啊……等弟弟和你一样大了,他也必须去学校的。”

    陆心悦湿漉漉的睫毛眨了眨,思考。

    陆然说:“爸爸妈妈送你去学校,是为了你好,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也可以认识好多好朋友,你自己不也说,在学校很开心的吗?有没有说过?嗯?”

    陆心悦点头。

    “人总要长大,不可能一辈子呆在家里,将来等你上大学,也许还会去国外……其实爸爸妈妈也舍不得和你分开,你不知道,刚开始送你去幼儿园,每天你开开心心的,你妈妈回来就哭,一整天都在担心你,担心你被别的小朋友欺负,担心你想家会哭,担心你吃不好……就算现在有了轩轩,爸爸妈妈对你的爱也从来没有减少过,你永远都是爸爸妈妈的宝贝,知道吗?”

    他说了一大段话,陆心悦并非全部能明白,不过大概意思晓得,爸爸妈妈是爱她的。

    是她错了。

    “爸爸。”她坐起身,小胳膊搂着陆然的脖子,小脸蛋儿贴着他的侧脸,低低地说:“爸爸,对不起。”

    “没关系,爸爸不生气。”陆然的手掌落到她背上,轻轻拍着,“悦儿,你是轩轩的姐姐,也是他的榜样,以后不能再像今天这样了,记住了吗?”

    “嗯嗯,悦儿记住了。”小丫头认真地回答。

    陆然替她抹掉脸颊上的眼泪,亲了,微笑着说:“悦儿是我们家最乖的小公主,爸爸相信悦儿能做到。”

    楼客厅。

    舒沫怀里抱着儿子,眼睛一直望着楼梯,来来回回走了无数次,小轩轩累了,干脆闭上眼睡觉觉,长身体。

    一看到父女俩的身影出现,舒沫连忙上前,被颠簸,还没完全睡着的小轩轩眼皮撑开一条缝,小脑袋懒洋洋地靠在妈妈肩膀上。

    “真的不用去医院吗?”舒沫问。

    陆然看向女儿,“你看,妈妈多关心你,你该对妈妈说什么?”

    陆心悦有些不好意思地抓着老爸的衬衣领子,“妈妈,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话。”

    一听女儿道歉,舒沫鼻尖一酸,眼眶跟着就红了,“没关系的,不怪悦儿……”

    说着就哽咽了。

    陆然把儿子接过来,舒沫就抱女儿。

    “妈妈不要哭。”陆心悦抬起小手帮她擦眼泪。

    舒沫又掉眼泪又笑,“嗯,妈妈不哭了。”

    看着她们母女俩,陆然嘴角勾出一抹笑意,他低头看怀里啥也不懂的小儿子,亲亲他的额头,“陆轩,要乖乖的,不能让妈妈操心,知道吗?以后你要是不乖,爸爸就会打屁股。”

    不听话就打屁股,这待遇和他老姐陆心悦也差太多了,幸好他小,听不懂哦,否则的话,哭死了,老爸太偏心啦!

    上学闹出的小风波,很快过去,并且没有留任何影响。

    ……

    一年眨眼过去,陆心悦五岁,陆轩也有一岁了,小家伙会走路了,整天跟在姐姐后面跑。可他毕竟还小,摔跤是免不了的,时不时地摔个跟头,对此,舒沫心疼得不得了,可陆轩小朋友非常勇敢,一般情况是不会哭的,自己爬起来,屁事儿没有,这性子,显然是遗传到陆然了,若是随了她,肯定早哭得稀里哗啦要家长抱了。

    两个孩子,儿子女儿的性格都像陆然,舒沫经常哀叹,她就是个打酱油的。

    “傻瓜,你是他们的妈妈,最最重要的亲人,怎么会打酱油的呢?”陆然笑她。

    “唉,他们像你比较多。”

    “有吗?”陆然挑挑眉,“可我觉得悦儿像你比较多,她的酒窝就是最好的证明,别人一看就知道你们是母女。”

    “只是酒窝嘛。”舒沫撅起嘴,拿手指戳他的脸,“你看咱儿子,长得多像你,你俩小时候的样子超像。”

    “儿子当然要像爸爸,要是长得像你,那不会很娘吗?”

    “唔……”舒沫抓抓脸,好像是这样哦?

    陆然翻身压住她,“沫沫,怎么这么傻呢?”

    “很讨厌欸你!”舒沫用手打他,“每次都说我傻,哪有你这样的老公,太坏了。”

    自从生了孩子,他最喜欢拿那句一孕傻三年欺负她。

    陆然吻着她的脸颊,“本来就是,从小就呆呆傻傻的。”

    “讨厌。”舒沫嗔道。

    “嗯,我讨厌。”陆然笑,“沫沫,不早了,睡觉吧。”

    照顾小孩儿蛮累的,他一说,舒沫还真有点困了,“好吧,睡觉了。”

    陆然关掉灯。

    黑暗中,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

    “干嘛啦,你说睡觉的!”某个小女人抱怨。

    “睡前运动有助睡眠。”陆先生认真道。

    “……”

    翌日,陆然因为工作问题要去京都,送陆心悦去了学校就出发去机场。等小轩轩睡醒,舒沫带他出门,和陶姐一起去买菜。

    买的东西不多,逛完街,舒沫见天气好,顺便带陆轩去公园里转悠一圈,却不曾想,竟然会遇到久违的熟人。

    一转身,她看到某个熟悉的身影,他戴了墨镜,但是她很快就认出他是谁。

    舒沫脑袋空白了一瞬。

    陆泽西知道她发现她了,他摘墨镜,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陶姐以前见过陆泽西,不过对他做过的事并不知情,当初陆泽西宣布退出陆氏,走得干干净净,外界虽有各种猜测,不过没人去追查,也查不到真相。陶姐疑惑地问:“舒沫,那是二少爷吗?”

    舒沫回过神来,“嗯,陶姐,你等我一会儿。”

    “哦……好……”

    陆轩正玩着吹泡泡,陶姐守着他,舒沫走向陆泽西。

    她深吸口气,露出微笑,“好久不见了。”

    “嗯,好久不见。”岁月在他眉宇间增添了稳重,他看了眼陆轩,“现在过得很好吧?”

    舒沫略有些腼腆地笑笑,“你呢?”

    “很好。”

    打完招呼,两人陷入沉默。

    “……陆泽西,谢谢你。”舒沫看着他的眼睛,字字出自内心。

    陆泽西目光微闪,“好几年前的事了,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了。”

    很多时候,他真的很讨厌她的感谢。

    舒沫轻抿起唇。

    有些事情,不必说出来,彼此心里都明白。

    他的那份情,不是她需要的。

    “你……怎么回国了?”

    陆泽西挑眉,“回来有点事,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

    实际上,回来办事是真,所谓的碰巧是假。

    这么多年没见,他想亲眼看看她。

    舒沫把头发别到耳后,“我听陆然说……你在……厉家?”

    “嗯。”

    “不会有危险吗?”她问得迟疑,厉家是黑道,在舒沫眼里就是做各种坏事的。

    闻言,陆泽西轻笑,“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他这样反问,倒让舒沫有些不好意思了,感觉自己有点傻气。

    “舒沫。”他正色喊他。

    “嗯?”

    陆泽西深深看着她。

    “妈妈!”陆轩的喊声传来。

    舒沫的视线立马转过去,“轩轩,怎么啦?”

    陆轩向她招手,意思是叫她陪他玩儿。

    陆泽西见此情景,到嘴的话只能咽去,他淡淡地道:“你过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舒沫一心牵挂儿子,“好吧,再见。”

    望着她急匆匆的背影,陆泽西阖了阖眸,面上露出释然的微笑。

    舒沫,祝你幸福。

    他戴上墨镜,转过身和她相反的方向离开。

    晚上陆然回来,舒沫把白天的见面一五一十地告诉他。

    “……你生气没?”舒沫小心地察言观色。

    陆然面无表情地瞪她,“你说呢?”

    “我觉得没有。”舒沫腻歪在他怀里,“我们家亲爱的这么通情达理,怎么会生气呢?你说对不对?”

    陆然禁不住笑,“今天嘴巴抹了蜜?”

    “你真聪明!”舒沫亲他,哈哈大笑。

    嬉闹一阵,舒沫正经地问他,“说真的,你有生气吗?”

    “有一点。”陆先生别扭地说。有别的男人和他老婆见面,而且对方还是陆泽西,他不生气就怪了。只是陆泽西并未做出任何超出他容忍范围的事儿,他也就忍住了,没去找他算账。

    舒沫顿时紧张了,“我和他只讲了几句话,连十分钟都不到,真的真的!”

    “我相信你。”陆然抚着她的长发。

    “那你干嘛生气?”

    “你说呢?”明知故问嘛!

    舒沫赶紧狗腿地讨好他,“老公,生气会伤身体的,不气不气了哈!”

    陆先生眼底闪过得逞,他冷傲地说:“那要看你今晚的表现了。”

    舒沫脸一红。

    怎么他每件事到最后都能牵扯到那件事上去?

    “怎么样?”陆然问。

    舒沫咬了咬唇,又不是第一次被逼主动,再多一次又不会少块肉!

    来就来吧!

    “小气鬼!”她觉得有点憋屈,就咬他的唇。

    陆然身体一紧,“沫沫,说你爱我。”

    舒沫乖乖听命令,“我爱你。”

    “再说一次。”

    舒沫深情望着他的眼睛,“陆然,我爱你。”

    陆然抱紧她,“我也爱你,沫沫。”

    很爱很爱,一生一世。

    若有来生,他希望还能够遇到她……

    —全文完—

章节目录

腹黑总裁狠斯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寒浅陌香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浅陌香并收藏全本小说腹黑总裁狠斯文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