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完年,舒沫预产期将近,家里人高度警惕。陆然又找了两名月嫂回来,免得到时候大家都去照顾舒沫,忽略了小悦儿,她和陶姐熟,陶姐现在专门负责照料她。

    小宝宝是过了预产期才出生的。之前肚子一直没动静,害得舒沫整天忧心忡忡,生怕小宝宝有闪失,陆然同样担心,不过在医院做了检查,各项数据正常,只是宝宝自己还不愿出来。陆然觉得要不就剖腹产,舒沫却坚持自己生,顺产的宝宝健康,她自己恢复也快嘛。

    预产期过了一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舒沫忽然感觉到肚子痛,裤子也打湿了,陆然便马上送她去医院。

    陶姐陪着陆心悦在产房外面等,陆然照旧一同进到产房里,陪伴舒沫生产。

    虽说经历过顺产的痛,但毕竟只有一次,而且是好几年前了,这次舒沫也被折腾惨了,好在最后孩子平安降生。

    “沫沫,幸苦你了。”陆然拿着纸巾替她擦掉额头上的汗。

    舒沫眼睛红红的,还闪着泪光,她有点娇气地说:“以后我……我不要生宝宝了。”

    生孩子太折腾人了。

    产房里的护士听见她的话就偷笑。

    舒沫尴尬,她是真的不想生第三个了嘛。

    陆然黑眸中有着深情与歉意,他俯身亲吻她柔软的唇,“好,我们以后不要宝宝了。”

    他们有了儿子女儿,已经足够了,而且两次亲眼看到她经历生育的痛,他也不忍心再有一次了。她怀孕那会儿他已经寻思好了,等孩子出生,不那么忙的时候,他干脆去做手术,一劳永逸。

    在产房度过产后的两小时监测,确定没有问题后,舒沫被送回病房里。

    陆心悦守在婴儿床旁边,眼睛直直瞅着躺在里面的小宝宝,“爸爸,这就是弟弟吗?”

    “是啊,弟弟可爱吗?”陆然摸着她的小脑袋,柔声问。

    “不可爱。”小悦儿非常诚实。

    大人们都笑了,陆然说:“悦儿,小宝宝刚出生的时候都是这样子的,你以前才生出来也和弟弟差不多呢。”

    “啊?以前我也这么丑吗?”陆心悦惊讶地张大嘴巴。

    陆先生点点头,“过几天就好了,我们悦儿现在这么可爱不是吗?”

    陆心悦似懂非懂地点脑袋。

    她伸出手去碰弟弟小小的脸颊,“轩轩你好哦,我是姐姐。”

    她只是打招呼,可这一碰,本来在睡觉的陆轩小朋友被吵醒,哇哇大哭起来,他一哭,把小姐姐陆心悦吓到了,她也差点跟着哭了。

    “爸爸……”陆心悦无助地望着陆然。

    陆然小心翼翼地把儿子抱起来,顺便安慰陆心悦,“没事的悦儿,弟弟可能是饿了。”

    陆心悦抹了抹眼睛。

    舒沫接过儿子,解开病号服。

    陆心悦新奇地看着舒沫给小轩轩喂奶,她拽了拽陆然的袖子,问他,“妈妈在干什么呢?”

    “……”陆先生滞了滞,俊脸微红,有点囧地给女儿讲解了母乳喂养。

    现在正值寒假,用不着去学校,陆心悦随时守在陆轩旁边,不停地和小轩轩说话,想到什么说什么,还经常拿着她的故事书讲童话故事给小轩轩听。

    “我们家悦儿真是个好姐姐。”这是陆然夫妇俩最近最常挂在嘴边的话。

    陆心悦可得意了。

    陆然给儿子洗澡,陆心悦拿着相机在旁边拍照,小丫头的拍照技术渣得不忍直视,可她极其热衷给弟弟拍照片,然后拿去给舒沫看。

    “妈妈你看,弟弟洗澡好开心呢!”

    舒沫一瞧,整张照片小轩轩几乎是背对着镜头的,哪儿看得出来开心了?

    闺女的拍照水平有待提高哦!

    “嗯,弟弟最喜欢玩水了,悦儿以前也喜欢。”舒沫把女儿搂到怀里,和她边看照片边讲起她幼时的趣事,“悦儿像弟弟这么大的时候,爸爸每天就抱着你,一刻也舍不得放来。”

    陆心悦嘿嘿笑,特开心,她知道老爸很爱她,当然,妈妈也很爱她,她是家里的小公主嘛!

    “弟弟会喜欢游泳吗?”

    “嗯?”

    “以后我要教弟弟游泳!”

    “好啊。”舒沫亲亲她的小脸儿,“以后我们就把弟弟交给悦儿来照顾了,行吗?”

    陆心悦拍胸|脯保证,“没问题!”

    陆轩的满月宴办得非常隆重,陆心悦的小伙伴们也都来了,她积极地向小伙伴介绍自己的弟弟。

    “我弟弟很可爱对吧?”陆心悦一脸骄傲。

    “好小啊。”

    “他的脸滑滑的。”

    “他什么时候能醒啊?”

    ……

    一群小屁孩儿围着婴儿床叽叽喳喳的,这画面,怎么看怎么有趣。

    “你们还打算再生吗?”蓝颜问。

    舒沫毫不迟疑地摇头,“有这俩孩子够了,怀孕太难熬了。”

    一听舒沫这话,旁边的温馨是百感交集,人家不想生,而她是不能。容晞已经开始接受家族安排的学习,平时她能见到儿子的时候很少,家里就她和容离两个人,她无数次表示要再生一个,无奈容离态度异常坚决,不生二胎,后来为了让她放弃这个念头,他才向她坦白,在容晞出生后没多久他就跑去做了结|扎手术……从那以后,她就不再提生孩子这茬儿了。

    做完月子相当于刑满释放,舒沫浑身都是劲儿。晚上哄睡了儿子,她再去伺候大的那个。

    陆然今天心情超好,多喝了点酒,有些醉,舒沫给他冲了杯蜂蜜水,喝完后叫他去洗澡。

    “你陪我去。”醉醺醺的大男人带着几分孩子气地说。

    舒沫拿他没办法,就跟着一起去卫生间。

    结果,一进去,陆然就抱着她开始亲。

    “陆然……”舒沫吐字不清。

    陆然抱得紧紧的,“沫沫,沫沫,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谢谢你。”

    舒沫心中一暖,“这有什么好谢的啊,我们是夫妻嘛。”

    陆然笑容迷人,“沫沫,我爱你,我最爱你。”

    喝了酒的男人不太理智,很黏人,缠着舒沫闹了好一会儿,只不过到最后关头,陆先生还是只能艰难刹住车。

    她才生完孩子,还有三个月等着他呢!

章节目录

腹黑总裁狠斯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寒浅陌香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浅陌香并收藏全本小说腹黑总裁狠斯文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