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开那些恩恩怨怨,陆泽西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且严格说起来,他救过她两次,舒沫不可能无动于衷。

    陆然拧眉。

    他一点也不想谈论陆泽西这个人,更不愿听她提起。

    他的沉默令舒沫不禁紧张,“陆然,你生气了吗?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问问而已。”

    “我没生气。”陆然温声道,他轻轻揉着她的手背,“我也没多想。”

    “那他现在……还好吗?”

    “他在厉家活得好好的。”

    舒沫滞了,“他在厉家?”

    “他和厉君妍关系匪浅,留在厉家很正常。”陆然淡淡道,“还有什么想问的没有?”

    舒沫轻轻摇头,“没了。”

    她仅仅想知道他是否安好罢了,至于其他的,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了。

    陆然抱紧她,“沫沫,不管有任何事情,不要憋在心里。”

    “嗯,我知道。”舒沫偏过头在他侧脸亲了亲,“好了,睡觉吧。”说完,她又摸着肚子,“宝宝,晚安咯。”

    十月份一过完,马上就是年底了,之后再有一个多两个月,儿子也该出生了,舒沫时不时感叹日子过得流水样快。

    a市的疗养院。

    今天他们一家人来看望纪云。

    薄雾散去,金灿灿的阳光照耀着大地,照顾纪云的护工说她在院子里晒太阳,而且她的精神状态还算好。

    透过玻璃窗,舒沫看见坐在藤椅上的纪云,老人家的头发几乎白了,看起来很苍老,舒沫眨了眨眼,忍住眼中泛起的湿意。

    陆心悦由陆然牵着,她认得纪云,隔了一段距离就大声地喊:“祖奶奶!”

    纪云闻声回头,静静地看了他们一会儿,她站起身,“悦儿来啦。”

    “嗯!”陆心悦松开陆然的手,欢快地跑向纪云。

    舒沫和陆然对视一眼,今天来是对的,她能够认清人。

    “奶奶。”

    “奶奶。”两人都喊了一声。

    纪云抱起陆心悦,看向他俩,笑眯眯地说:“沫沫,陆然,最近好吗?”

    “我们都很好。”舒沫挨着她坐,“奶奶呢?”

    “我每天很开心啊。”她时常脑子犯糊涂,压根儿就及不了多少事,她所谓的开心也不过是当罢了。

    “陆然工作忙吗?”她问。

    “这两天工作比较多一点。”陆然说。

    纪云点点头,“那你有好好照顾沫沫和悦儿吗?”

    舒沫就说:“奶奶放心吧,陆然都做得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纪云连连点头。

    说了会儿话,陆心悦拉着纪云去捡枫叶,纪云欣然同意。

    舒沫靠在陆然肩上,远远瞧着这一幕,听着祖孙俩的笑声,她忽而心生感慨。

    “以后要是我也记不清人了,怎么办呢?”

    陆然垂眸,柔声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肯定会陪着你。”

    “可是如果我连你都忘记了,不愿意和你相处呢?”

    陆然深深凝着她,“沫沫,你会忘记我吗?”

    舒沫摇头,“不想,一点也不想,可你看奶奶,有时候她谁都记不住了,不管我们跟她说什么她都不理。”

    生病了,自己根本不能控制。

    陆然抬手将她揽到怀中,轻轻地说:“就算你忘了我,讨厌我,我也会守着你,我会把我们的故事讲给你听。”

    舒沫动容,“我想起了你一部电影,恋恋笔记本,你看过吗?”

    “讲什么的?”

    “是一部国外的片子,女主角老了以后,什么都记不得了,男主角就住在疗养院里陪她,每天拿着本旧的笔记本,把他们过去的爱情讲给女主角听。”舒沫摸着他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喃喃道:“很感人呢。”

    陆然将她的小手握在手心里,一本正经地说:“听说阿尔茨海默症有遗传的可能,所以我们俩比起来,应该担心的人是我吧。”

    舒沫仰头,孩子气地说:“你这么聪明,才不会忘了我呢,而且啊,我还指望你一辈子照顾我呢。”

    陆然禁不住笑,“真没良心,就知道让我照顾你。”

    舒沫傻乎乎一笑,“我开玩笑的嘛。”她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低低地说:“结婚的时候我们宣过誓的,一辈子,无论如何都不要分开。”

    “嗯,我记得。”陆然目光如水,“我也会做到的。”

    “我也是!”

    难得纪云头脑清醒,一家人在疗养院待到晚上,陪她吃了晚饭才走的。

    临走时,舒沫心有不忍,把老太太一个人留在这里太孤单了。

    “沫沫,我有话跟你说。”纪云笑眯眯地看着她。

    陆然就带女儿去大厅里等。

    “奶奶。”

    纪云双手握住她的手,“沫沫,看到你和陆然这么幸福,奶奶也就放心了。”

    舒沫鼻子一酸,“奶奶,要不你……”

    “我明白你的意思。”纪云轻叹声气,“我这病,你们也都清楚,年纪越大,脑子越糊涂,跟你们住在一起,只会给你们添麻烦……你和陆然现在有了悦儿,再过不久小宝宝也该出生了,两个小孩子有够你们忙的,我就不去打扰你们了。”

    舒沫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别哭了,孕妇可不能这样流眼泪。”纪云笑着,却也跟着红了眼眶。

    舒沫强扯出一抹笑,“我知道。”

    “今天我很开心。”纪云说。

    “嗯……”舒沫笑着,眼里又掉泪珠。

    “你们也该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舒沫上前一步,轻轻抱了抱纪云,“奶奶再见。”

    “路上小心。”她说。

    某天早上,某孕妇正在睡觉,手机铃声欢天喜地地响起,舒沫闭着眼睛哼哼唧唧的表示不满,陆然把手机拿起来一瞧,是钟娅楠。

    陆先生挑眉,果断把手机调成静音。

    天大的事儿都不能影响到他老婆睡觉。

    第一个电话没接,很快钟娅楠又打来了,虽然关了声音,可是震动照样能吵人的呀。

    “谁呀?”舒沫气呼呼地睁开眼。

    “钟娅楠。”

    “嗯?”舒沫抓抓头,伸出手,“这么早找我肯定有急事吧。”

    陆然把手机给她。

    舒沫躺着接电话,“喂……”

    “沫沫!他跟我求婚了!他求婚了!”钟娅楠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激动。

    一听求婚二字,舒沫立马来精神了,若非身体太笨重,她立马能蹦起来,“何先生跟你求婚了?”

    “对啊对啊!”她声音都有些颤抖。

    “啥时候的事儿啊?”

    “昨晚,本来当时我就想告诉你的,可那时候我猜你应该已经睡了,就没给你打电话。”到今早,她实在憋不住了。

    “你答应了没?”舒沫一手拿手机,另外的右手撑着床垫要坐起来,无奈行动不便,她望向陆然,他会意,小心翼翼地扶着她起身,又在她背后放了枕头让她靠着。

    “答应了。”

    “太好了楠楠,恭喜你了!”

    “嘿嘿。”

    “快跟我讲讲具体求婚过程呗。”

    看她的样子这通电话怕是没那么快了完,陆然自觉地起身去洗漱,再过会儿女儿该起床了。

    “昨儿不是圣诞节么,然后晚上跟他一群朋友吃了饭后说去放烟花,本来我还觉得愣不想去的,他们劝我回家也无聊,不如出去疯,我就跟去了呗。我们在后山那边,很多人在那儿放烟花,到了地方几个女的拉着我去买喝的,他们男的先去准备,然后等我们一过去,他那些哥们儿把烟花棒点燃,其实有点老套,就是摆了一个心形,然后他拿出戒指,单膝跪,一句话没多说,就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钟娅楠又激动万分,“沫沫,你不知道啊,当时我整个人蒙圈儿了啊!我二愣子样盯着他,都不知道说啥了,然后莫名其妙就哭了。”

    “哈哈哈。”舒沫大笑,“那你不是把何先生吓到了?”

    “嗯嗯,他脸色都变了,不等我点头就把我手抓住,把戒指给我戴上了!”

    “听你这么说还是被强迫喽?”舒沫打趣道。

    “不强迫,哈哈,完全心甘情愿!”

    “那我啥时候能喝喜酒啊?”

    钟娅楠笑着说:“他倒是想过年前把婚礼办了,不过我觉得冷啊,你看我大东北这冬天多冷啊,平时裹成粽子样,我穿婚纱不冻死啊,所以我坚持等天气暖和了再办婚礼。”

    “嗯,我也不喜欢冬天结婚。你们双方家里人意思呢?”

    “都巴不得我们赶快结呢,不过最后都尊重我的意见。”

    “那领证呢?”

    “元旦节后吧,他生日那天去。”

    后来钟娅楠要去上班,闺蜜俩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舒沫跟陆然讲起何先生的求婚。

    “……哼,当初某个人都没求婚呢。”舒沫阴阳怪气地说,“哦,除了求婚,结婚证也是,某个人自己就跑去办了!”

    陆然忍禁不禁,“我不是怕你跑了,先手为强么?”

    舒沫嘴巴还是嘟得老高。

    陆然捏她的脸,“那要不我再补个求婚?结婚证也重新去办?”

    舒沫拍开他的手,“结婚证一辈子就一本,我才不要重新办,不晓得还以为我二婚呢!”

    “呵呵。”陆然亲她,“真是傻沫沫。”

章节目录

腹黑总裁狠斯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寒浅陌香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浅陌香并收藏全本小说腹黑总裁狠斯文的章节